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自《動物農場》的外交官

曹長青

小布什才執政不到八個星期,中共就接連派出代表團——前駐美大使朱啟禎、李道豫和前駐加拿大大使張文樸帶隊到華盛頓遊說,阻止美國售台武器;18日將抵美的陣容由錢其琛帶隊,同樣以阻止對台售武和建立與小布什政府的關係為主要目的。

朱啟禎、李道豫、張文樸雖曾做過外交官,但他們在美國的舉動卻像清朝大臣李鴻章一樣,既愚蠢,又無知,留下一堆笑料。

朱李張三人抵美後,不是去白宮和國會所在的政治中心華盛頓,而把首站選在德州休士頓,向美國前總統老布什請安,以中國人慣有的“走後門”思維,去疏通小布什總統的父親,想通過父子關係,阻止美國售台武器。

三位在西方都做過大使的外交官,怎麼好像連美國政治的程式還沒弄清楚﹕美國對外政策,像售台武器等,要經過白宮安全顧問等智囊團隊研究評估,還要參考國會領袖的意見等很多因素才能做出,絕非父子可以私自定奪。

而且當年老布什當政時,正是他不睬中共反對,即使綽號老虎的中國朋友楊潔篪(現駐美大使)親自來美勸阻也毫無作用,向台灣出售了先進的F16戰機。當年老布什自己當總統時,都下令售台武器,怎麼可能今天會不顧台灣防禦需要的現實,來出面阻止兒子的公事?中共外交官把美國總統父子當做了北韓的金日成和金正日,看來他們在外當大使的那些年竟連常識都沒有學到。

可以進入中國外交史成為一絕的是三位“大人”朝拜白宮國家安全顧問萊斯的場面。據三月九日《華盛頓時報》報導,朱李張等三人拜會萊斯時,賓主寒喧後,萊斯以為北京的外交官們會按照常識和共識,就雙方關心的對台軍售、人權、貿易、美國的飛彈防禦等議題深入交換意見,但中方的一位前任大使竟突然拿出事前準備好的講稿開始向萊斯宣讀,一口氣用這種文件宣讀把法輪功聲討了20分鐘。報導說,萊斯對北京官員的這番說教相當惱火,等對方念完講稿後,就匆匆結束會晤,憤然離開。

如果不是媒體引述在場者的描繪,簡直令人不敢相信這是中國堂堂外交官所為,因為誰也無法想象他們怎麼可以蠢到這種地步。

萊斯是美國總統制定對外政策的首席智囊,主持有副總統錢尼、國務卿鮑爾、國防部長拉姆斯菲德、白宮幕僚長參加的“首席外交會議”,並在小布什競選總統時就擔任八人外交顧問團召集人,可謂真正的決策者。北京的外交官員有機會和她會晤,按照起碼的政治和外交常識,應該盡量爭取時間對重大問題交流看法,進行溝通。但李鴻章的隔代遺傳們卻大談起法輪功,並用這種給人家宣讀文件的方式,簡直令人納悶,這些“大人”們的腦袋裡裝的到底是腦漿,還是漿糊。

萊斯曾擔任斯坦弗大學教務長,向以精明強幹著稱。她講話從不拿講稿,即使在去年八月費城共和黨全國代表大會上,面對全美及世界媒體現場直播的聚光燈,也不拿講稿,一氣講了近20分鐘,並獲得最多掌聲。

可想而知,萊斯在心裡會多麼蔑視這些穿著西裝的“李鴻章們”。但萊斯真是有涵養並注重外交禮節的官員,能夠忍受那些笨蛋在她面前一直念稿子。

中共外交官如果想闡述北京政府對法輪功的看法,可以留下一份資料,讓人家慢慢自己看,怎麼可以當著對方的面幾十分鐘地宣讀?

在我的印象中,只有法官宣讀判決書,或者中國的欽差大臣傳達皇帝的聖旨才當面拿著稿子念。大陸當年的政治學習,也是一個人念,一屋子人聽。而這樣很少幾個人近距離地面對面相坐的情況下,一個人念稿子,而且一念20分鐘之久,還是在外交場合,這種舉動不是發瘋嗎?

朱李張在美加做過多年外交官,還是出國見過世面的;其他像胡錦濤那種從沒去過歐洲和美國、加拿大的“接班人們”,不知更會蠢到何種地步。

中國是個很要臉面的國家,尤其是在和西方打交道的時候,總是千方百計用各種美麗包裝起任何糟糠之處;但朱李張這種外交官的舉動,簡直就是奧維爾《動物農場》裡權力者的現實版,最蠢的豬,成為領導階層。他們雖然西裝領帶,人模豬樣,其實都是在荒唐可笑的制度裡,“大‘豬’小‘豬’落玉盤”地爭愚比蠢。

2001年3月16日於紐約(載《大紀元網)

2001-03-16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轉載請指明出處)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