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土意識在台灣的勝利

曹長青

台灣大選出了“冷門”﹕正副總統被槍擊,陳水扁以0.228%的微弱多數險勝,敗選的連宋陣營不承認大選結果,以街頭抗爭造成台灣的憲政危機。

在四年前的上次台灣大選中,連宋兩人的得票率超過六成,為什麼這次兩人聯手卻輸了?他們敗選之後為什麼拒絕接受人民的選擇,要煽情抗爭?過去幾個月,我去了三次台灣,直接觀察選情,並和很多當地精英交談,發現台灣的這種政情變化背後有很深刻的原因﹕

●台灣意識的爆發式展示

首先,這次大選結果,是台灣民間一直發酵的本土意識的一次爆發式展示。在短短四年之中,陳水扁的支持率增加了10個百分點,這不是用投票前一天總統被刺殺獲得同情票所能完全解釋的。上次總統大選中,被視為傾向台灣獨立的民進黨候選人陳水扁在沒有得到任何一家主要報紙和電視支持的媒體環境中,居然獲得近四成選票,擊敗了連宋兩個政治勢力而當選,就透露出本土意識在台灣有相當的潛力。

而在陳水扁過去執政的四年中,台灣的媒體環境發生了很大變化,本土媒體開始抬頭,像反映本土聲音、強調台灣意識的《自由時報》的閱報率竟一路攀昇到全台灣第一的位置,而曾在國民黨時代壟斷台灣報業的《中國時報》和《聯合報》這兩大報,卻下降到第三和第四的地位(第二是《蘋果日報》)。反映本土聲音的電視評論節目也大受台灣人歡迎,往往收視率第一。還有大批本土意識的政論家,更高聲地發出聲音,解讀出台灣的真正歷史和現實,強調台灣人是這片土地的主人。

當年蔣介石政權軍事鎮壓台灣人的2.28屠殺事件,越來越被台灣人認定是外來政權剝奪他們權利的象征,因而在今年的2.28紀念日,有二百多萬人站出來,參加橫貫全島、聲勢浩大的“牽手護台灣”活動,引起全球媒體關注。

據台灣《聯合報》今年初公佈的一項民調,在過去十年中,台灣民眾的國家和個人身份認同發生了很大的變化,過去認為自己是中國人佔67%,現在則下降到只有19%;十年前認為自己是台灣人的佔16%,現在則上昇到62%。這一昇一降,展現出台灣人的國家認同變化。正是這種本土化意識的復蘇和上昇,為陳水扁的支持率增加,提供了基礎。

●李登輝的感召力是關鍵因素之一

其次,台灣前總統李登輝對選民的感召力也是關鍵因素之一。李登輝雖已卸任四年,但他仍有非常大的影響力,尤其是在本地人中間。他召集的論壇會議,我參加了幾場,有來自法國、美國、日本及本地的學者演講,觀眾往往有幾千人,最多一場是全台八市縣電視連線,近二萬人。他一出場,幾千聽眾自發地站起來、長時間鼓掌、歡呼,其主要原因是因為他強調台灣人主體意識,敢說真話,在擔任總統時就公開強調,台海兩岸是“特殊國與國關係”,被人讚譽是敢說出皇帝沒有新衣。

美國前駐台灣協會主席李傑明曾評價說,李登輝執政十二年,推動了台灣的本土化、民主化、現代化。這次大選之前,他又全力為本土政權護盤,推動台灣的真實化、為台灣正名和制憲,非常受民眾歡迎。

正是李登輝在國民黨中的影響力,尤其是對黨內本土派,才再次分化了國民黨。有專家評估,李登輝從連戰上次得到的23%選票中,這次為陳水扁可能爭來了10個百分點,因而人們說,這次陳水扁獲勝,是贏在了李登輝身上。

●中共武力威脅國際打壓催高台獨

三是中共對台灣的武力威脅和國際打壓,等於推動台灣和中國漸行漸遠。北京用近五百枚飛彈瞄準台灣,並且不放棄對台動武,都引起台灣民眾不滿並有越來越強的對立情緒,等於是刺激台灣人的本土意識,他們要遠離這個霸道的中國,成為“東方的瑞士”,因此這次大選中陳水扁訴求“反飛彈要和平”,台海兩岸是一邊一國,凸顯台灣的主權,相當獲得民眾共鳴。

在台灣的真實歷史被越來越多的人民瞭解,人們的本土化意識越來越復蘇的背景下,中共的武力威脅和國際打壓,等於對台灣的本土化起到了強烈的推動、刺激作用。尤其是薩斯肆虐期間,中共竟阻撓台灣成為聯合國世界衛生組織的觀察員(還不是申請正式成員),更刺激台灣人民對北京強烈不滿和憤慨,這種情緒則成為催化本土意識的外在推動力。

