如果简体有乱码,请在这里看繁体版(BIG5)

连宋联共害民主——在群策会论坛会议上的发言

曹长青

自由民主的台湾正面临一个艰难的时刻,这个艰难就是共产党和国亲两党要联手对付台湾民主。如果今天台湾人民无法抵抗连宋,那麽明天台湾就无法抵抗中共。大家都看到了,连战、宋楚瑜和胡锦涛的会谈。一边是从没经过十三亿中国人选举的共产党,一边是在台湾两次选举中被人民淘汰的国亲两党主席,这样的党主席们却要对谈、决定台湾人民的命运,这不仅是荒唐,简直是向人类文明准则挑战!

连宋的中国之行被国亲吹嘘为「破冰之旅」、「搭桥之旅」,但从连宋和胡锦涛的会谈来看,这是一次把台湾往「冰窟窿」里推的「害台之旅」、「摧残民主之旅」。它不仅严重损害台湾,还因为它有利共产党的统战、增加中共统治合法性,而损害中国的民主进程。

我主要谈四个方面的问题∶第一个方面是,连宋的中国之行,完全回避了影响台海两岸关系的最主要问题。

首先是连宋根本没有提出要求北京承认中华民国的存在,不再阻挠台湾加入联合国。以人口而言,台湾在全世界二百个国家中排名第四十七,经济竞争力已进入全球前五名,更是一个民主的国家,符合联合国成员的所有条件,但仅仅因为中共的阻挠而无法加入联合国。但在连宋的访问过程中,对这个问题只字没谈,刻意地回避。你说这是「破冰之旅」,可是所有有「冰」的地方你都根本不碰,这哪是什麽破冰啊,这不是哪里暖和,你就往哪里钻的欺骗之旅吗!

当共产党连中华民国的存在都不承认,它怎麽可能真正承认你这个中华民国的在野党主席?但为什麽共产党要大张旗鼓、高规格地接待连宋?因为对於北京来说,连宋们还有利用价值,这个价值就在於它首先可以利用这个机会,调动完全被他们控制的宣传工具,煽动民族主义,强化共产党的合法性,巩固其在中国的统治。其次可以帮助共产党统战台湾、分化台湾、矮化台湾,最後消灭台湾,把台湾变成共产党统治的一部份。所谓一个中国原则,就是胡锦涛的专制一统天下的原则。

另一个严重影响台海两岸关系的问题是中共用七百枚飞弹瞄准台湾。全世界找不出第二个国家,被这麽多的飞弹威胁。但连宋的整个中国之行连「飞弹」这两个字都绝对不提。这就像有强盗用枪炮瞄准你家老小,你却到这个强盗家做客、喝茅台呵,好像没事似的。那麽你到底是不是这个家的成员?你是不是真的关心家人的生死?连战不是说他的中国之行是「和平之旅」吗,那麽和平的第一步就应该要求对方撤掉「枪炮」,但他为什麽对此装聋作哑?是不是他心里还赞成共产党用枪炮瞄准台湾,或者他本身就是一个枪炮,和共产党联手吓唬、阻止台湾人民自由选择?

另一个更明显的问题是,中国刚通过了针对台湾动武的「反分裂法」。中华人民共和国自成立以来,从来没有管理、统治过台湾一天、一分钟,但它却明目张胆地通过法律条款,要用「非和平手段」对付台湾。而连宋对此也没说一句话。这就像有恶棍张贴告示,要杀了你全家,你却以「缓和两家关系」为由到那个恶棍家「对谈」,结果却不谈这个最主要问题。那麽你去那里干什麽,是不是去那里帮助恶棍壮声势?

最後一个是,中共的独裁统治和践踏人权,这是台海局势不稳定的根本原因。而只有中国成为民主国家,台海才会有安全。但连宋对此也是不说一句话。西方民主国家领袖访问中国,都会提出人权问题,即使为了国内政治和应付人权组织,也得做做姿态。但连宋连「姿态」都不做,热衷於和独裁者握手、碰杯。当然了,也不奇怪,共产党和国民党是人类历史上两个臭名昭著的列宁式政党,两个独裁党的党魁到一起,怎麽会喜欢谈人权和民主?亲民党只是个套了层橘色外衣(更接近共产党的红色)的国民党。

上述四个最严重影响台海关系的问题,连宋一个都没有提到,那麽他们到中国去,破了什麽「冰」、搭了什麽「桥」?而且连宋按照胡锦涛的指挥棒喊「一个中国」,而完全回避中华民国和台湾的主权地位,他们的中国之行完全是向独裁者投降之旅,天下没有比投降更容易的事了!

