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什連任,天佑美國!

曹長青

這是自1968年那次美國大選以來,36年來最激烈的一次總統選舉,那次是由於越戰,這次是由於伊拉克戰爭,導致美國兩種勢力較量的熱度升溫。而68年那次,在民主黨代表大會場外,自己內部的極端派竟相互大打出手,造成騷亂,以至得叫警察來平亂。這次雖然民主黨自己內部沒鬧,但卻組織了幾十萬人,去杯葛在紐約召開的共和黨大會(而共和黨人則沒去杯葛民主黨的大會,這也看出兩黨不同,一個強調民主,群眾運動;一個強調共和,要在法治軌道解決分歧)。

這是美國大選歷史上少有的一次橫掃般的勝利,布什和共和黨贏得了「五項全能冠軍」﹕

一是贏了選舉人票;
二是贏了全國人頭票(創美國有史以來獲人頭票最多紀錄);
三是贏了參議院(席位增至55,民主黨降至44,獨立1);
四是贏了眾議院(席位增至232,民主黨降至202);
五是贏了多數州長(50州中共和黨籍州長佔28)。

這是布什的勝利,更是美國的勝利。因為在全球反美浪潮的大合唱中,美國人民用繼續選擇布什的做法,再一次頑強地舉起了美國價值的旗幟。

我曾撰文列數布什能夠連任的十大理由,但是我更清楚,共和黨從來沒有在這樣國際、國內、裡外夾攻的情況下競選,同樣面臨起碼十個不利因素﹕

一是阿拉伯世界希望克里當選,穆斯林網站上呼吁所有在美國的穆斯林投票給克里。美國現有約四百萬穆斯林,佔人口的1.5%。而這次布什和克里的競選過程中經常只差一兩個百分點,因此穆斯林選票也不可忽視。

二是歐洲的左派們更是希望布什落選,他們幾乎比美國的民主黨們還著急,好像這次是歐洲人選美國的總統,法國左派報紙《解放報》和英國的《衛報》一唱一和,比美國的左派報紙更高調地反布什。而克里利用這種「高調」煽動選民,說美國在世界如何「孤立」,只有支持他當選,歐洲才不會再反美。

三是全球恐怖份子們更是盼望布什失敗,因為他們也知道克里一貫反戰,當年連越共都不敢對付,更別說有真正的膽量對付現在更野蠻、殘暴的恐怖份子,因此連911之後沒怎麼露面的拉登,也出來錄像講話,明顯是警告美國人不要選布什。

四是伊拉克的伊斯蘭武裝人員在大選前拼命製造事端,自殺炸彈,抓人質砍頭,使勁全身解數,想靠製造伊拉克混亂,嚇唬美國人不選布什。

五是那個由阿拉伯國家組成的拉幫結伙、操縱全球能源市場的OPEC石油輸出國組織,也是盼望布什落選,因而在美國大選前,哄抬油價到最高每桶56美元,該組織的主席早就說,等美國大選結束,油價就會降回來。OPEC想用它的「油腔滑調」在美國大選中插一腳,踢倒布什。

六是上次大選由於最高法院裁決不予查票,因此民主黨覺得輸得不甘心,這次一定要翻身,因此全黨總動員,其中好幾個州組織了幾千人的「馬拉松大隊」,挨家挨戶敲門拜票,說服人們支持克里。前總統克林頓、副總統戈爾,還有最左傾愚蠢的前總統卡特,都傾巢出動,為克里拉票;尤其煽動底層一般民眾和貧下中農,渲染美國處於災難之中,要他們支持克里上台改變航道。

七是美國的主流媒體幾乎一面倒支持克里,80%的報紙支持民主黨,三大無線電視台,CNN有線電視等,都明顯支持克里,《紐約時報》、《洛杉磯時報》等還發表社論,呼吁選民投票給克里。

八是美國大學的教授90%支持民主黨,中學的工會一向是左派主導,因而不僅影響思想界和文化界,更影響美國成千上萬的學生。

九是一向為左派政黨支柱之一的好萊塢,演員導演們幾乎清一色支持克里,不用粉墨就魚貫而入「登場」,為克里造勢助選。當然這個隊伍中從來不缺那些披著長髮的嬉皮士歌手,以及麥當娜們,也是以支持絕對自由的名義,力挺克里。

十,富豪們更是為克里慷慨解囊。民主黨總好指責共和黨是富人黨,但克里的競選經費多是來自大富豪,像國際金融投機家索羅斯,拿出幾千萬美元,支持克里當選。還有紐約的房地產大亨川普等。《華爾街日報》曾刊出長長的向民主黨捐款的美國富豪名單。

