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澤民會選擇用雞蛋踫石頭嗎?

曹長青

8月1日是解放軍建軍75週年;兩周前,美國國防部發表了“中國軍力評估報告”,對這支世界上最龐大的共產黨軍隊進行了分析,引起各方矚目。

五角大樓的報告說,中國已有350枚短程導彈,瞄準台灣;還有20多枚可攜帶核子彈頭的長程州際導彈,可射達美國洛杉磯等西部本土。中國近年從俄國進口先進戰機、驅逐艦和潛艇等,其軍費開支不是公開的200億,實際已達650億美元。中國軍力不僅對台海安全,對美國在東亞駐軍,包括對美國本土都已構成威脅。

對於中國軍力的評估,西方的軍事專家一直有分歧。但這份報告顯然將加強鷹派學者的觀點。例如美國和歐洲的軍事專家一直認為北京隱瞞了實際軍費數量,斯德哥爾摩的“國際和平研究所”(IPRI)早就指出,中國自90年代以來,其實際軍費開支比它公開宣佈的多70-80%。這次美國軍方的正式報告,等於佐證了這種判斷。

五角大樓的這份報告雖然遭到北京官方的反駁,認為是鼓吹“中國威脅論”,但這份報告的內容仍可能給解放軍一定的“鼓舞”,好像他們真的要成為“軍事巨人”;尤其是那些具有民族主義情緒的中國人,很可以把多了幾枚導彈,當作自己個人地位提升的感覺標誌,而增加那種要武力“解放台灣”、反美反西方的民族狂熱。

但五角大樓的這份報告,重點進行的是“縱向比較”,把解放軍的實力和它的過去相比,指出其軍力增長的變化;而不是把解放軍和美軍進行“橫向比較”, 指出它的差距。因為只要橫向比較,很容易可看出中美兩國軍力的鴻溝。在這種實力背景下,如果中南海領導人決定武力攻台,和美國開戰,結局一定是慘敗,給中國帶來災難性的巨大損失。

如果把解放軍實力和美軍橫向比較,至少可以看到這樣一些巨大差距﹕

第一,在導彈數量上。解放軍雖有350枚中短程導彈和20多枚長程導彈,但據“國際戰略研究中心”(CSIS)中國研究部主任季北慈(Bates Gill)與人合寫的《中國的空虛軍力》(《國家利益》1999年夏季號)的論文,美國有導彈10,000枚,其中6,000多枚可射達中國大陸,是中國可射對方本土導彈數量的300倍。中國的20多枚核武導彈,對美國沒有致命性的戰略威脅,因無法承受美國這樣龐大數量導彈的報復性第二次戰略打擊。更不要說美國正在研制部署導彈防御系統。

第二,在軍隊實力上。中國雖有285萬軍隊(美國是125萬,俄國148萬),但200萬是陸軍。對外作戰主要依賴先進的海、空軍。人所周知,美國有6個航空母艦群,中國連一艘航母都沒有;在空軍上,季北慈的文章說,中國除幾十架“第四代”戰鬥機以外,只有幾百架第三代戰機,其余全是60年代甚至更老的型號。而美軍3,000多架戰機全部都是“第四代”。剛卸職的美軍太平洋部隊司令布萊爾評估說,中國軍力幾乎在每個領域都比美國落後幾十年,在許多方面甚至無法和當年越戰時的美軍相比。

第三,在軍事開支上。美國2003財政年度軍事預算是3,790億美元,是中國公開宣稱的200億美元的近19倍。即使按五角大樓所說的650億,仍是美國的六分之一,但卻要維持是美國兩倍以上的軍隊。季北慈說,美國目前擁有的現代軍事裝備價值一萬億美元,而解放軍的裝備遠在一千億美元以下,不到美國的十分之一。

第四,在武器研制上。據《紐約時報》(2000年6月30日)刊載的數字,中國在1997年武器出口佔全球第七名,為22億美元。但當年居首的美國武器出口是534億美元(是中國的24倍以上),第二位的俄國為146億美元(是中國的6倍多)。當年中國武器出口排在荷蘭(土地面積不到4萬平方公里,人口一千五百萬)之後。

近年中國的武器出口越來越困難,因為連沙特阿拉伯、緬甸那樣的落後國家,也開始對中國軍火缺乏興趣,他們要美英法德的先進武器。近來人們從報道中得知,中國也開始不斷從外國(主要是俄國)進口飛機、軍艦。但一個國家靠進口武器能成為軍事大國嗎?更別提在境外的進攻性戰爭中佔有戰略優勢。中國人熟悉的電影《甲午風雲》就是例子,清朝軍艦的進口魚雷是沙子灌的,最後在危機時刻只好用自殺性撞擊來和日艦同歸於盡,但不幸中了對方的魚雷而成為悲歌。另一個原因是,進口武器花銷太大,一架以色列預警機要价10億美元,中國全年軍費開支僅夠買20架。而美國的隱型戰鬥機,一架造價就是20億美元,中國更是進口不起。當江澤民的“總統座機”都得從美國進口,可以想見中國的航空技術能力。

