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和美國的總統選舉比較

曹長青

四年一度的美國總統大選,將在11月2日投票,它的選情緊繃程度,不亞於今春的台灣總統大選,而且很多方面都和當時台灣的選情相似﹕

第一,美國的「泛藍」也是開高走低。美國兩大政黨的選情圖示,左派民主黨是「藍色」,右派共和黨是「紅色」,因此也可以把民主黨稱為「美國的泛藍」。

在九名民主黨競選者經過九個月的熬戰,終於克里(凱瑞)脫穎而出之後,藍軍的聲勢大振,從美國主流媒體的反應來看,克里幾乎就是明年白宮的主人。但就像台灣的泛藍當時開高走低一樣,自共和黨的全國代表大會之後,克里和愛德華茲這對民主黨候選人,就像台灣的連宋一樣,選情不斷下滑,在距選舉不到一個月之際,美國的泛藍選情不再樂觀,反而有一種緊張氣氛。連堅決支持克里的民主黨億萬富翁、紐約房地產大亨川普,都在接受福克斯電視採訪時不情願地表示,如果打賭的話,應該把賭注放在布什上,雖然他仍支持克里。

第二,美國主流媒體也是「泛藍」,絕大多數偏向民主黨,其民調也有水份。台灣的選情專家事後總結說,連宋的選情所以「開高走低」,很大程度是早期的「民調」有水份,造成一種假象。台灣的民調所以有問題,是由於深藍的《聯合報》等出面做民調,那些綠營選民,聽到是《聯合報》就極為反感,因而不接受民調,拒答率高達50%以上。因此深藍媒體做的民調,對象主要是自己的藍色選民,往往結果「一片樂觀」,並不真正反映台灣的實際選情,這是連宋一直自我感覺良好、最後失敗的主因之一。

美國選民的政治傾向,和台灣也有某種相似。台灣是北藍、南綠,越往南部走,越支持本土化的民進党。而美國是東西海岸的大城市如紐約、洛杉磯等,多是民主黨的選民,而中部,尤其是鄉鎮,主要是共和黨的票源。因此,媒體的民調在哪裡進行,結果就有很大不同。美國泛藍媒體的民調,在選擇性的城市區域做,雖然也是真實的,但也是不能反映出真正的選情。當時台灣泛藍媒體的民調,給人的印象是連宋一定勝選,就等著進總統府。而美國媒體上的民調,有時也受這種氣氛影響,但並不反映全部真實。

第三,美國主流的「泛藍」媒體經常誤導大眾。像三大有線電視台CBS, NBC, ABC,無線電視的CNN,以及《紐約時報》、《華盛頓郵報》、《洛杉磯時報》、《波士頓環球報》等大報,都是左派掌控,一向支持民主黨。因而他們有意無意地為克里造勢,例如不久前CBS的主播丹.拉瑟(Dan Rather)竟為了打擊布什,不惜播出假文件,結果成為媒體丑聞。因此在美國泛藍主導的媒體上,往往多是有利克里的消息。但這就像台灣泛藍媒體當時為連宋造勢一樣,雖然在報紙上是節節勝利,但實際上並不是那麼回事。

第四,美國的泛藍像台灣的泛藍一樣,最主要的弊端也是和現實脫節。連宋所以會輸,根本不在什麼總統槍擊案或什麼動用國安機制,而是連宋所代表的國民黨舊勢力,仍活在蔣介石的「一個中國就是中華民國」的舊思維中,完全和台灣現實脫節。而陳水扁贏在強調真實,堅持台海兩岸是一邊一國,突出台灣的主權,因而贏得了人心。

民進党從1996年那次贏得21%選票,到這次總統大選,超過50%,8年增長了29個百分點,這絕不是一槍可以打出來的,它是尊重現實、迎合民意、順應潮流的結果;而連宋們以為一加一等於二,結果卻是少於一,就是因為他們脫離現實,不知道(至今仍如此)台灣真正民意的結果。

美國的泛藍也是這樣,完全和現實脫節。今天美國的最大現實是反恐,保證美國本土和自由世界的安全。而克里陣營強調伊拉克沒有發現大眾毀滅性武器,強調布什政府不可信等,並不能改變民眾渴望安全、痛恨恐怖主義的意願。

今天的恐怖主義不是某個國家、某個集團,而是世界範圍的極端伊斯蘭勢力要顛覆西方的文明,挑戰以美國為首的自由世界的一場意識形態戰爭。在某種意義上,它比第二次世界大戰,比冷戰,更複雜,更困難。而打擊伊拉克,鏟除薩達姆邪惡政權,恰恰是這場反恐戰爭的組成部份,它可以改變中東的地緣政治,把民主自由的價值通過伊拉克傳遞到整個穆斯林世界,從而鏟除恐怖主義的根源。

雖然現在伊拉克局勢不穩定,恐怖份子不斷反撲,但如果今天不是把全世界的恐怖份子都吸引到伊拉克,那麼他們就會來襲擊美國,襲擊巴黎,襲擊法蘭克福和倫敦等自由世界,因此伊拉克是個決戰的戰場,美國必須打贏這場戰爭,來保證美國的安全,這就是美國的最大現實。

而克里作為聯邦參議員,原來曾簽字支持國會通過的軍事打擊伊拉克的議案,現在又來反伊拉克戰爭,不僅出爾反爾,而且迄今拿不出一個令人信服的可行性方案。而且克里雖曾參加越戰,但當年卻以反越戰著稱,還曾秘密去巴黎會見越共份子,這些都是他的弱項。

不要說注重國防、強大軍事一向是共和黨的強項,民主黨在這個領域軟弱和有浪漫幻想,僅從克里個人的參政記錄來看,他就無法讓選民相信,他會是一個強勢的反恐領導人,因為他的19年聯邦參議員記錄顯示,他在所有削弱美國軍事的議案上,都投了讚成票。因而在民主黨全國代表大會上播出的宣傳克里的電視記錄片,談到克里的國會記錄時,都是幾秒鐘一筆帶過,因為實在沒有什麼政績可言,而用大篇幅渲染他僅參加了4個月的「越戰」。

雖然說選舉無常,但從以上幾點來看,布什像陳水扁一樣,連任的希望很大。而布什連任不僅有利反恐的戰略目標,保證美國的安全,而且對保持台海穩定,制約中共擴張,具有重要意義。從過去三年多的記錄來看,布什政府是自里根以來,最支持台灣的政府。布什曾明確表示,如果中共武力犯台,美國將不惜一切代價協防台灣。而民主黨候選人克里卻曾表示,他支持北京的一國兩制來解決台灣問題,可想而知他對共產中國的浪漫情懷。如果克里當選,美國的中國政策會退回到克林頓時代綏靖北京的政策。但幸運的是,迄今的美國選情顯示,下屆白宮的主人還是布什,這對台灣來說,是個福音。

(原載台灣《壹號人物》月刊2004年10月號)

2004-10-30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轉載請指明出處)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