我要讲的第二个方面是,连宋访问中国完全违反真正民主政治的基本规范。因为按照西方民主政治的规范,在野党主席不能去敌对国家谈什麽共识或签公报。连《华尔街日报》都说,连战是个「错误的台湾人」(The Wrong Taiwanese),意思是说,连战只是个在野党主席而已,他不是台湾的总统,北京找错了谈判的对象,如果两岸对谈,中国应该和台湾人民选出来的总统谈。

在西方民主国家,根本没有在野党主席到敌对国家签署什麽共识的。例如美国不可能由在野党主席率领代表团,到美国的敌对国家伊朗、利比亚等去访问,签署什麽共识。在东西德对立的冷战时代,民主的西德,也没有在野党主席去东德访问,和东德共产党签什麽共识。在今天的朝鲜半岛,南韩的在野党主席也没有去访问平壤,和金正日举行「党对党」的对谈。如果南北韩的政治气氛允许这麽做,只能是庐武铉和金正日进行谈判,两个政府之间达成某种共识或协议。就像金大中时代,南韩总统曾访问北韩,与平壤达成某些协议。

为什麽人家的在野党都不这样做,因为这样做等於告诉国民,我们这个在野党为了党派之争,为了打击执政党,不惜和敌人合作,不惜国家利益,其结果当然是损害自己国家本身。在下一次的选举中,这种做法就会遭到选民的惩罚,丢失更多选票,因此正常民主国家的在野党都不可能这麽做。

在美国等西方成熟的民主国家,在野党主席根本就不会是新闻人物,民众和媒体都不会关心谁是党主席,因为担任这种职务的人完全不重要。在美国没有多少人知道在野党主席是谁(在台湾有几个人知道?)。美国人和媒体重视的是选举产生的总统,他才可以代表这个国家对外讲话。像台湾这样已经两次败选的在野党主席,还是新闻人物,还被媒体重视报导,在成熟的民主国家中不仅是罕见的,更是可笑的,这是台湾的民主制度还没有成熟的标志。

我要讲的第三个问题是∶连宋的「中国行」说是进行「党对党」的对谈,这是明摆著的谎言。事实是,台湾已是党、政完全分开的民主国家,有了执政党和在野党的明确分别;而对岸还是党天下,政经军民商,都要服从党中央,最後听从一个独裁者。连宋只是在野党主席而已,而胡锦涛有四个职务∶共产党总书记,中共军委主席;中国国家主席和国家军委主席。坐上这四条腿的凳子,才等於坐上龙椅,当中国的皇帝。整个中国都控制在共产党手里。连宋在北大、清华的演讲,哪些学生可以出席,提哪类问题,都要有学校党组织安排。连中山陵一下子出现那麽多中国民众,都可能是中国政府组织的,看看在西安,那些欢迎连战的小学生,被共产党操控到什麽程度;连战听到那些被洗脑的孩子们矫情十足、夸张地喊「连爷爷您终於回来了」,不知道身上有没有起鸡皮疙瘩。

因此连宋的中国之行虽然打的是「党和党对谈」的招牌,但由於对岸是党政军一家,结果根本不能是党对党,而是台湾在野党,和对岸的整个统治集团在谈;其结果不仅给了中共一个统战台湾的机会,而且还造成假象,好像台湾在野党所代表的一半台湾人民心向中国,心向共产党。在连战还没有起程去中国时,中共的报纸上刊出的大标题就是∶「一颗中国心,连战登陆行」。连宋的中国行,在中共宣传上变成了「台湾人民心向祖国」,「台湾人民渴望统一」之行,成了共产党对台统战的宣传筹码,更给了中共煽动民族主义情绪,欺骗和洗脑中国人的机会,从而严重损害中国人民的民主事业。

我谈第四个问题是∶连战明火执仗要「联独裁制民主」。他在北大演讲时明确地说,他要「联共制台独」,这简直是自由世界不能容忍的无耻。为什麽这麽说?因为联共是什麽,就是联邪恶,联独裁,联专制嘛。而台独是什麽,台独只是人民自由选择的一种可能的结果。民主的核心是人民有选择权,包括选择国号,国旗,国歌,包括国父等等。只要让人民自由选择,各种结果都可能是选项之一。你说要尊重人民的选择,就得尊重任何一种人民选择的结果。那麽你连宋说反对台独,就等於说要反对几种选项中的一种,或者说,你只有这个选择(统一),而不能有那个选择(独立)。这还叫选择吗?这不就是反对选择本身了嘛,因此反台独,就是反对人民选择,反对选择就是反民主,就是专制思维,从这个意义上说,连宋就是在台湾的胡锦涛!

