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流氓陳文茜和國民黨

曹長青

有一些朋友對我作為中國人而不支持傾向中國的國親兩黨表示極大的不解。對熟人,我沒功夫跟他們講「人民有自決權」的大道理。我就跟他們說,即使不談蔣介石軍隊當年屠殺台灣本地人的二二八,即使不談蔣家王朝專制台灣近半個世紀,即使不談國民黨的黑金政治和黑幫政治(竹聯幫槍殺作家江南,林義雄全家被滅門,在美任教的陳文成教授因贊成台獨而被從陽台扔下殺害……),即使我對台灣的政治一竅不通,就憑這次大選中「國親」得到文化界的打手、流氓、惡棍們的擁戴,我就不會支持它。

這些文化打手中,最齷齪的是李敖和陳文茜。上帝造出一對男女,因偷吃禁果,而有了原罪。但人家知恥的後人,會認罪、祈禱,救贖。而李敖和陳文茜這對「什麼男女」,卻是什麼教也不信,什麼禁果都吃,而吃了之後,卻什麼羞恥感都沒有,光著「靈魂」在台灣的媒體上亂跑、亂「秀」,還大喊大叫,做道德文章,擺出聖男聖女狀。

●自由就是「隨便交媾」的「北港香爐」

中國文化是很強調臉面的。但我最早知道陳文茜的「不要臉」,是在柏林牆倒塌後某一年。當時在香港《開放》月刊上看到署名「陳文茜」的小小說。那情節的確很陳文茜,說在東西德人民刨掉柏林牆時,台灣的幾對男女則在家中交媾。電視畫面上人家刨掉一塊磚,這些男女就做一次。美其名曰,他們在追求通往自由之路。最後柏林牆倒了,這些男女也累得倒癱在地上,像一堆爛肉。開始以為可能重名,後來一打聽,才知道作者真的就是台灣的「什麼小妹大」。

後來從報上看到李昂寫出《北港香爐人人插》,還頗為陳文茜抱不平,覺得作者如果有膽量,應該真名實姓地公開批評,而不應該影射。但畢竟那是「小說」,書中那個有點小聰明,靠出賣色相而在政治之床向上爬的女人,是虛構的。倒是陳文茜自己「對號入座」,自愧得又哭又嚎,還說要「自殺」。當時還真令人同情,畢竟人家有「要臉兒」的時候。

但「自殺」只是說說而已,到「三溫暖」泡一泡就回來了,別人白「浪費」了同情。後來從報上讀到,人家「小妹大」自己公開宣稱,「乳房是社交工具」,這下誰都明白了,李昂的「北港香爐人人插」大概也不太過份,既然那個對號入座的人自己都這麼坦然。

●白天是警察,晚上當妓女

以在紐約居住多年的眼光來看,這種事在美國也不稀奇,人家名歌星麥當娜還為拍「寫真集」而脫得精光,一絲不掛地在大街上忸怩作態。但台灣和美國不同的是,麥當娜,還是賣襠下,都不會再去主持什麼電視政治評論節目,發佈道德訓詞。人家是專業意識明確,絕不會再「立什麼牌坊」。

但一個歌頌爛交,公開宣稱乳房是交際工具的人,卻還有臉在台灣的電視、報紙上教導大眾怎麼建立政治道德規範。更令人驚訝的是,還擔任台灣的立法委員,參與制訂包括怎樣教育青少年的法律和國家政策。意大利有過妓女議員「小白菜」,但她當時就是一個供晚上失眠的老男人解悶的「笑料」,很快就被國會淘汰出局,成為「老白菜梆子」而被人忘記。但人家「小白菜」也沒敢主持電視政治評論節目,分析政治白菜的乏味。

不僅是意大利,在美國更是這樣;即使沒有宣揚過濫交、乳房是工具等等,僅僅因為是國會議員,就絕沒有可能再主持電視節目,因為這兩個角色是沖突的。媒體之所以被稱「第四權」,功能就是要監督權力者和政府。而陳文茜白天進入立法院,是權力者和決策者;晚上則進入電視台,主持政治評論節目,是立法院的監督者;回到家裡,又為報紙寫文章,都不用搖身,就又是「專欄作家」了,簡直是黑、白、紅,道道通吃。

這種事所以在美國完全沒有可能,是因為,這就像一個人白天頂上大蓋帽,做警察,而絕不可以晚上穿上性感服裝,去紅燈區當妓女。因為這兩個角色是沖突的,不可同時兼任的。

但陳文茜就有這樣的「膽量」和「魄力」,敢同時游走於「警察局」和「紅燈區」之間。而且不管面對多少批評,多少指責,人家都是,臉不紅,心不悸,「勝似閑庭信步」,這真是台灣一絕。

●中國鄉下的「雞婆」

在台灣期間,在電視上看到陳文茜和蔡英文就大選公投辯論。陳文茜的那身打扮、腔調,完全無法讓人接受,整個一個「不節制」。那種好像中國鄉下公路邊開低檔妓院的「雞婆」(女老板娘)打扮,和蔡英文的專業女士的裝束氣質,形成鮮明對比。而且這位「小妹大」胡攪蠻纏的態度更是令人倒胃口。她用玩世不恭的口氣,根本不跟對手嚴肅地對談,而是清清楚楚地蠻不講理;而且還一副居高臨下、連上帝也毫不在乎的樣子。當時看到這些畫面,感到真是難為了蔡英文。實際上,陳文茜應該去和李昂談,到底北港香爐插了多少香,乳房交際到多少好處。由這樣的女人來談台灣的大選,台灣的前途,真是對台灣的諷刺。

但這樣一個沒有廉恥感的「交際工具」擁有者,卻擔任國親兩黨的顧問高參。在三一九槍擊案發生當晚,陳文茜在連宋競選總部講話,更是完全「不節制」,信口胡說。在毫無證據的情況下,就指控奇美醫院作假,最後連馬英九都感到不妙,逼迫陳文茜表態這是她「個人看法」。國民黨用這種等級的「文人」做打手,不敗北才是咄咄怪事。

記者會結束時,宋楚瑜、王金平等國親要角,爭相對陳文茜表達「謝意」的諂媚之狀,已經預示了國親的失敗,因為當國民黨把這種既無道德、更無羞恥感的文化打手寵為「女皇」,言聽計從,那麼只能使越來越多的人,僅憑有這些「文化流氓們」為國親吹號吶喊,就不能支持他們。

實際上,李敖、陳文茜們,正在親手埋葬國民黨,因為歷史已證明,只要和流氓、惡棍同流合污,最後總是同歸於盡。

台灣有人說,陳文茜曾搞掉了施明德、許信良兩個民進党主席,現在又一次性搞垮了連戰、宋楚瑜兩個黨主席。所以現在很多中國人希望,台灣人民能熱烈歡送「小妹大」去北京,用她的「社交工具」解決江澤民、胡錦濤,那中國就有救了!

(原載台灣《一號人物》雜志2004年5月號)

2004-05-21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轉載請指明出處)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