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是中國的“瘋子”?

曹長青

這個星期,美國第157屆精神病學年會在紐約召開,來自世界各地的精神病學專家,以及中國的精神病科醫生等二千多人,參加了這個為期五天的會議。

會議除了交流精神病學和醫學倫理等經驗,也對中國政府利用精神病院迫害法輪功學員和異議人士、強行對他們進行“特殊藥物”治療問題,進行了討論。

據紐約“中國精神衛生觀察”的報道,中國有多達23個省市自治區、100多所精神病院,用精神病治療手段迫害法輪功學員。迄今被確認迫害致死的961名法輪功學員,有15人是死於治療精神病的藥物等。

紐約西乃山醫學院醫生王文怡提供的數字更為驚人,他在會議上說,自1990年夏以來,有超過1,000名法輪功學員被強行關進精神病院,接受抗瘋藥物和電擊療法等,而他們沒有任何精神疾病。

1992年在天安門廣場打出“平反六四”橫幅的王萬星,被以“偏執狂”病名關進精神病院迄今已12年。他妻子說丈夫根本沒有精神病,但北京市公安局主辦的精神病管制院卻一直不放王萬星回家。而患偏執狂的病人,按醫學規定,如對社會構成危害,將被終生監禁,這等於王萬星將永遠失去自由。

早在前年八月在日本橫濱召開的“世界精神醫學協會”會議,就已通過決議,要求對中國精神病院濫用權力問題進行調查。但中國政府迄今不允許國際精神醫學代表團前往調查。

橫濱會議前夕,美國“人權觀察”和荷蘭“國際基金會”聯合發表的289頁報告指出,九十年代以來,中國因政治原因而被關進精神病院的人有3,000多。由於該報告是以中國官方精神病學刊物中的數字和案例做的推算,因而引起國際輿論的重視。

七十年代,世界精神病學協會就通過《夏威夷宣言》,並在九十年代通過《馬德里宣言》,特別強調和規定,不可對精神正常的人強制使用精神病治療手段,包括藥物、電擊手段等。這種規定很大程度是針對當時共產蘇聯,因他們使用這種手段對付異議人士。

前蘇聯持不同政見者麥德維耶夫曾寫出《誰是瘋子?》一書,詳細揭示了蘇聯當局當年把異議人士關進精神病院強行“治療”的殘忍過程。當時“世界精神病學協會”準備開除蘇聯的會員資格,迫使莫斯科被迫退出了這個國際醫學組織。直到戈爾巴喬夫的改革終止這種劣行之後,蘇聯才被允許重新加入。

參加上述會議的費城精神病學醫生蒙逖(Daniel Monti)對中國利用精神病院迫害法輪功學員非常憤怒,他說,“我很痛心的看到精神病治療方法被用於迫害一群善良的人。這種事情在前蘇聯也發生過。在獨裁國家,人們與政府的觀點不同時,就被迫害,說他們腦子有問題,產生了幻覺。”

雖然中國政府利用精神病院迫害異議人士和法輪功學員的事件被國際媒體廣泛報導,被世界精神病學協會強烈關注並要求調查,被很多西方醫學專家批評和譴責,但中國的幾千家報紙,上萬家雜誌,以及電台電視等,迄今沒有一家進行過報道,更不要說對中國政府提出批評。

和當年共產蘇聯時一樣,那些被關進精神病院的人,不管是異議詩人,還是持不同政見的作家,就成為千千萬萬的“瘋子”群體中的一員。而克里姆林宮發出迫害、摧殘他們命令的獨裁者,卻被視為“正常人”。麥德維耶夫在《誰是瘋子?》中結論說,他們這些異議人士不是精神病人,斯大林等共產黨獨裁者才是真正的“瘋子”。

今天中國步蘇聯的後塵,也同樣用這種方式迫害異議人士,以及並沒有什麼“異議”、僅是想練練身體的法輪功成員,把這些正常人、健康人關進了精神病院。費城精神病學醫生蒙逖說,“迫害法輪功的中國某些領導人,他們的精神才是不正常。”言外之意,江澤民們才是真正的“瘋子”。

只有哪一天把那些“政治瘋子們”關進精神病院,正常人才能離開瘋人院,中國才可能成為一個健康的社會。

(自由亞洲電台評論,2004年5月7日)

2004-05-07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轉載請指明出處)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