任何一个真正具有现代民主意识的人都知道,今天台海两岸的最主要分歧,是民主和专制两种价值的对立,是「冻蒜」和「清算」的两种不同制度的选择。主导台湾社会变化的主要力量是民主价值,而民主的核心是人民有选择权利。如果说台湾正走向独立,那这只是认同民主价值、尊重人民选择的一个结果。台湾过去二十年的政治变化证明,民主化和本土化已像一个硬币的两面那样无法分割。只要台湾走向民主,只要台湾人民有选择权,就自然会有自己当家作主、台湾要成为一个正常国家的本土意识和愿望。这就像当年李登辉先生提出台湾直选总统时的那场争论一样,国民党的守旧派认为,只要直选总统,就是台独,因为只经台湾人民选出来的就不再是下辖三十五省的中华民国的总统,而只是台湾的总统。但推崇民主价值的李登辉坚信民主第一,坚持人民选择权利至上,结果才有了台湾首次总统直选。尊重人民的选择权是价值,而台湾独立只是一个结果,一个无法回避的民主选择的历史潮流!

今天,仍然靠「清算」制度维持的中共政权,故意回避两岸的民主和专制两种价值、两种选择的不同,而用「大中国」「国土」「统一」这些民族主义的概念来掩盖、模糊两岸的根本分歧。连宋在中国的言行,完全是附合共产党的这种逻辑,这种思维,以大中国沙文主义来对抗民主和自由的价值。

连战在演讲中还批评台湾执政党搞民粹,但连宋在中国的言行却才是真正在搞民粹,因为几乎在哪里连宋都强调中国人、中华民族。连战说和那些中国共产党人想见恨晚,而宋楚瑜则更明确表示要「中国人帮中国人」。这种逻辑就是∶你是德国人,就要帮助纳粹;你是意大利人就要帮助墨索里尼;你是俄国人就要帮助斯大林;你是中国人就要帮助毛泽东、邓小平、江泽民、胡锦涛。天下没有比以血缘、种族而做价值选择更愚蠢、更反动的逻辑了。

连宋把台海两岸的民主和专制的价值之争,按照共产党的逻辑把它变成了中国人和台湾人的种族之争,用他们和胡锦涛都是「纯种中国人」这种狭隘民族主义思维,来对抗真正文明人这种现代普世价值。连宋在北大、清华演讲的主调,都是煽动中国人的民族主义情绪。连宋来自一个民主自由的国家,应该告诉那些年轻中国学生的,不是做哪国人多重要,而是做文明人多重要;因为如果你不是文明人、不是尊重民主自由价值的文明人,无论你是哪个纯种,你是哪国人、都是人类的败类!

我最後想说的结论是∶

连宋的中国之行,不仅不能说明国亲民两党的强大,恰恰相反,它暴露了国亲的虚弱,说明他们对在台湾发展,对重新获得台湾人民支持根本没有信心,所以才会跑到独裁者的土地,寻求共产党这个大恶霸的支持。但台湾已经是个民主社会,有了自由信息;国民党以为找共产党撑腰,就能在台湾重新夺回权力,我认为它完全打错了算盘。连宋的中国之行,只会风光一时,但它将会给国亲两党的政治前途带来更大的阴影。古往今来,凡是和共产党合作的,最後都没有好结局,因为共产党是魔鬼,这已是人类的共识。与虎谋皮,最後一定被老虎吃掉。

不管这次连宋的中国行会给他们个人带来多少风光,不管台湾的统派媒体如何渲染国亲联共主导两岸关系,不管在上次立法院选举有怎麽的民主进程的挫折,我坚信,任何力量都无法阻挡台湾人民要自己当家作主的这个必然大潮;因为这是历史的潮流、人类的潮流!连宋和国亲今天的行为,只能成为台湾明天的教科书中耻辱的一页!

(2005年5月)

2005-05-24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转载请指明出处)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