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真實和選票戰勝暴政和暴民

曹長青

我1988年到美國後一直從事寫作,多數是抨擊中共專制政權,近年來則更多地寫美國。我的讀者群也主要是過去這二十多年來到海外的中國人。儘管我的文章常會引起爭議,但一直有很多熱情的讀者,支持我的大多數觀點。但是,在兩個問題上,我得到的支持不僅微乎其微,而且迎來一片反對,甚至叫罵聲,那就是我支持西藏和台灣人民自決權的態度。

其實,支持人民的自決權在西方是最基本的價值之一。很多中國人雖然身在海外,但還是帶著那個在中國被共產暴政洗刷過的頭腦。在台灣同樣,許多人雖然生活在民主自由的台灣,但還是帶著被蔣介石獨裁時代洗刷過的頭腦。1989年我就和台灣作家陳映真爭論過,他滿腦子的大一統思想和被共產黨改造過的人相差無幾,令我甚為吃驚。十多年過去了,許多人的頭腦沒有多大改變,就在於他們不認為自己被洗腦,需要改變思考方式。

在中國和海外的中國人網站上,是裡外呼應的對台獨傾向的一片喊打聲。我在台灣發表的觀點,有的也被轉到海外網站,於是不僅有論壇上的叫罵“中國人的敗類”、“賣國賊”、“喪家犬”,還有人往我個人網站信箱發詛咒信。雖有個別寫作的朋友私下支持我的觀點,但不敢公開,說惹不起那些網民。

我猜想,在中國人裡大概還有不少類似這樣的人,他們即使不怕暴政,也怕暴民。暴政的武器是五百枚飛彈,暴民的武器是惡毒的語言。但事實是,沒有什麼比飛彈和惡語更能展示虛弱了。我堅信,真實和選票的力量必定會戰勝暴政和暴民。

(原載台灣《自由時報》「鏗鏘集」專欄2004年3月8日)

2004-03-07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轉載請指明出處)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