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了目的,可以不擇手段嗎?

曹長青

中國人可以用充斥謊言的假學歷、假履歷贏得社會地位和金錢利益,美國人也可以用謊言打贏官司。兩星期以前轟動美國的“忠誠誓言”一案的起訴者、加州的急診室醫生、業余法律愛好者牛道就用謊言打贏了一場引起全美國爭論的官司。

宣稱他和女兒都是無神論者的牛道,說女兒在公立學校被迫要求聽其他人念含有“在上帝之下”字眼的《忠誠誓言》,身心受到傷害。他在位於加州的聯邦第九巡回法庭上贏了這場引起全國反彈的官司,但最近媒體揭出﹕牛道打官司的依據是謊言。

首先,牛道的女兒根本不是無神論者,她一直是基督徒。牛道女兒的母親班寧(Sandra Banning)上周一(7月15日)和其律師一起在福克斯(Fox)電視台亮相,證實她和女兒都是基督徒。稍早,這母女倆所在教會的牧師史密斯(Chuck Smith)已經向媒體公佈她們都是基督徒的信息。

據《芝加哥論壇報》報道,牛道從來沒有和他女兒的母親結過婚,也不是女兒的法律監護人。女兒和母親住在一起,母親既是女孩的監護人,也是孩子是否有宗教信仰的主要指導者。班寧女士在福克斯電視台表示,她女兒對“在上帝之下”的說法一點都沒有不舒服的感覺。她說,就在牛道打贏官司的當天,女兒得到消息後,先是感到很難為情,然後安慰母親說,“沒有關係,我照樣可以說‘在上帝之下’。”

其次,牛道的女兒不僅一直在學校跟同學們一起宣誓,而且也從未有過她不宣誓而老師硬讓她在旁邊觀看的事情。

母女倆曾經懇求牛道不要起訴,但牛道後來對福克斯、CNN等多家媒體說,“這是對我更重要的事,而不是對她(指女兒)。”他不僅為了達到自己的目的,公然用謊言起訴;同時,他的起訴不僅不是為了女兒的身心健康,反而是為了達到自己的目的,完全不顧對女兒的傷害。

牛道原住佛羅里達州,最早是想起訴政府,要把“In God We Trust”從美國錢幣上拿掉,但發現起訴學校的《忠誠誓言》贏的機會比較大,所以當女兒和她母親一起搬到加州後(他早已和女孩的母親分手),他也隨後跟了過去,就是為了要利用女兒打官司。他清楚地知道女兒信教,並去教堂。CBS上周二的法律評論表示,“牛道的整個案子是一個騙局。”

他之所以能騙成,是因為他在法律文件中沒有提到過女兒的名字,也從未讓女兒的照片在媒體亮相,人們並不知道他的女兒是誰。所以,並不存在早先媒體所報道的,牛道的小女兒在父親打贏官司、遭到全國譴責後不得不躲起來一事。女孩的母親在電視上表示,女兒上三年級了,上星期還很高興地和同學們一起宣誓“在上帝之下”。

另外有中文評論文章說,牛道接到了“大量死亡恐嚇”,不知消息來源出自哪裡。我查到的英文媒體只報道說,牛道表示曾收到過死亡恐嚇。但“收到過”(也只是這個並沒有誠信的人自己說的)和毫無出處的“大量死亡恐嚇”畢竟相差甚遠。

據CNN報道,第九巡回法庭被廣泛認為是最自由派的巡回法庭,很多法官都是民主黨籍的總統任命的。據CBS報道,在第九巡回法庭所在地的加州,在公共學校宣講伊斯蘭教都是受到保護的。顯然,不允許說“在上帝之下”才是違反憲法第一修正案保護的言論和宗教自由。所以,現在班寧母女倆正通過法律渠道改變這一判決。

且不說牛道打這個官司是否真的是為了“政教分離”,即使他的確是為了某個高尚的目標,那么是否可以用謊言來達到某種“高尚”或“正確”的目的?換句話說,可否為了目的而不擇手段?

