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家寶在「中外記者會」玩把戲

曹長青

在中國人大會議結束那天上午,中共總理溫家寶主持了「中外記者會」,用兩個小時回答記者提問。在歐美國家,國家領導人主持新聞發佈會是常見的,但在中國,一年能有一次就不錯了。但無論是現任國家主席胡錦濤,還是前任江澤民,出席這種記者會的機會是極為罕見的,所以溫家寶的出席吸引了幾百名中外記者。

在美國中文電視上看了這場現場轉播的記者會,第一個感覺是,為十三億中國人感到悲哀,因為堂堂中國總理的水平之低,講話能力之差,實在令人目瞪口呆。

首先,溫家寶講話的那種官腔,那種做作,那種拿腔做調,簡直令人無法忍受。而且溫家寶說話的速度之慢,可能是天下少見的。他毫無道理地把一句話斷開,中間停頓幾秒,有時甚至幾十秒,然後才把話說完。而且句子之間,有時竟長時間停頓,好像他一瞬間犯了痴呆癥,直到超過所有人忍耐的長度,才拖著唱京劇般的長腔把話說完。這種講話讓人想起毛澤東在天安門城樓宣告「中國人民——站起來了」時的聲嘶力竭,和林彪在文革中舉著毛語錄喊「毛—主—席—萬歲」時的氣短。

看溫家寶這種中共官員傳統講話模式,真不知道台下那些記者,還有電視機前的中國觀眾是怎麼忍受的。也許是中國人沒有選擇余地,也許是一年才一次這種折磨,將就了,也許中國民眾根本就不去聽這種官話,也許那些被稱為喉舌的中共官方記者們早就習以為常,見多不怪了。

但在美國這種自由選舉的國家,別說其他能力,僅以溫家寶這種慢吞吞的講話腔調,他恐怕連個鎮長也選不上。因為多黨制就意味著很多人出來競選,而口才、演講、說服民眾的競選能力,是一個政治人物必備的條件,否則就根本選不上,更絕無做到溫家寶那種高位的可能。以溫家寶這種水平能當上「總理」,本身就說明中國是一個平庸者當道、人才被扼殺的逆淘汰社會。

溫家寶的講話內容幾乎全部都是官話、套話,像是從《人民日報》抄下來的。而且有幾個跡象表明,溫的很多回答,都是事先準備好的。而且那位官方英文翻譯也不像是真正的「現場直譯」,可能也是事先已譯好講稿。因為溫家寶講話時,幾乎像在背書面稿子,大三點套小三點(一般口語隨機回答問題,不會是這樣的)並引用文言文的中國古語,甚至印度梵文古詩(回答印度記者提問時),那位英文翻譯都能熟練地「譯」出,顯然事先得到稿子,否則那位印度古詩作者的英文名字,是不大可能「現場」譯出的。而且當溫家寶提到一位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時,只給了姓氏(即last name),那位翻譯就能譯出英文全名,顯然事先知道溫的回答內容。

但溫家寶是怎麼事先知道記者提出什麼問題呢?奧妙就在這裡,因為決定哪個記者可以發問的是中共新聞官員(而不是溫家寶本人),對於自己的官方記者,則可以事先說好問什麼,溫的秘書就可準備;而對於外國記者,點名日本記者,對方一定會問中日關係;點名香港記者,一定會是當時熱門話題董建華辭職;給一個印度記者,很可能就是溫家寶要訪問新德里和中印關係;而給一個美國記者機會,不外是剛通過的「反分裂法」和中美關係。從溫家寶的記者會來看,完全是這個模式,被允許提問的香港、日本、印度和CNN記者,都是上述這樣提問的,因此溫家寶就可事先準備好,並譯好英文,於是「演出」這個好像是臨時應答、現場翻譯的記者會。

中國新聞官員的唯一「疏漏」是,當點到德國記者時,這個「呆板」的德國人竟沒有問中德關係,或歐洲對中國武器是否解禁的問題,而是問中國什麼時候取消死刑。只有對這個問題,溫家寶遲疑了,顯然他的秘書沒有準備。因此在兩小時的記者會上,只有對這個問題溫家寶回答的最短,英文翻譯也不像對別的問題那樣熟練和地道。因為可能只有這個問題是「突發」的,屬於真正的「現場」「問、答」。

最可笑的是,在溫家寶回答問題時,由於在場的七百多名記者(據《紐約時報》報導)絕大多數是中國官方媒體人員,他們竟幾次熱烈鼓掌。在西方,記者是獨立於政府的,怎麼可能會為主持記者會的總統等權力人物鼓掌,更不會歡呼。僅從這件小事就可看出,不僅是中國政府把記者當作喉舌,那些記者本身也把自己當作是喉舌。從本質上來說,正是溫家寶所代表的暴力政權,和官方記者所代表的洗腦宣傳,才構成了中共的專制統治。

(自由亞洲電台評論,2005年3月17日)

2005-03-17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轉載請指明出處)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