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實力和獨裁者“講話”—美國新保派對外交政策的影響

曹長青

“用獨裁者聽得懂的語言講話”,這是目前美國保守派理論界的一句流行口號;也是近年美國強勢外交的基調。布什政府執政三年來,以先發制人的戰略,打贏了對阿富汗和伊拉克這兩場戰爭。在實力外交的威懾下,利比亞告饒,伊朗妥協,敘利亞讓步,最近北韓也表示要放棄核武。

和克林頓時代完全不同的布什外交政策為什麼能取得這些重大的成果,哪些因素起到了作用?答案之一是,“新保守主義派”(neo-conservative)成為影響布什政府外交政策的主要力量。不僅這種理論思潮目前在美國學界相當走紅,而且很多持這種理念的人,進入了布什政府,從理論和政策制訂兩個層面,具體地影響美國的內政外交;像副總統切尼,副總統幕僚長利比,國防部長拉姆斯菲爾德,國防部副部長沃夫維茲,助理國防部長費斯,防禦政策董事會前主席波爾等,均屬這個陣營。

●強烈反共的理論派別

新保派的鼻祖是已故的芝加哥大學政治學教授施特勞斯(Leo Straus),活躍在當今美國政學界的很多要人都是他的弟子或思想傳人。1973年去世的施特勞斯一生強調把道德力量融入美國的對外政策,極力反對20世紀流行的道德相對主義,強調善惡分明,主張用正義的力量擊敗邪惡。施特勞斯的世界,是黑白分明的世界,而不是西方左派們模糊是非、混淆善惡的所謂相對主義。

現在被稱為新保派“教父”的是克里斯托爾(Irving Kristol),他是研究對外政策的美國重要刊物《國家利益》的創始人,著有新保派經典著作《新保守主義﹕思想的自傳》;他的兒子小克里斯托爾是被《紐約時報》稱為白宮必讀物的保守派旗艦雜志《標準周刊》的主編,並是被視為布什政府智囊團的研究機構“新美國世紀”的發起人。這對父子,是新保守主義風潮的領銜人物。

新保派發源於20世紀70年代,其主要成員都曾是左翼自由派(liberal),很多還是知名左派,他們反對斯大林,但信奉托洛斯基的共產主義;後來覺醒反戈,成為一支強烈反共的保守主義理論派別,被稱為“覺醒的自由派知識份子”。

●建立民主帝國,強勢傳播自由價值

在經濟政策上,新保派和傳統保守主義沒有太大差別,也是主張減稅,小政府,限制福利,充分的市場經濟,支持全球化,認為經濟發展“對那種呼籲平等的幻想、對那些政治宣傳煽情,有更多的敏感和拒絕能力”。但新保派不認為哈耶克在《通向奴役之路》中描繪的那種計劃經濟的警告是急迫的,也不認同哈耶克所結論的那種計劃經濟是自然本性的、不可避免的。

新保派的主要特點體現在外交政策上,它主要強調﹕其一,“不管世人歡迎還是拒絕,都無法改變這個事實﹕美國是當今世界唯一的超級軍事強國。”美國要利用這種特殊地位,推行實力外交,擔任“國際警察”,建立美式民主帝國,向全球傳播自由價值;

其二,對專制勢力進行遏阻,必要時不惜使用武力解決,美國應敢於使用其軍事力量。美國的軍事力量是全世界其他國家軍事能力的總和,佔全球50%。“如果你有這麼強大的軍事力量,那麼不是你去發現機會使用它,就是世界將為你發現這種機會”;

其三,在全球強勢打擊恐怖主義,必要時採取“先發制人”的戰略。對阿富汗和伊拉克的兩場戰爭只是開始,必要時採用軍事手段對付伊朗、北韓、敘利亞等流氓政權;

其四,美國的國家利益不僅體現在石油等經濟層面,更應體現在道德層面。美國有道德責任,來幫助民主國家抵禦專制勢力的侵犯和攻擊,這是美國更大的“國家利益”;

其五,反對國際大政府的思路,傾向美國聯合志同道合、理念一致的國家,來解決世界爭端,而不是通過腐敗、無能、紙上談兵的聯合國;“建立世界性政府是個糟糕的主意,因為它將導致世界性的專制。對於那些起到世界性政府角色的國際機構,應該保持深深的懷疑態度”;

其六,強調愛國主義,“愛國主義對於美國來說是一種自然、健康的情感;尤其美國是移民國家,愛國主義是一種有力量的美國式情感”。

●五年內新保派主導美國外交

新保派不僅進入美國政界,其思潮更活躍在當今美國知識界,主要代表人物包括﹕曾寫出知名著作《走向封閉的美國精神》的康奈爾大學教授、已逝的阿蘭.布盧姆(Allan Bloom),曾以《歷史的終結和最後的人》知名學界的美籍日裔學者福山(是布盧姆的學生),保守派小說家、諾貝爾文學獎得主索爾.貝婁(他曾以布盧姆為原型,寫出傳播保守派價值的知名傳記小說《Revelstein》),在美英澳都擁有報刊電視的媒體大亨梅鐸(Rupert Murdoch,美國福克斯電視和《紐約郵報》等媒體的發行人),美國《新共和》雜志資深編輯、多產的保守派政論家沙利文(Andrew Sullivan),登上美英法德暢銷榜的《權力和天堂﹕新世界秩序下的美國和歐洲》作者卡根(Robert Kagan),美國保守派重要雜志《評論》主編波德霍雷茨(Norman Podhoretz),以及前述的克里斯托爾父子。

除此之外,還有美國最高法院的唯一黑人大法官托馬斯,《誹謗》(批評左派媒體)和《叛變》(為麥卡錫翻案)兩書的作者、知名保守派女作家安.庫爾特(Ann Coulter),福克斯電視的主播奧萊利,漢尼悌等,還有保守派研究機構“美國企業基金會”,“傳統基金會”中的很多學者,都被視為“新保守主義”陣營中的主要力量。

這些保守派研究所,有影響力的學者和教授、作家等,已形成美國歷史上從沒有過的、越來越走向強勢的保守主義思潮,對美國的內政外交走向正起著越來越重要的影響。新保派的特點是﹕充滿信心和希望,不悲觀;著眼未來,不懷舊;基調是快樂的,而不是左派知識份子那種灰暗、沮喪和永遠抱怨的態度。

美國大選已揭開序幕,如果布什贏得年底的總統大選,那麼意味著,在下屆總統任期的四年之中,美國的對外政策,可能基本仍會繼續沿著新保守主義的理念軌道前行,它對打擊恐怖主義、遏阻共產專制,制約流氓政權,向全球傳播民主自由價值,都具有非常重要的意義。

(原載《開放》2004年2月號)

2004-02-10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轉載請指明出處)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