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族群分裂還是認同危機?

曹長青

台灣大選發生紛爭,導致藍綠更顯對立,於是有人認為台灣已處於本地和外省兩大族群分裂狀態。但所謂族群對立的背後,主要原因不在出生地、祖先、文化背景的不同,而是國家認同的分歧,和對台灣民主現狀的心態不同所造成的。

這種認同和心態的不同,完全打破了省籍界限。「泛藍」的支持者中,也有很多本省人,例如為國親兩黨助選的許信良、陳文茜等,他們不僅是台灣本地人,還曾在民進黨中做過黨主席和文宣部長。

同時更有很多外省籍的知識份子,支持認同台灣「泛綠」的主張。例如早在蔣介石時代,外省籍知識份子雷震,就曾嘗試組黨,並提出台獨主張,要建立「中華台灣民主國」而遭到蔣介石的迫害,入獄十年。

台灣另一位更知名、更優秀的外省籍知識份子是殷海光,他一直為爭取台灣的民主自由而呼吁。許多最早從事台灣獨立運動的先驅們都深受殷海光自由主義思想的影響。殷海光早在六十年代就指出,蔣介石是利用反攻大陸做幌子,連在南京制定的那部並不民主的憲法都不實行,而以「戒嚴法」實施軍事獨裁統治,用「反攻大陸」之說,來欺騙台灣人民接受蔣介石的終身制和蔣家王朝。

●外省人的台獨理念

這次陳水扁連任總統後,報載要請葉菊蘭入閣,擔任行政院副院長。葉菊蘭的丈夫鄭南榕更是知名的外省人,他為台灣獨立的理念,為抗議蔣家王朝,自焚身亡,成為台灣人最尊敬的民主烈士之一。

目前活躍台灣學界和輿論界,支持台灣獨立的外省籍知識份子,更是大有人在,例如當年蔣介石的文膽陳布雷的孫子、前台灣總統府秘書長陳師孟,《當代》雜誌主編、評論家金恆煒,電視評論節目主持人謝志偉,還有曾參與撰寫中共十一屆三中全會政治報告、被稱為胡耀邦的謀士、現在台灣淡江大學擔任教授的阮銘等。

這種打破了省籍界限的分野,正反映出台灣內部對國家認同的分歧。泛綠的支持者,更強調認同台灣,視自己是台灣人;他們追求的是建立一個真正主權獨立的新的國家;或至少是保持現狀,拒絕中共的一國兩制,絕不認同中華人民共和國。

●活在「大中國」幻覺裡

而泛藍的支持者,則傾向認同虛幻的「中國」,反對台灣獨立。但他們的這個「中國」概念根本不清楚。像連戰那種「這個世界只有一個中國,就是中華民國」的宣稱,大概連他自己都欺騙不過去。因為顯見的事實是,中華人民共和國被國際社會廣為認可代表「中國」。而如果認同用五百枚導彈瞄準台灣的獨裁政權,他們自己也說不過去;於是就閉著眼睛不看導彈,只看自己腦子裡幻覺的「大中國」。

「泛綠」強調,不管本地還是外省人,不管先來後到,生活在這塊土地的人,都是台灣人;外省人則被稱為「新台灣人」,由此組成台灣命運共同體,一起來珍惜台灣,建設台灣,保衛台灣。這種認同民主自由的台灣的意識,越來越成為台灣的主流,這當然是陳水扁能夠連任總統的最主要原因。

但在台灣有些人認為這種本土意識將導致亡(中華民)國,因而才出現這次大選後如此激烈、情緒化的紛爭。其實中華民國早就名存實亡了,只是泛藍的人無論如何無法接受和承認這個現實,這個真實。他們以為繼續拒絕認同台灣,那個虛幻的「中國」就真的存在。

●當主子還是當主人

另一個導致族群分裂和對立的原因是,一些曾掌握權力,或曾享受特權的外省人,仍有繼續當「台灣的主子」的心態,他們不願意和台灣人一起共同做「台灣的主人」。主子是這片土地的掌權者,而主人是這片土地的耕耘者,這是兩種心態。

當年蔣介石撤退到台灣,帶去五十多萬黨政軍人員。這些人成了台灣的「主子」,統治了台灣半個多世紀。國民黨所代表的外省人,成為台灣的特權階級,幾乎所有好的位置、機會,都屬於他們。外省人三個字,曾經是「上等人」的代名詞。本地人不僅毫無政治地位,連說自己的「台語」當年都要被罰款。而無論日制時的台灣,英制下的香港和葡制下的澳門,都沒有做到這麼絕;可想而知,國民黨特權階層對台灣人歧視到何種程度。

我去年在四個台灣社團演講時發現,這些本地學者團體的負責人幾乎都是醫生,後來在美國的台灣人社區演講時,發現也同樣,他們中許多人都是醫生;一問才知道,原來當年國民黨等外省人壟斷了台灣主要的黨政軍要職,留給當地台灣人的只有醫生等理工科空間。另外當地人也不敢進入政治等領域,因為擔心不慎而遭到迫害。

●草鞋皮鞋都要走台灣的路

這種區分本省外省的最明顯標誌莫過於台灣的「眷村」,蔣介石政權把自己從中國帶到台灣的人馬,集中安排住在一起,還享受到本地人沒有的食品卷等特殊待遇。這在某種意義上如同希特勒把猶太人集中安排到「Ghetto」,納粹是按種族進行隔離和虐待;而蔣介石則是把外省人集中到一起,給予優待,成為「人上人」。台灣媒體的編輯記者多支持泛藍,就是因為他們多是從「眷村」出來的,是外省人的後代,才得到這種進入新聞等上層建築的機會。

我在台北參觀二二八紀念館時,兼職解說員是位中學老師,她說,外省人那種視自己是「上等人」的心態相當嚴重。例如她所在學校的一位外省籍老師授課時就公開說,「如果你不好好學習,將來就是民進黨」。意思是做民進黨人沒出息。本省人的屏東縣長蘇嘉全被提升為內政部長,他首次和國民黨籍的台北市長馬英九見面時,泛藍的人就說,這是「穿草鞋的去見穿皮鞋的」。馬英九是典型的外省人代表,當年是被國民黨保送到美國讀書,根本不需像本地人那樣吃自費留學的苦。

但隨著國民黨失去權力,那種「眷村」式的等級則難以繼續。但有些國民黨人仍然是居高臨下瞧不起本地人。比如他們說,這次大選民進黨是贏在了「一高一低」:高年齡段、低學歷。毫不掩飾地表示,只有老人和沒文化的人才支持民進黨。這種繼續對本省人的歧視態度,表明他們覺得自己應該繼續當台灣的主子的心態根本沒有變。

台灣要想結束所謂的族群對立,最根本的解決之道是,以國民黨人為代表的外省人要改變「主子」心態,發自內心地尊重和平等對待當地人,認同台灣這塊土地,共同做台灣的主人。

(原載《開放》2004年5月號)

2004-05-13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轉載請指明出處)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