四是連宋的國親兩黨沒有遠景方案,他們的政見無法喚起民眾熱情。連戰仍強調這個世界只有一個中國,就是中華民國。這種提法仍停留在蔣介石的閉關鎖國時代,因為它無法承受一句提問,那中華人民共和國不是中國嗎?而連宋強調的“一中共識”正好和中共的“一個中國”原則合拍,起碼在客觀上幫助了北京在國際上以一個中國的說法來打壓台灣,並以此推行一國兩制方案。連宋的舊思維,無法為台灣打開國際空間,更不能加入聯合國。而連戰提出的“擱置主權爭議”更引起本土派反彈,因為在台灣的國際地位被中共如此打壓情況下,台灣再提出“擱置主權爭議”,實質等於放棄台灣的主權,任由中共主導,因而連宋的提法,和陳水扁強調的台灣是個主權國家,更形成鮮明對比,更處於劣勢。

●唱衰台灣的文人幫倒忙

五是親北京、唱衰台灣的勢力給連宋幫了倒忙。台灣有些知識人,為了反台獨,不惜和中共聯手,跑到北京給共產黨出謀劃策,要聯共反獨。他們沒有明白一個常識,共產黨是邪惡,而獨立並不是邪惡;共產黨剝奪人民的選擇權利,而獨立是人民選擇的結果。即使台灣現在獨立了,將來仍有和中國統一(於民主自由)的可能,但共產黨的專制卻是在統一的幌子下剝奪每一個人的權利,把人統治成政治奴隸。像李敖、陳文茜、趙少康等文人,用他們主持電視節目的話語權力,不遺余力地攻擊陳水扁,唱衰台灣。李敖在香港電視節目上,竟說他上次參選的不是中華民國總統,而是中國台灣地區領導人,這和《人民日報》對台灣的定位一模一樣,根本不承認台灣是獨立於中共統治的主權國家。李敖在談到毛澤東時,還把這個殺害了無數中國人的大獨裁者畢恭畢敬地稱為“毛主席”。而陳文茜在發生正副總統被刺殺事件的當晚,在沒有任何證據的情況下,就在連宋競選總部公開宣稱這是陳水扁的“苦肉計”,並攻擊醫護人員造假,引起民眾憤怒,認為她毫無人性。陳文茜的那種玩世不恭,那種居高臨下蔑視台灣人的姿態,那種不擇手段攻擊他人的傲慢和狂妄,引起台灣人極大憤慨,很多中間選民因而決定把票給陳水扁。因此有人說陳水扁贏的那三萬張票,有很多是陳文茜幫助拉來的。

六是槍擊事件等於臨門一腳,幫助了綠營射門。在投票前,藍綠比分處於膠織狀態。而總統被刺殺事件,顯然高度凝聚了綠營,並贏了部份中間選民的同情票。藍營不服輸,把槍擊事件作為理由之一,暗指是“苦肉計”。但從常理來說,苦肉計之說難以成立,因為它不像周瑜用板子打黃蓋,可以掌握分寸,這是槍擊,而且又是車隊(目標)移動狀態,一旦出現意外,總統重傷或死亡,民進黨將付出更大代價。而且這種苦肉計,只可能在獨裁國家(它可以控制所有的環節,才可能成功地造假)實行,在開放的民主國家,幾乎沒有可能,因為無法以國家力量控制每一個環節,有一個細節出了問題,就全盤皆輸,而且不是輸一屆總統選舉,而是輸掉整個黨的前途。

●台灣人民不要“特首”

在中共的報紙上,歷來都說“陳水扁一小撮人”欺騙人民。這次陳水扁以超過半數的選票當選,就把多數台灣人民要求主權獨立、絕不接受“一國兩制”這個事實展現在世界的面前,使中共更難向國人解釋,並迫使它根據台灣的現實來改變其對台政策。

這次陳水扁的連任,也向世界展示了台灣真實的聲音,兩千三百萬人民被排斥在聯合國之外是完全不合理的,它將沖擊美國等西方國家的“一個中國”政策,使其尊重台灣人民的選擇。

這次陳水扁的連任尤其給香港人民發出了信號,台灣人民要總統,不要“特首”;台灣人民要民主,不要飛彈。香港人民可以從中得到激勵,更勇敢地向中共統治者說“不”,拋棄“特首”,發出更強烈要求直選領導人的聲音。

3.20大選,將成為繼2.28之後台灣歷史上又一個重大轉折點,它是台灣人本土意識展示、台灣人開始成為這片土地主人的開始!

2004年3月23日於台北(原載《開放》4月號)

2004-04-06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轉載請指明出處)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