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專論」﹕小丑鬧劇般的“國共第三次合作”

曹長青

國民黨副主席江丙坤率團訪問北京,和共產黨會談,然後發表共同聲明,被稱為「第三次國共合作」。從國共交手的歷史來看, 這次「合作」不僅注定失敗,更增加一層小丑鬧劇般的荒誕。

人類迄今的歷史從來都是自由戰勝專制,而共產黨和國民黨都是列寧式的黨;獨裁政黨的特色就是一個一定要吃掉另一個;小獨裁必定成為大獨裁的手下敗將。在民主已成為世界潮流的今天,兩個曾給中國人民、台灣人民帶來深重災難的政黨,一個從沒經過中國人選舉,一個在台灣選舉中被人民淘汰,現在卻走到一起,想要決定台海兩岸的命運,這本身就是一個「國際笑料」。

國民黨當年在中國之所以節節敗退給共產黨,其根本原因就是他們對共產黨的邪惡本質沒有清晰的認知。這次國民黨還要跟共產黨合作,說明他們迄今為止都沒有從一敗再敗給共產黨的歷史中吸取任何教訓。第一次國共合作失敗,主要在於孫中山提出「聯蘇、容共、扶助工農」的三大政策。而「聯蘇容共」,就是聯合縱容共產黨;「扶助工農」則是支持毛澤東在「湖南農民運動考察報告」中讚美的以暴力打土豪分田地。孫中山之所以這麼做,是因為本質上他和共產黨在一種思維框架下,也是要建立「一個領袖,一個政黨,一個主義」的獨裁制度,他提出的「三民主義」,也在相當的成份上和共產主義意識形態相吻合,因為其中的兩個內容(民族民生)都是強調大政府,而不是個人權利。

美國的中國問題專家韋慕庭(C. Martin Wilbur)曾寫過一本《孫中山傳》,他論述說,中共之所以能在中國獲得發展的機會,進而征服中國,一個關鍵性的因素是孫中山的聯俄、容共政策。所以國共第一次合作的結果,不僅沒有成功,反而糊里糊涂地幫助了共產黨勢力壯大(當時共產党才成立三年)。

國共第二次合作,表面原因是張學良發動「西安兵變」,迫使蔣介石聯共抗日,但真正原因仍是國民黨對共產黨的邪惡缺乏清楚認識。中國發掘出的史料證實,張學良當年已經加入共產黨;但剛愎自用的蔣介石卻一直堅持由張學良領導「剿共」。在國民政府官員和士兵在西安事變中被打死多人之後,按理說蔣介石應該更清楚共產黨是怎麼回事,但他安全回到南京之後,卻正式承認共產黨的合法性,並把共軍列入國軍編制,給了番號「第八路軍」和「新四軍」。於是這支軍隊八年後擴大到百萬人馬,最後打敗了國民黨。

當年國共內戰,國民黨軍事失敗的轉折點是東北戰場,其中一個重要原因是蔣介石啟用蔣經國做對蘇聯政策顧問(負責東北外交),由於蔣經國仍對蘇共和斯大林有幻想,結果加快了國民黨在東北的軍事失敗。據前美國駐台官員陶涵(Jay Taylor)所著的《蔣經國傳》,連蔣介石本人都承認,他對斯大林有幻想的東北政策是「最嚴重的錯誤」;「蔣經國因為東北交涉失敗,備受抨擊,政治地位下降」。

後來在中共獲得聯合國席位,台灣的國際處境非常艱難之際,蔣經國總統能夠堅持反共,絕不向北京妥協,可能就是因為他和蘇共、中共都打過交道,有過慘痛教訓,而認清了共產党的邪惡本質,因此他在一九八五年接受美國《時代》周刊採訪時才堅定提出三點﹕台灣是個民主憲政的國家;這個世界上不存在「台灣問題」,只有中國問題;只要中共在大陸實行共產制度,兩岸就絕無談判之可能。而且在晚年做出兩項智慧的選擇,一是開放黨禁報禁,開啟台灣民主之門;二是提拔李登輝接班,指望通過國民黨本土化,以獲重生機會。

