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人比螞蟻還多”——共和黨勝選的秘密武器

曹長青

在波士頓的美國民主黨代表大會的第二天晚上,民主黨總統候選人克里的夫人泰瑞莎.漢斯.克里(Teresa Heinz Kerry)發表了長篇講話,引起全場歡聲雷動;我這位支持共和黨的電視觀眾聽完後,也從沙發上站起來鼓掌,因為她的這番“絕妙”的講話,等於宣告民主黨輸定了。

克里夫人一向被美國媒體(不論左派右派)認為是“堵不住的大嘴巴”,這次她的麻煩大了,當晚及次日幾乎所有的保守派媒體都在修理她,嘲笑她的自我中心、自以為是、毫無自制的講話;晚間脫口秀節目更是撿了個大樂子。而支持民主黨的左翼媒體,乾脆採取回避態度,幾乎不評論克里夫人的講話,以避免批評她。當晚左翼電視台都大評特評來自伊利諾州的黑人民主黨新秀,轉移觀眾視線。

28日《紐約時報》只大致報道了克里夫人的講話,幾乎沒做評論,只說她“敢講話”,其他則三緘其口。而收聽率居前茅的右翼電台脫口秀節目主持人邁克.薩維奇(Michael Savage)則毫不客氣地諷刺說,泰瑞莎的講話證明她不是一個傻瓜,就是在用毒品,或者吃錯了藥,腦子壞掉了。

泰瑞莎說了什麼話,讓媒體如此大倒胃口?

首先,按一般做法,泰瑞莎在這種大會講話,應該重點談她的丈夫克里,有哪些優秀品德和氣質勝任美國下屆總統。全世界恐怕只有作為夫人的泰瑞莎最瞭解克里。而且據民調,現在仍有30%的美國人對克里“無法評價”,因為不瞭解他。但是泰瑞莎上台後卻大談她自己,她在莫桑比克的出身,在南非的求學,她對自由和獨裁的理解等等,直到演講15分鐘之後,才第一次提到她丈夫“克里”的名字。前里根總統演說撰稿人、知名女評論家努南(Peggy Noonan)今天在《華爾街日報》撰文評論說,泰瑞莎不談她的丈夫克里,不合常理,怪異的(odd, weird)。

其次,泰瑞莎在演講中,大談對自由的看法,對公民權利的認知,對女權主義的傾心等,通篇講話沒有提到美國今天面對的最嚴重的安全問題,沒有提到一句蓋達組織,沒有提到一句賓.拉登,沒有提到美國面臨恐怖份子可能攻擊問題,沒有提到美國必須進行的全球反恐戰爭。

上述美國電台評論主持人邁克.薩維奇憤怒地說,這個女人瘋了,在美國面臨賓拉登等恐怖襲擊的時刻,她在全國轉播的電視上,根本不談反恐,反而大談什麼種族隔離時期的南非和民權運動時代的美國;她根本不知道美國民眾今天在想什麼,美國今天需要什麼。她要麼生活在六十年代,要麼“活在另外的世界”,腦袋裡是一團漿糊,簡直是在上演“皇后的新衣”。

第三,她的一些舉動都“打破常規”,上來就自我介紹她叫什麼名字,台下哪有人不知道她是誰。而且她還賣弄是語言天才,用四種外語不知說些什麼,連下面那些動不動就歡呼的激進份子們,也因聽不懂而無法鼓掌。今年65歲的泰瑞莎演講時著一身大紅,出場時先從幕後探一下頭,然後手捂胸口,還不斷拍打著,邁著好像深一腳淺一腳的步子登上台。但這個動作、姿態、說話都無法不讓人想起電影《雨人》的準第一夫人,居然在接受《新聞周刊》記者採訪時自誇“性感”。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弱項,但為什麼民主黨要安排泰瑞莎到大會主講?而美國兩黨一般都不安排總統提名人的配偶做主講人(keynote speaker),1988年老布什被提名,他的夫人芭波拉沒被安排演講;1992年克林頓被提名,連希拉莉都沒被邀做主講。而泰瑞莎不同,她不僅被稱為“克里的錢包”,九年前帶5億美元資產和克里結婚(現身價超過十億),而且她又是那種特有“主見”、願發“高論”的女人。《新聞周刊》記者說,在克里的競選活動中,她總是躍躍欲試,上台講話,好像她在選總統。而克里又是那種比較窩囊的男人,根本不能控制她,因此她要到大會上演講,民主党的謀士們只能說,那就讓“泰瑞莎成為泰瑞莎”。媒體嘲諷克里說,聽了夫人的講話,克里表示他絕不會批評自己的夫人,因為他有“十億”個不能批評夫人的理由。