在這樣的大背景下,結果居然不僅是布什連任,而且是大贏!這場選舉向世界傳遞出什麼信號?概括來說,主要有這樣幾點﹕

第一,多數美國民眾把反恐、伊拉克戰爭視為這次選舉的最重要議題,他們支持布什政府的強勢反恐政策,認識到恐怖主義是目前威脅美國以至世界安全的人類最凶殘的敵人,必須打敗它,根除它。而歐洲以至整個美國以外的世界,都低估或錯估了美國人民對恐怖主義的清楚認知,以及強勢反恐的堅定決心。他們沒有明白,歷史以來美國本土首次遭到恐怖襲擊後,美國人的反應,美國人的情感,以及美國人同仇敵愾的意志。

第二,美國NBC和福克斯兩家電視台在大選投票日引述的全國民調顯示,美國人把道德提到相當重要的地位,反映出美國社會過去二十年來的深層變化,即保守主義的回潮,以中產階級為代表的傳統價值重新開始主導美國。

美國當年在越戰中失敗,不是被土匪武裝的越共打敗的,而是被美國內部以及歐洲的左派們聯手杯葛所致。那個時期,是左派佔據美國輿論和社會的高潮,嬉皮士,吸毒,雙性戀,女權主義,反資本主義,反基督信仰,「反—反共」(即貶低打擊堅持反對共產主義的清醒者)。但從八十年代雷根總統時代開始,美國的左派思潮開始走下坡路,尤其八十年代末,柏林牆的倒塌,使美國的左派勢力更加衰落。

在這個傳統保守主義思潮回升的過程中,基督信仰在美國持續發展。據統計,有關基督教產品的銷售,由1991年的26億增加到目前的37億。最近《文明的沖突》作者亨廷頓的論文引述說,現在相信上帝的美國人佔92%,說自己是基督徒的佔84%。在「誰更重視道德價值」的提問中,78%回答布什,克里僅獲19%。

第三,正是基於美國人對道德價值的看重,所以布什的堅持原則、言行一致給他贏得了選票。而克里的左右搖擺,言行沖突不僅成為共和黨攻擊的目標,同時,連民主黨人都不滿克里在競選中總是喊共和黨的口號,諸如也要減稅,也要繼續進行伊拉克戰爭,也不明確支持同性戀婚姻等等。但他擔任國會議員20年的紀錄清清楚楚地證明,他有300多次支持增稅的紀錄,他反對美國在越南抵抗共產主義,他反對第一次海灣戰爭美國出兵解放科威特。因此不管他在選舉中如何見風使舵,民眾仍記得他歷來的紀錄。正如布什在候選人電視辯論所說,你可以改口,但你隱藏不了原來的紀錄。因而在投票前一天,布什的主要競選口號是,「你們到底相信誰?」最後多數美國人民把「信任」放在了布什身上。

第四,這次注冊投票人數空前增多,是1960年以來最高的,達63%。一般情況下,投票人數增加,有利於民主黨。但這次卻出乎意料,布什不僅贏得選舉人票,也多贏了350萬張人頭票,是美國有史以來贏得最多的候選人(都超過了當年贏得49州、525張選舉人票的里根總統那時贏的全國人頭票數)。而歷來支持民主黨的四大票源(黑人,猶太人,女性,少數族裔),這次都很多轉向支持共和黨,布什在這四個群體,都比上次選舉中獲得更多選票。例如這次佛州的西裔選民,52%投給了布什,克里僅獲44%。

布什連任後,可預見的政策趨向是,將會繼續強勢反恐,這對美國和世界安全都具有重大意義。因此這次連一向支持民主黨的《紐約每日報》,民主黨籍的前紐約市長郭德華、民主黨籍參議員米勒等,都超越黨派,支持布什,認為美國處於戰爭期間,反恐需要布什這樣的強勢領導人。甚至連多數情況下左傾的《華盛頓郵報》的社論都表示,在反恐戰爭期間,美國換總統會影響到戰爭的最後勝利;也是潛在挺布什。在這樣的輿論和民意支持下,布什政府今後四年的強硬反恐政策將不會有大的變化。而這不僅對美國,也對全球安全具有重大意義。

另一個趨向是,布什政府將會繼續推行以減稅為核心的市場經濟政策,推動美國經濟復蘇和強勁。而美國是世界經濟的火車頭,美國經濟繁榮,才會帶動整個世界。

在歐洲和美國內部左派們的包圍下,在阿拉伯專制世界的詆毀和攻擊下,在世界範圍的反美、反布什力量的喧囂聲中,美國人民不為所動,做出了獨立的選擇。有堅定信仰的布什總統,將會領導美國和世界,進行和恐怖主義這種邪惡和撒旦的戰爭,向中東和所有黑暗的地方傳播自由,像二戰,韓戰、冷戰等時期一樣,承擔人類的責任,展示道德的力量,最後贏得正義的勝利。在所有美國的敵人都在期待布什敗選的時刻,布什連任,不僅是共和黨的勝利,更是美國的勝利,是天佑美國!

(原載香港《蘋果日報》2004年11月4日)

2004-11-05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轉載請指明出處)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