而今天江丙坤的中國之行,以及國民黨主席連戰要去北京的所謂「破冰之旅」,完全是背叛蔣經國所啟動、李登輝所推動的台灣民主化、國民黨本土化的路線。因為去和共產黨「合作」,就是去和造成八千萬中國人非正常死亡的邪惡勢力合作,這不僅損害台灣的民主,更是挑戰人類的民主價值本身。連戰們還在幻想要做「全中國的國民黨」,可惜這種自戀式的所謂「破冰之旅」,最後結果一定是掉到冰窟窿裡,自溺自戕。

前兩次國共合作,都是在國民黨勢力遠大過共產黨之時,但最後都被共產黨玩於股掌。現在國民黨在台灣都已經被選民淘汰了,卻可憐巴巴地去「小江拜老江」(江澤民),指望通過跟大獨裁握一下手而提高一點國民黨的生機,其效果只能適得其反。因為國民黨這次根本談不上什麼和共產黨合作,只是一個朝拜,一次諂媚,一種變相投降而已;同時,這種行為的邏輯不通和身份不符之處,只能成為國際政治中的一個「笑料」。

首先你只承認「中華民國」是中國,根本不承認「中華人民共和國」代表中國,怎麼卻去跟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政府機構簽署什麼協議呢?你要麼作為「中華人民共和國」裡面的一個反對黨,去和執政的共產黨談判;要麼作為兩個中國之一的國家領導人去和另一個中國談判。現在你哪頭都不認,既不是中共政府的反對黨,也不認兩個中國,更不認一中一台,那你跑到北京不是自我作踐嘛?

更荒唐可笑的是,作為一個憲政民主國家的政黨,你不是台灣的執政黨,你沒被人民選擇,哪來的資格去代表台灣民意和另一個政府簽署協議,何況對方還是敵對國?這就如同在冷戰時,美國的在野黨絕不會去莫斯科和蘇共簽署什麼協議;伊戰前,美國的民主黨也絕不可能組團到巴格達,和薩達姆的獨裁黨簽署什麼「共識」,因為這不僅與身份不符,更是對本黨的自殺行為。國際舞台上實在罕見這麼愚蠢的政黨。

而國民黨這次出訪北京所選擇的時間,更是對台灣人民的嚴重挑釁。在中共剛剛通過了要武力吞併台灣的「反分裂法」之際,任何一個真正珍惜自由價值的人,都會堅決反對獨裁中國的霸權行為。這就是為什麼三二六台北有百萬人上街抗議反分裂法。但連戰、江丙坤們不僅不參加捍衛民主台灣的三二六活動,反而馬上跑去與中共「合作」,這就等於在惡霸揚言要用暴力手段霸佔你全家之時,作為兄弟之一的你卻跑去惡霸家做客,喝交杯酒,這不僅是告訴世人,你願意做惡霸的「同謀」,而且更降低你在台灣這個「家」裡的信譽和執政機會;因為在憲政民主的台灣,選票是靠向人民求來的,而絕不是靠跑到外邊去聯合大惡霸嚇唬出來的!

國民黨的這次劣行說明,它已墮落到歷史最低點,不僅完全沒有了當年那種抵抗共產黨的勇氣,同時也失去了在台灣贏得民心的信心,所以才跑去北京,試圖借宿敵共產黨的大棒,來對付台灣執政党和台灣人民。這種想靠獨裁、惡霸幫忙,來穩固並強化自己在台灣地位的做法,真是再妙不過的自殺行為,其小丑鬧劇般的滑稽,大概無法不令許多人竊笑不已。

(台北《自由時報》「星期專論」2005年 4月3日)

2005-04-02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轉載請指明出處)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