相信來自共產國家的人對“為了目標而不擇手段”的做法最深有體會。共產黨為了讓人們進入“共產天堂”,不惜用棍棒赶,用屠刀殺,只要目的是“崇高的”、“美好的”,於是任何手段的使用都是理直氣壯的了。在這種為了目的不擇手段的過程中,任何人性情懷、任何道德底線、任何人類共同的價值準則都可以被破壞。

這種為了目的而不擇手段的行為,輕的可以是為了吹捧或者詆毀某個人、某件事而編造故事;再重一點就像牛道這樣用自己女兒的身心健康做抵押來製造謊言;更嚴重和恐怖的是以“正義、崇高”的名義摧殘、消滅生命。小事可以不擇手段的話,只要有機會,做任何事情都可以不擇手段,因為那種思維邏輯和生活哲學是同樣的。

從法國大革命的斷頭台,到共產主義革命的千百萬人頭落地,到今天塔列班、巴勒斯坦解放運動的故意殺害平民的暴行,人們可以清楚地看出,為了目的而不擇手段會把人類推向多么罪惡的深淵。在那些暴行的進行過程中,哪一個不是高舉著“最正義”、“最崇高”、“最美好”的旗幟?

在牛道這個案子中,且不說他這種以謊言做打官司依據的不擇手段做法應遭到譴責之外,他的“希望美國政教分離”一說也頗為荒唐,因為美國自建國以來從來都是政教分離的國家。托克維爾在《論美國的民主》一書中說,當年最早來到這個新大陸,建立起美國的人們都是基督教的清教徒們,他們最有條件建立一個政教合一的國家;但他們不僅沒有把政教合一,而且當托克維爾向那些神職人員們諮詢,到底是什么促使了宗教在美國的影響力的時候,他們“都把宗教能在美國發揮和平統治的作用歸功於政教分離。”“我吃驚地發現,他們沒有一個人擔任公職。我沒有見到一個擔任行政職務的神職人員,我在眾議院和參議院裡也沒有見到他們的代表。”

要知道,這是托克維爾160多年前紀錄下來的。美國人不僅早在建國之初就清楚地明白了政教分離的精神在美國民主政治中的意義,而且兩百多年來從沒有違背過這個原則。因為他們從最早、最根本上就明白了,基督教之所以能在美國如此深入人心,具有廣泛而深遠的影響力,恰恰在於它沒有和政治權力聯合在一起。任何政府都會引起人民的不滿,而宗教只要分享政府的物質權力,人民對政府的不滿就會隨之轉到宗教頭上。所以政教合一的政權即使從宗教的角度來說也是短視的,在歷史的長河中也只能是短暫的,並且也只有靠暴君的暴力才能維持住。

而美國是一個真正由人民主宰的國家,這次對加州兩名法官的判決,參議院99票對0票反對。100名參議員中唯一沒有投票的是南卡羅來納州的共和黨籍議員,被稱為右派旗艦的赫姆斯(Jesse Helms)。他因剛剛做完心臟手術,尚未恢復,所以沒能投票。而他的那一票是毫無任何疑問必定跟那99票是一致的。也就是說,美國參議院百分之百不支持法官的判決。

這一百名參議員是人民一人一票選出來到國會代表他們的利益的,議員們代表的就是美國的民意。美國的法律早就做出過規定,保護少數人沉默、不念誓言的權利;多數人不可以剝奪少數人的權利,不要求“少數必須服從多數”。但少數人更不能強迫多數人服從他們的意志。強迫多數人服從少數人則是少數人對多數人的暴政,這在民主國家更是行不通的。

也許有人會說,那么在伊朗、伊拉克等阿拉伯獨裁國家,民意都讚成現存的政教合一的統治,西方是否應該尊重?絕對不應該!因為沒有新聞自由、沒有自由選舉、沒有司法獨立的地方從來都沒有真正的民意!民眾從來都是獨裁者和維護獨裁統治邏輯的知識份子的犧牲品。

2002年7月23日

2002-07-23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轉載請指明出處)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