第五,在兵員運輸能力上。後勤和兵員運輸是對外用兵的關鍵性因素之一。美國可以在距本土7,000英里之外的阿富汗打贏戰爭;但據上述季北慈的文章,目前解放軍連把20萬部隊從陸地運到蒙古或越南的能力都沒有。解放軍全部海陸兩用艦艇的運載能力是1萬5千人,加上空軍可運6千人。季北慈感嘆,這樣的運輸能力,解放軍不要說和美軍做戰,和台灣軍隊交手都難以勝算,因為台灣有25萬正規軍,160萬後備隊。渡海攻佔海灘需要的軍力是一比四。按照這個比例,對付台灣的185萬軍人,需要近一千萬軍隊,但全部大陸軍隊才285萬,而每次運兵能力才2萬多。

第六,在軍事人才上。中國的軍隊主要由農民組成。隨著商業大潮,賺錢機會增多,腦子稍微靈一點的農民也不願當兵了。解放軍的主要人員,可以說是由13億中國人中素質最差的人組成。今天的戰爭,已不是義和團時代,靠什么刀槍不入、人多勢眾;毛澤東的“人民戰爭”早已成遠古恐龍。今天打的是先進武器、高科技和軍事人才。僅以美國空軍為例,據《解放軍報》(1999年8月4日)報道,曾到美國研習的中國國防大學科索沃課研組成員金一南撰文說,1998年美國空軍軍官約74,000人,其中博士7,037人、碩士34,000多人、學士31,000多人、學士以下1,200多人,美國空軍已成為一支以碩士為主的軍隊。

第七,在軍事結盟上。解放軍在全球沒有一個真正的軍事盟友。而西方有“北約”,兩年前波蘭、捷克、匈牙利加入後,已達19個成員。現有9個國家在申請加入﹕羅馬尼亞、保加利亞、斯洛文尼亞、斯洛瓦克亞、馬其頓、阿爾巴尼亞和立陶宛三國。今夏北約將在布拉格召開高峰會,如果9國全部被接受,北約將擴展到28國,人類歷史上還不曾有過這樣實力強大的軍事集團。在亞洲,美日結有軍事聯盟。日本軍費開支約500億美元,其海空軍先進程度都超過解放軍。美國還正在謀求和日本、菲律賓、南韓、澳大利亞形成“亞洲小北約”。此外美國和印度的軍事關係空前強化,印度國防部長公開宣稱“中國是潛在的頭號敵人”。美日聯手在前,美印聯手在後,大有前後夾擊制約解放軍的戰略態勢。

第八,在經濟實力上。戰爭不僅是打軍事,更是打經濟,拼實力。雖然按照中國官方數字,從1979年到去年,22年來平均每年經濟成長率達9.2%(去年為7.3%),但就像一個運動員跳高一樣,如果起點非常低(開始僅能跳半米),他的彈跳升值速度並不具有多大意義。衡量一個國家貧富的最重要數字是人均收入。季北慈的文章說,中國不僅仍屬第三世界,人均收入才僅是西方的十分之一;中國人的生活水準還在伊朗、南斯拉夫及波斯灣戰爭前的伊拉克等國之後。

“倫敦國際戰略研究所”(IISSL)主任西格爾(Gerald Segal)在美國《外交事務》雙月刊(1999年9-10月號)發表的文章說,中國國民生產總值只佔全世界的3.5%,人均收入全球排第81位(聯合國有192個成員),排在格魯吉亞、巴布幾內亞之後;而人均同等購買力,用聯合國人類發展指數衡量,中國排107位,夾在阿爾巴尼亞和納米比亞兩個小國之間。科索沃戰爭,美國轟炸南斯拉夫78天,扔了600多枚導彈。一枚巡斧導彈100萬美元,這種扔錢般的戰爭中國根本打不起。

因此前《紐約時報》駐北京採訪主任邰培德(Patrick E. Tyler)卸職後撰寫的那本觀察中國的著作《偉大的長城﹕六位(美國)總統和中國》說,中國沒有想像的那么軍力強大,它還沒有能力威脅美國;中國內部問題太多,僅人口增長一項就是巨大壓力。今後30年,中國將增加4億人,人口達16億。中國領導人必須解決16億人溫飽。這位在北京近距離觀察了中國五年多的美國記者說,“當年蘇聯的崩潰,就是其領導人決定把錢投到製造武器,而不是製造犁杖上”;中國領導人如不吸取教訓,只能是大傻瓜。

但人類總有一些“大傻瓜”,有時還獲得了大權。當年日本偷襲珍珠港,連日本軍方高層都有人認為是自殺,但東條英機們則認為毀掉在夏威夷的艦隊就會使美國恐懼,不敢再對抗日本。事實恰恰相反,美國第二天就對日宣戰,把東條英機的日本帝國送進了墳墓。21世紀的第一個“大傻瓜”本.拉登,認為炸毀紐約世貿大廈,美國人就會被嚇住,但結果正相反,美國正式向恐怖主義開戰,把庇護拉登的塔列班政權從地球上鏟除了。

今天江澤民會不會做“大傻瓜”?僅從上面八個領域的簡單實力對比,就可清楚看出,如果解放軍在台海發動戰爭,和美國開戰,結果只能是在把海峽兩岸中國人的生命作為陪葬品的同時,尋求“自殺”。按正常人的思維,江澤民不會這么做。但有時獨裁者的想法、做法會出乎所有人的意料。那么江澤民會選擇“自殺”嗎?美國“卡耐基國際和平基金會”的中國問題專家邁可.史溫(Michael Swaine)最近撰文說﹕“沒有誰知道中國的內部底線,實際上,連北京領導人自己也可能不知道。”

2002年7月30日

2002-07-30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轉載請指明出處)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