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林頓和毛澤東

曹長青

《華爾街日報》亞洲版8月5日發表題為「克林頓和毛」的社論,內容是評論美國前總統克林頓的新書《我的人生》(My Life)在中國被盜版,並被加入很多毛澤東語錄的荒唐。

該社論開篇即引用《我的人生》的中國版內容﹕「我出生在(阿肯色州)希望鎮,那是一個風水相當好的地方。」然後還有﹕毛澤東曾鼓勵克林頓申請到中國訪問的簽證。當然還有克林頓和萊溫斯基小姐的纏綿,克林頓對這位白宮實習女生的評價是﹕「她太肥了,我永遠無法相信自己的判斷力。」

《華爾街日報》的社論說,其實這些都是瞎編的,原書中根本沒有上述內容。而且出版這本書的美國圖書公司的克諾夫(Alfred A. Knopf)說,他們還沒有把這本書的版權賣給中國。中國大街上的《我的人生》都是假人生,完全是盜版,並被隨心所欲地增加了一些內容。

這樣擅自增刪翻譯作品,中國官方出版社早就做過。中國著名的譯林出版社,就曾把克林頓夫人希拉里的《活出歷史》(Living History)大段刪節、並添加自己寫的內容,簡直是「潤色」膽包天,因為全世界的出版社,沒有誰敢這麼幹。

這種丑聞被美國媒體大幅報道、並被美國出版社追究之後,譯林的名譽掃地,它不僅不再敢改希拉里的「歷史」,現在連克林頓的「人生」出版權也拿不到了。於是這種「編輯」手腳的工作,就由那些無法無天的「街頭編輯」承擔了,他們更加肆無忌憚,好像那書是他們自己寫的。

《華爾街日報》的社論感嘆說,僅從克林頓的書被這樣盜版,被改的如此面目皆非,被這樣容易地擺到大街上出售(售價1美元多一點),就可看出中國的盜版有多嚴重,中國的法治多不真實,中國政府對智慧產權是多麼不負責任。

最後該社論也不無調侃地說,克林頓的書被如此改動,還有一個原因,那就是《我的人生》太冗長、太乏味,如果中國的「編輯們」不加進一些萊溫斯基、毛語錄的「作料」,中國的讀者可能根本無法看下去。

《華爾街日報》的判斷並沒有離譜。克林頓這本書一上市,就遭到美國左派、右派媒體的左右夾攻,劣評如潮,被稱為美國有史以來,從白宮出來的人,寫的最爛的一本自傳。即使連一向偏袒克林頓所代表的左翼民主黨的《紐約時報》,它的首席書評家、日裔美國人角谷美智子(Michiko Kakutani)也在《紐約時報書評》上坦率指出,克林頓的新書長達950頁,粗糙、沉悶,純屬一個男人的無聊自語;而且漫無章法,缺乏焦點和秩序,冗長乏味,簡直像克林頓總統任期的翻版:為所欲為、漫不經心而辜負眾望。

《華盛頓郵報》女專欄作家、不久前寫出《古拉格》一書廣受好評的阿普爾鮑姆(Anne Applebaum)對克林頓也是毫不留情,把書評的題目乾脆起為「克林頓的空虛『人生』」(Clinton's Empty 'Life' )。

美國另一家左翼媒體CBS電視的主播丹.拉瑟也不客氣地評論說,克林頓的新書有些段落像政策解說,有些像懺悔告白,有些乾脆是競選造勢演說稿和白宮檔案的堆積,簡直是隨手拈來的大雜膾。

一般美國的書評家,都把克林頓的《我的人生》和希拉里的《活出歷史》比劣,兩本有共同特點,都是堆積資料,堆積事件,堆積歷史和人生過程,沒有坦誠,更沒有真實的內心世界,因而根本談不上對讀者的人生有什麼引導,對人類歷史有什麼借鑒。但克林頓還是比夫人誠實一些,畢竟他的書是自己寫的,不像希拉里是捉刀帶筆;福克斯電視台的政治評論節目主持人比爾.歐萊利(Bill O'Reilly)說,希拉里的書,她自己一個字都沒有寫。

但這對前總統夫婦的書都能登上美國「出版記錄」,不僅因為寫的爛,還因為兩本書都初版印了百萬冊,都登上《紐約時報》暢銷榜,而且都獲得巨額的預付版稅,兩人都發了財。就因為他倆都是政治名人,他們把「名」賣了錢。也許從這個角度,中國人拒絕買爛書的版權,從報攤上花個一美元買來克林頓的書,看看熱鬧也就行了。否則像美國人那樣花上30美元,看後再大呼「上當」就來不及了。

2004年8月5日於紐約(原載《大紀元》)

2004-08-06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轉載請指明出處)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