民主黨大會發給記者的泰瑞莎演講稿相當簡短,但泰瑞莎口無遮攔,臨場發揮,並把她的隨口胡言、對記者的不禮貌行為自誇成是女人“有主見” “有智慧”,要和男人一樣。27日《紐約時報》報道說,泰瑞莎對賓夕法尼亞州民主黨代表們講話時說,“我們需要拒絕那些進入我們政治的非賓夕法尼亞人,非美國特質的人。”《匹茲堡論壇評論報》言論版編輯麥克尼科(Colin McNickle)問泰瑞莎到底什麼是“非美國特質的人”,對這些美國媒體全都報道的講話,泰瑞莎居然憤怒地抵賴說,“這是你說的,我從沒有說過,別把那些話放到我嘴裡。現在,(你)一邊去!”這種“有主見,有智慧”,怎能不引起輿論嘩然。難怪昨晚的脫口秀節目逗樂說,泰瑞莎在大會上用五種語言說“你一邊去!”。

克里管不了泰瑞莎,那民主黨陣營誰也拿她沒辦法了。競選謀士們曾嘗試限制她,但泰瑞莎直言,“我是不能被納入程式的。”競選助手試圖讓她在上電視之前,髮型和化妝得體,但她大發雷霆,說她就是她。負責此事的經理喬丹去年底被解雇。

立志要當美國總統,管理這個世界上最強大國家的克里,卻對自己的妻子束手無策。《新聞周刊》記者去年在一篇關於泰瑞莎的特寫中描述說,在克里家裡採訪時,克里很擔心泰瑞莎信口開河,看到泰瑞莎又在“大嘴巴”時,他在旁邊又是用手指擦嘴唇,又是咬指甲。有一次急中生智,突然打斷說,“你看,那裡有個小鳥在吃草莓!”但泰瑞莎根本不予理會,仍是我行我素。該記者感嘆說,“泰瑞莎和希拉莉正相反,在五分鐘的談話裡,就他們夫妻的隱私,她會泄漏希拉莉528頁的書(《活出歷史》)都無法暴露的內容。”

克里為什麼要找這樣的“麻煩太太”?克里當了20多年美國聯邦參議員,離婚時才40多歲,但卻在51歲那年,娶了比他大5歲的泰瑞莎。上述《新聞周刊》的文章說,在這樁婚姻中,泰瑞莎的錢自然成為議論中心。泰瑞莎的前夫約翰.漢斯是世界著名的漢斯(Heinz)食品公司的繼承人。漢斯也是美國參議員,但是共和黨籍,他在1991 年飛機失事中喪生。四年後,泰瑞莎嫁給了民主黨籍的克里。NBC晚間脫口秀主持人萊農幽默道﹕克里在教堂婚禮說“I do”時,兩個字就進賬5個億。上述薩維奇更刻薄﹕說泰瑞莎把從共和黨丈夫那兒賺的錢,轉手給民主黨丈夫了。

在布什總統夫人勞拉被評為美國最受民眾歡迎的“第一夫人”之際,泰瑞莎的這種拙劣演講,這種自以為是、自我中心,不僅不會給克里贏分,反而會失去更多的女性支持。在她演講結束時,電視鏡頭兩次對準了聽眾中的前第一夫人希拉莉,她一臉嚴肅、沉重,和周圍那些狂熱歡呼的代表形成鮮明的對比,這位智商滿高的女人清楚,泰瑞莎的演講實在是砸了民主黨的鍋。

但泰瑞莎很得意,因為台下歡聲雷動,但那裡的代表,都是民主黨中最激進者。《波士頓環球報》的民調說,95%的民主黨大會代表都反對伊拉克戰爭,62%支持同性戀結婚,而且多數都不認為恐怖主義是當今美國的主要問題。這些代表們不僅和美國大眾背道而馳,也和民主黨主流看法脫節,連喬治亞州的民主黨參議員米勒(Zell Miller)也在福克斯電視節目上說,克里們走極端,會葬送民主黨。

泰瑞莎擺出的激進姿態,她的口無遮攔、不得體的言談,注定會把中間選民“赶”到共和黨陣營。27日《紐約時報》報道說,不久前泰瑞莎對奧蘭多的女性團體講話,在談到中國時,她竟說,“當然了,那裡人比螞蟻還多(Of course , they have more people than ants there)”。任何有一丁點基本修養的人,也絕不會用螞蟻來形容其他國家的人民。她要真當了第一夫人,就憑這句話,不得惹起中國人的反美新浪潮嗎?

除了廣播電台和某些平面媒體之外,電視台的男性評論家們為了當“紳士”(gentleman),多少都嘴下留情,委婉地選詞評論她,但話裡話外,可以清楚地聽出來,他們要說的是,這位立志要當第一夫人的泰瑞莎,有點中國東北話說的“二百五”,上海的“十三點”,或台灣形容失序女人的“三八”。

因而在上述邁克.薩維奇的電台節目中,一位聽眾評論說,曾是著名共和黨籍參議員妻子的泰瑞莎,可能是通過嫁給民主黨候選人克里,用她的一系列言行,給民主黨拆台。所以,她可能是共和黨今年底獲勝的“秘密武器”。

2004年7月29日於紐約(原載《觀察》)

2004-10-18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轉載請指明出處)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