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是世界上最沒平等的國家

曹長青

“消滅差別,人人平等”,共產黨當年用這個烏托邦口號,欺騙和煽動農民造反,用暴力在中國建立了共產政權。但今天,構成諷刺的是,中國卻成了全世界貧富差別最大、人與人之間最沒有平等的國家。

《紐約時報》8月1日用頭版頭條刊出長篇通訊,報道中國城鄉差別的這種嚴重性﹕七億五千萬農民在中國成了二等公民,在中國經濟增長的過程中,他們不僅沒有像城裡人那樣致富,反而很多更加貧困;他們沒有城裡人的醫療保險和社會福利,生活在因人為制度帶來的嚴重不平等之中。

該報道以四川省浦加鄉18歲的中學生鄭慶明因交不上學費,在老師逼壓下,最後臥軌自殺的悲劇開始,展示中國農民生活的悲慘現狀。鄭慶明這個節衣縮食、努力學習,成績名列前茅的學生,因繳納不起拖欠的80美元學費,被老師逼迫﹕如交不上學費,就被取消報考大學的資格。

走投無路,實在交不上學費,又受到老師羞辱的鄭慶明,走上了輕生的道路,像托爾斯泰筆下的安娜.卡列尼娜那樣,迎著飛馳而來的火車,結束了自己的年輕生命。他不是像安娜那樣為愛殉情,而是用鮮血,對這種不公的現狀發出最後的抗議。

報上刊出鄭慶明的照片,一個很清秀帥氣的孩子;旁邊是他有精神殘障的養母和爺爺奶奶圍坐在一個極為簡陋、骯髒的木頭飯桌前。就在不久前的同一張報紙上,也是刊出照片,是北京一個暴發戶的二十多歲的孩子,購買了美國福特汽車公司推出的最豪華的、價值96萬美元的轎車。即使在全世界最富有的美國,花96萬買一輛汽車都是不可思議的天文數字,即使全世界的首富、美國微軟電腦公司的總裁比爾.蓋茨也沒有開這麼貴的汽車。但中國的暴發戶則以此炫耀。

根據中國統計局的數字,自1985年以來,中國貧富差別歷年增大,前年城市人均收入950美元,而農民不到300美元,才是城裡人的三分之一。而且過去25年來,今年中國首次貧困人口大幅增長80萬,使年均收入75美元的農民增至八千五百萬人。

在中國的城市精英們爭相開奔馳、寶馬、凌志車的時候,像鄭慶明家這樣的農民,卻活在每年收入不到75美元的世界,但卻要每年繳學費295美元,這個數字超過了整個四川省農民的人均收入(253美元)。

在任何一個資本主義國家,尤其是在早期發展過程中,當然都會有貧富差別,但沒有任何一個地方像中國這樣,由制度人為地造成如此極端地不合理、不公平。佔人口70%的農民不僅收入遠低於城裡人、沒有任何醫療和社會福利保障,而且成為各種苛捐雜稅的壓榨對象。

今天,中國經濟發展的火車頭呼嘯著向前奔馳著,但卻是以碾碎了無數像鄭慶明這種毫無權勢的普通人的生命為代價的。這輛火車上的既得利益者,絕大部份是依靠政治權勢,用竊國大盜的方式,變相瓜分中國、哄搶國庫而暴富的,而且是用最大極限地發揮人性中最卑劣的部份而獲得的。

而中國現行這種極不合理的政治制度,是這種瓜分國庫,製造巨大社會不公的根本原因。只要這個制度不改變,這種不公和差別就將繼續擴大,不定哪天,中國這列不按正常規矩行駛的火車,就可能出軌翻車,不僅給中國,也給世界帶來災難。

(原載香港《蘋果日報》2004年8月4日)

2004-08-04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轉載請指明出處)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