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胡錦濤祈禱也救不了中國

曹長青

《紐約時報》專欄作家弗瑞德曼(Thomas Friedman)最近在「讓我們祈禱」一文中油腔滑調地說,日本、美國、俄國,澳大利亞、台灣,新加坡,菲律賓、歐盟等領導人,睡前都不得不為胡錦濤祈禱,希望他活到120歲,以掌管好中國的經濟,不要讓它崩潰,因它對週邊以至世界,都有重大的影響。

這篇文章字里行間透露出對中國經濟的推崇,似乎它不僅要主導世界,而且已達到令大國小國首腦難以入眠而擔心的程度。

中國經濟近年一直在高速發展,按官方數字,過去20年,平均每年增長9%以上。今年第一季增長率已達9.4%(美國去年經濟增長率3.04%;日本2.5%,歐盟0.9%)。中國並取代美國成為全球獲直接外資最多的國家(超過5,000億美元);並成為世界僅次於美、德的第三大出口國;外匯儲備超過4,000億美元。

但對中國的經濟增長數字,不少人有非議。美國匹茲堡大學教授托馬斯.羅斯基(Thomas G. Rawski)認為,中國實際的經濟增長率不到公佈的三分之一。連中國的鄉鎮企業家孫大午也在北大演講時說,「中國公佈的經濟增長數字,攔腰砍去一半,還有水份。」

最近美國知名的中國問題專家季北慈(Bates Gill)發表長篇論文,對中國經濟及在世界的地位做出評估。他認為,中國經濟雖呈現強勁勢頭,但在全球經濟的天枰上,比重不是很大,其地位並不是那麼重要。季北慈引用「世界銀行」的數據說,中國經濟目前僅佔全球的4%,不僅遠低於日本和歐盟,才是美國的七分之一(美國佔全球經濟的28%)。中國經濟的整體能力,實際上僅相當於美國的紐約州,或相當於兩個德克薩斯州。

已逝的「倫敦國際戰略研究所」主任席格爾(Gerald Segal)發表的最後一篇文章指出,今天中國經濟在全球所佔比重遠低於兩百年前。1800年,即鴉片戰爭爆發前40年時,中國經濟佔全球的33%(歐洲佔28,美國僅佔0.8)。但一百年後,即辛亥革命爆發前10年時,下降到6.2%;到了1997年,則降至3.5%。現在才回升至4%。

季北慈認為,中國經濟成長數字的背後,存在嚴重隱患﹕一是壞貸款比重太大。中國四大國有銀行的壞貸款比例,官方承認佔23%(近3,000億美元),但國際貨幣組織認為,實際高達35%到50%,最高達8,600億美元。美國經濟學家評估,要想解決這些壞貸款,需6,000億美元,這個數字佔中國GDP一萬四千億美元的40%。

其二是失業率攀高。自加入世貿兩年來,中國已有3,500萬人下崗失業,主要因國營企業緊縮或破產;僅去年就有859萬城市人口失業。專家認為,中國經濟必須保持每年以15%到20%的速度增長,才能平衡和穩定城市的失業增長率。

其三是大量人口未脫貧。中國官方估計,13億人中有5%(即6,500萬人)生活在貧困線之下。但聯合國去年發表的《人力發展報告》指出,中國有16.1%(相當二億零八百萬)的人,生活在每天不到一美元的狀況中;47.3%的中國人(相當六億一千五百萬)每天收入不到兩美元。

其四是貪污腐敗越發嚴重,外資每年投入約400億美元,但以各種名義套出中國的外匯超過420億。今天中國80%的汽車購買者,50%的購房者,都是付現金,主要用自己的積蓄。它說明中國還無法成為一個信用的經濟社會。

當一個國家只進行經濟改革,而沒有新聞自由和民主制度保障的話,等於給貪污腐敗提供天然的機會,因而西方學界把中國經濟稱為「盜竊經濟」,即有權者乘機瓜分財產,掏空國庫,哄搶中國。

《紐約時報》左翼專欄作家弗瑞德曼對中東問題比較瞭解,往往有較深刻的分析,但他對中國問題的看法從來都不著邊際,暴露出西方左派知識份子對共產國家永遠的無知和一廂情願的幻想。

(原載香港《蘋果日報》2004年5月12日)

2004-05-12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轉載請指明出處)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