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國彼得大帝時代以來最好的狀態

曹長青

從911後俄國全力支持美國反恐,以及這次普京到美國訪問,俄美建立更密切的關系,都顯示俄國已經做出了選擇——要成為西方社會的一員。莫斯科之所以這樣做,主要有兩個原因一是主觀願望;二是現實所迫。

從願望來說,俄國已走向民主,並致力于發展市場經濟。這兩個主要訴求都促使俄羅斯精英集團希望俄國成為西方社會的一員,和美國、歐盟發展更密切的關系,促進俄國經濟發展和國力提升。

從現實考慮,甦聯解體後,俄國的世界地位已大幅下降,想和美國爭霸,已完全沒有當年那種實力。例如,俄國軍費開支在1999年是50億美元,而當年美國軍費開支的60分之一。去年俄國軍費有較大增長,但還不到200億美元,也僅是美國的15分之一。而經濟上兩國差距更大,據今年7月14日《紐約時報》報導,美國去年國民生產總值是99630億美元,是排名第二位的日本的兩倍多,是排名第六的中國的九倍。僅一個紐約都市地區的國民生產總值,就是整個俄國全國產值的一點七倍。由此可見美俄兩國經濟、軍事差別有大大,因此俄國可以選擇的余地已相當有限。

俄國和中國走了不同的道路,先進行政治改革,然後經濟改革(中國是進行經濟改革,但迄今仍沒進行政治改革)。當時葉爾欽聘請了哈佛大學的經濟學家賽克斯(Jeffrey D. Sachs)做經改顧問,對俄國國營經濟進行大手術(一次性私有化),被稱為“震動療法”。賽克斯的理論是,把國營企業一次性私有化,如同要跳過一個壕溝,分兩步跳,一定會掉到溝里,只有使足力氣,一次沖躍過去才可能成央C從俄國今天的經濟狀況來說,俄羅斯經濟可謂經過震蕩後,“輕舟已過萬重山”,趨向穩定和發展。

據2001年11月12日《華爾街日報》社論“俄國的復興”現在俄國的盧布價值穩定,外匯存底增加到385億美元,財政開支不僅獲得平衡,而且還有了盈余。在過去兩年中,俄國償還了所欠“國際貨幣基金組織”180億美元中的100億,並表示不再需要新的援助。在全球經濟衰退,連美國也經濟滯緩之際,俄國的經濟去年達到增長8%(和中國相同),今年預計會達到6%。因此《華爾街日報》社論贊賞說,現在俄國的狀況,可能是彼得大帝時代以來最好的。

普京在今年初實行個人所得稅大幅削減政策,從最高等級的30%削減到13%。結果今年頭7個月,俄國政府收上來的稅卻比去年同期增加了50%。普京決定明年對企業所得稅進行削減,從最高等級的35%減到24%。上個月,俄國決定把非農業土地提交市場,進行私有化。

減稅、充分私有化,是美國共和黨、英國保守黨等西方傳統政治力量的主要經濟政策。但剛剛解脫了共產專制的俄國,卻走得這麼快,這麼果敢,令西方經濟學家吃驚,因此他們建議說,應該請普京到美國國會,給那些主張增稅的左派民主黨議員們做“報告”。

龐大、效率低下的國營企業是經濟的毒瘤,俄國敢于用震蕩療法做了大手術,摘除了癌癥細胞,雖然虛弱了一陣子,但恢復元氣之後,不僅是健康人,而且將會充滿活力和後勁兒。

2001年11月22日于紐約(載《大紀元網》)

2001-11-22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轉載請指明出處)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