里根助布什連任

曹長青

美國前總統里根患病多年,後期已無法辨識親人,連妻子南希都不認得,因此美國各大媒體早就準備好訃告式的專題報道和節目等,以備「萬一」。CNN網頁有次被駭客侵入,預製的悼念里根節目曝光,導致CNN很尷尬,不得不向里根家庭和大眾致歉。

但里根在「諾曼第登陸」60週年慶典活動之前十多個小時辭世,對於美國保守派來說,等於在全球領袖聚會的慶典上突出了里根去世這個新聞的重要性;同時提醒世人二戰和冷戰的對等性,從而凸顯里根領導以美國為代表的自由世界擊敗共產蘇聯的歷史作用和地位。

人類在贏得了二戰、冷戰之後,現在正在進行一場艱難的反恐戰爭。和二戰冷戰時相同,仍是美國領銜出征;仍和二戰,尤其是和冷戰相似,不僅綏靖主義此起彼伏,而且反戰聲浪主要來自西方左派,在美國是左翼民主黨。

上次美國總統大選,兩黨平分秋色,布什險勝。因而今年在野的民主黨志在卷土重來,而共和黨則不僅要堅守白宮,還想通過多贏選票來證明布什的人氣和當之無愧。因而雖然距投票日還有四個半月,但兩黨的選戰幾乎快到了「諾曼第登陸」的激烈程度。

下屆美國總統由哪個黨的候選人出任,不僅影響今後四年美國的內外政策,也對全球有重大影響,因它涉及到美國是否繼續共和黨強調的小政府、大社會的自由經濟政策,是否繼續削減福利和稅收,走強大國防的道路;在國際方面,是否繼續強勢反恐,打贏比冷戰更複雜的反恐戰爭,保證世界和平等。

同時更深層的選擇是,是否繼續復蘇和高揚保守主義價值,促使七十年代開始降潮的左派思潮進一步衰落,使美國在保守主義理念導引下,繼續承擔自由世界的領袖責任。

美國內部的左右派之爭,在二十世紀後半葉更加激烈。共產主義在歐洲興起之後,美國的左派勢力也開始抬頭,反對資本主義,向往蘇聯的共產制度。後來在古拉格內幕被揭示出來之後,左派們無法理直氣壯地支持蘇聯,轉而反對那些反對共產主義的人們,進行“反——反共”。這種左派思潮在越戰時達到高潮,他們發動一場接一場的反越戰游行示威,結果,一場反對共產主義在東南亞蔓延的越戰,最後硬是在左派的杯葛下失敗。曾打敗強大的納粹德國和日本軍國的美國,憑什麼不能戰勝土匪民兵式武裝的越共?今天回首看得更清楚,越戰完全是被西方左派這個共產主義同盟軍打敗的。

到了八十年代,隨著共產主義在全球走向晚期,加上堅定反共、堅守保守主義價值的共和黨籍總統里根執政兩屆八年,導致左派思潮開始衰退。尤其是蘇聯帝國解體,整個東歐的共產政權全部垮台,美國贏得冷戰的勝利,更導致左派的聲音減弱。在這種背景下,911事件發生,三千人生命的代價,成為落到左派頭上的“炸彈”,因為它更激發了美國民眾自八十年代開始上升的保守主義和愛國主義情操。

反恐戰爭之初,布什政府贏得了70%以上的支持率,但由於伊拉克戰後不穩定,加上美軍虐囚案等因素,影響了布什和美國的聲望,導致民主黨總統候選人克里的民眾支持率上升到和布什接近的程度。

在這種情況下,里根這位深受民眾愛戴的共和黨元老和保守派領袖去世,通過長達一個星期的媒體報導,尤其是有線電視24小時不間斷地對里根的政策、理念、成就的報道和評論(其密集程度和新聞價值份量,幾乎可與911事件時相比),等於空前地宣揚了里根所堅信的保守主義價值,等於幫助布什造勢。因為布什一直宣稱,也被視為“里根的傳人”,他堅持大幅減稅,小政府,強大國防,對外強勢政策,也是虔誠的基督徒等,都和里根相像。

再加上美國為里根舉行了過去30多年來首次的隆重“國葬”,國際領袖們,甚至左翼主流媒體都對里根高度評價,促使美國掀起一股“保守主義”旋風,這種輿論環境,明顯對布什連任有幫助作用,等於從一個側面幫助布什“潛在地競選”。

因而里根的逝世,不是簡單的一個前總統的死亡,而是通過里根的保守主義理念的宣揚和凸顯,展示共和黨所代表的保守主義勢力向更高一個階段攀升;它不僅是在反恐戰爭的艱難時刻,助布什一臂之力,而且對未來偌干年美國整體輿論和價值走向,都將產生重大影響。因而里根在美國大選前如此關鍵的時刻仙逝,很可能是上帝的意圖,讓里根用他的離世,最後再給他所熱愛的、永遠領銜為自由而戰的美國一個禮物。這是“上帝保佑美國!”

(原載香港《蘋果日報》2004年6月16日)

2004-06-17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轉載請指明出處)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