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合國左派的幻想

曹長青

在全球最強調人權、近年不斷提出議案譴責中共、古巴惡劣人權記錄的美國,竟被「選」掉了在聯合國人權委員會的席位,而由蘇丹等臭名昭著的人權惡劣國家遞補,這是聯合國最大的醜劇之一。

美國眾議院昨天(5月10日)以252對165票通過決議,推遲明年應繳付聯合國的二億四千四百萬美元的經費,附加條件是﹕停止秘密投票;恢復美國的席位。

根據美國的兩院制度,這個議案獲得法律效用,還需要兩關﹕參議院通過,總統簽署。但參議院表示不會通過這樣的議案,而布希政府明確宣稱不會拖延繳費。因此,眾議院的議案,僅是一個表示憤慨的象徵。

贊成這個議案的議員都是共和黨籍,而民主黨議員幾乎全部反對。這種投票結果不僅再次反映出美國兩黨對聯合國功能、作用的認知差別,而且體現出兩黨理念上的一些根本性不同。

1945年成立的聯合國是美國民主黨籍總統羅斯福和杜魯門等一手操辦的,它反映了羅斯福為代表的民主黨人的大政府、高福利、國家建構主義(nation building)、包辦意識的哲學理念。

羅斯福在經濟大蕭條時出任總統,連當了三屆12年多。羅斯福在實行新政時,為了強化政府幹預功能,一度曾想把鋼鐵廠等企業收歸國有,但被聯邦最高法院裁決為「違憲」才沒有幹成。以羅斯福為代表的美國民主黨的基本構想是,通過政府的力量,機構的作用,來統籌設計和管理整個社會。聯合國就是在這樣的理念基礎上創辦的。

但聯合國自成立這半個世紀中,機構越來越膨脹(現有189個成員國),但作用非常有限,官僚腐敗卻可和共產國家比醜。

索爾仁尼琴1970年在諾貝爾文學獎書面領獎詞中說,“在一個不道德的世界裡,聯合國也變得不道德了,它的很多成員國政府不是自由選舉產生的,而是暴力強加的,有些是用武器奪取的。”像中國、古巴、伊朗、伊拉克、利比亞、緬甸、越南,蘇丹等專制國家,人權記錄極為惡劣,但它們照樣有「一國一票」,且很多時候形成“多數”, 把聯合國變成反美、反西方、反文明的流氓俱樂部。

聯合國下屬的科教文組織(UNESCO),就是這樣一個流氓中心。1984年,共和黨籍總統雷根決定,美國退出科教文組織,隨後英國和新加坡也退出。加拿大、日本、荷蘭、瑞士和當時的西德也曾考慮退出。

據「傳統基金會」(HF)研究員查費爾(Brett Schaefer)最近發表的報告,科教文組織重用親屬、濫用資金、官僚腐敗的傾向根本沒有改變。該組織中百分之40的人員都無法通過他們自己制定的資格條件,許多是通過人際關係,而不是通過資歷進入該組織。大約有二千名顧問和特別顧問是該組織秘書處自己指定的,根本不在預算裡面。僅上屆秘書長卸任前就晉升了71人,新任命了27人。而在這被晉升的71人中居然有36人不符合該組織自己指定的條件。而這些不符合條件的晉升和任命在兩年內需要花費1100萬美元。

而且一旦美國要重新加入,這個組織勒索說,美國必須支付7450萬美元重新加入費,還要每年支付該組織百分之25的預算。

在中共媒體上,經常嘲笑美國拖欠聯合國經費,但卻不報導真正原因——自聯合國成立,美國就承擔聯合國全部預算的百分之33。聯合國現有近200個成員國家,要美國一個國家承擔三分之一費用,顯然極不合理。美國國會提出把比例降低到百分之25,並要求聯合國改革官僚機構,但未獲積極回應。因此美國才拒繳每年百分之33的費用。

最近美國和聯合國就此達成協議,把美國承擔的費用降到百分之25,但它仍是四分之一;而聯合國五個常任理事國之一的中華人民共和國,雖然像美國一樣具有否決權,但它承擔的聯合國經費少到不足百分之一,而且又是一個從沒有經過人民選舉產生的獨裁政府(日本承擔聯合國費用的百分之20,德國是百分之10,而日、德都不是常任理事國。法、英各承擔百分之5的經費,連荷蘭還承擔百分之1點63)。
一位哥倫比亞大學國際關係學院的中國留學生畢業在聯合國實習時驚訝地發現,“它和中國政府機構一模一樣,官員上班就是看報、聊天、喝可樂(中國是喝茶)……”而聯合國官員性騷擾的報導不斷出現在報紙上。

這樣一個花銷龐大、效率低下、官僚腐敗嚴重的國際機構除了每年花掉上百億人民的納稅錢,唯一的作用是滿足西方左派的國際大政府幻想。


(原載《大紀元》2001年5月11日)

2001-05-11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轉載請指明出處)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