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不信任的社會

曹長青

《歷史的終結》是美籍日裔學者福山(F. Fukuyama)的成名作,這篇發表於1989年的論文指出,全球走向民主和資本主義的大趨勢,已預示自由主義打敗天下無敵手,共產主義與資本主義對抗的歷史“已經終結”。這篇文章使福山一下子聞名世界學術領域。1992年,福山以該文寫成《歷史的終結和最後的人》一書。

最近,福山的另一本新著《信任》(Trust)剛到書店,就引起學術界的注意。此書揭示了“信任”這一文化因素對經濟的影響。托克維爾在他著名的《美國的民主》一書中觀察到公民社會(civil society)對美國的民主有著重要的支撐作用。福山則在他的新著中指出,公民社會也對經濟發展有著重要影響。公民社會由各種各樣的團體構成,而團體的形成則緣於人與人之間有信任感。由此,福山推導出,有沒有“信任文化”,決定著一個國家的經濟發展能不能在全球中有競爭力。

福山把全球六個主要國家分為兩組,指出,美、德、日為信任的國家;中、意、法為缺乏信任的國家,由此比較信任因素對這些國家經濟發展的影響。在這部共五章457頁的著作中,專有一章探討中國文化中的“不信任”因素對大陸、台灣、香港的經濟發展的阻礙。

福山認為,家族企業,即有著“不信任文化”的特點,它阻礙著企業的規模和專業化程度。例如在中國大陸,尤其是在農村,人們在經濟活動中更多地是信任自己的家庭成員或親屬,而不信賴政府和法律,更不信任外人。那些到大陸投資的華僑,也是把資金投到自己的家鄉,因為那裡有親屬和家族關係,可以“信任”。

在台灣,家族企業更是非常普遍。很多公司老板都是交班給兒子,不許外人進來(管理)。沒有兒子的,則以"招女婿"的方式,把企業仍然傳給“家人”。福山感嘆到,這就像西方人有收養孩子的文化傳統,而中國人則很少領養孩子,也是與不許“外人”進來的“不信任文化”有關。福山特別舉例美國的著名華人企業“王安電腦公司”的興衰來指出中國人的“不信任文化”:上海出生的王安在美創辦的電腦公司在1984年時資產達到23億美元,有員工近兩萬五千人。1988年,王安要退休時,該公司有數位資深的管理人員,但王安執意交班給他的並沒有管理經驗的兒子。結果四年後,該公司的銷售市場就喪失了90%,只好申請破產。福山感嘆地說,即使王安在位,該公司也沒有完全信任的氛圍。1972年該公司已發展到有兩千員工時,仍有136人要直接向王安本人匯報工作。

《信任》一書提到香港時指出,香港的44%的財富集中在10家:七個中國人,一個英籍猶太人,兩個英國人。中國人的公司也多是不許外人進來(管理)。例如企業巨頭李嘉誠交班給了他的兩個兒子;另一個巨富包玉剛,他的龐大的公司主要由他的四個女婿管理。

這種家族企業至少有這樣幾個弊端:第一是由於兒子或女婿不一定是專業管理人才,因此限制了公司的專業化水平和發展機會。第二,傳給幾個子女,導致資產分散,不能有效地擴大公司規模。有時由於子女之間爭奪管理權和資產而導致企業分裂衰敗。第三,這種家族公司的本位性和對外人的提防,使它不願意與其他公司合並,因此限制了公司的規模和向同行的挑戰能力。一個顯見的事實是,中國企業的產品很少能在世界範圍打出“名牌”,這與家族企業的小家子氣規模和缺乏世界性競爭能力有直接關係。

與此鮮明對照的是,美國的企業大多都是交給專業人才管理,而非交給“家人”。而且企業之間的合併幾乎每天都在發生。例如去年福山的書出版前後,美國有兩個上了《紐約時報》頭版、並震動華爾街的公司合並新聞。第一件是美國金融巨頭之一的Chemical銀行與大通銀行(Chase Manhattan)合併。合併後資產達2,970億美元,比花旗銀行(Citicorp)多了400億資產而成為美國最大的銀行。另一件大的合並新聞是美國的“時代華納”傳播公司(Time Warner)與世界最大的有線電視網絡CNN合並。合併後,總資產達200億美元以上,更具有全球競爭力。而美國報業之間的合併更是司空見慣。《紐約時報》去年收購了《波士頓環球報》後,使《紐約時報》公司下轄的日報達到25種。

因此,美國的一個顯著現像是,公司的數量上升不快,但員工人數(公司規模)上升迅速。相比之下,台灣和香港則相反。據福山的研究,從1966到1976年這10年中,台灣的公司數量上升了150%;而公司人員(規模)僅上升了29%。而同期美國的公司數量上升了10%,公司人員數則上升了176%。

1947年,香港的公司有961家,有員工47,000多人,平均每個公司有員工49人。1984年,香港有公司49,000家,有員工90多萬,平均每家公司僅有員工18點4人。不僅沒上升,比30多年前還下降一半多。福山認為,這種公司數量不斷上升,而規模變小的現象,很大原因是由於中國人的“不信任文化”導致公司之間缺乏合並聯手的傾向,並習慣於家族企業。

西方著名社會學家韋伯在他的《宗教中國》一書中曾指出,中國人的家庭觀念,限制了世界價值(universal values)的發展。而福山則以信任和經濟發展之間關係的研究,再次論證了缺少世界價值的儒家文化對經濟發展的阻礙。

(載《開放》1996年3月號)

1996-03-01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轉載請指明出處)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