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惡、無知和民族主義的勝利——評中共辦奧運

曹長青

一排中共最高領導人站在天安門城樓上,江澤民高舉雙臂像當年毛澤東宣布“中國人民從此站起來了”一樣春風得意,他身邊站著那個手上還滴著“64”鮮血的李鵬。這的確是一個值得他們得意的時刻,因為申奧的勝利等于確定了今後7年、10年、甚至更長的時間共產黨在中國的統治,這對于甦聯和東歐共產主義已經倒台10年後的今天來說,不能不算是世界共產主義運動史的最後一個頑強的勝利。這個勝利是邪惡的勝利、無知的勝利、民族主義的勝利。

一,中共的大邪惡和第三世界國家的小邪惡

在申奧問題上,中共領導集團是絕對比它所領導的人民頭腦更清楚的,那就是主辦奧運即使比辦亞運會有更巨大的貪污、腐敗、揮霍國庫的(一定會發生的)現實,也一定要辦,因為它對保住共產黨在中國的最後統治有重大意義。中共辦奧運,不是辦體育,是辦政治,利用中國人的民族主義情緒和世界媒體聚光燈投向北京的機會,來凸顯共產政權繼續存活的能耐。讓一個在過去50多年執政中就使多達可能八千萬中國人因饑餓和迫害而喪生的邪惡政權來主辦以自由精神為特征的奧運,是人類良知的再次淪喪。

而那些支持中共政權辦奧運的國家中,很多都是小邪惡,如共產古巴、越南、馬來西亞、巴基斯坦、利比亞、伊朗、伊拉克等。它們從來都是聯合起來抵抗西方文明。哪里有邪惡,哪里就有它們。中共這次獲得辦奧運,是大邪惡和小邪惡的一次聯合勝利。

二,西方世界對共產制度邪惡的無知

當今世界一個無法不令人悲哀的現實是,共產政權在俄國和東歐的垮台,不僅沒有幫助西方更加清醒地認清共產邪惡的本質,反而導致釵h西方人認為可以高枕無憂了,以“自由主義打敗天下無敵手”來結論出人類反邪惡的“歷史的終結”。一些西方人把中共辦奧運竟比喻成當年漢城辦奧運,認為可以促進社會開放、向民主轉型。而顯見的常識是,當年舉辦奧運時的南韓並不是共產政權;全世界至今全部的共產政權沒有一個主動放棄權力,走向民主,包括東歐和原甦聯的共產政權,無一例外都是被人民推翻,而後建立的民主制度。期待通過辦奧運,中共就會走向開放和民主,只能證明世人對共產黨和獨裁者本質的無知。而事實一定會讓西方那些對共產中國充滿浪漫情懷的人們像當年看到天安門屠殺一樣跌破眼鏡,他們只能被共產邪惡一次一次地再教育。

三,海內外中國人的民族主義情緒

在這次推動中共申奧的呼聲中,一支重要力量是海內外華人。他們把北京辦奧運看作是中國的榮耀,中國人的自豪。但明繕菄漕さ磟O,這是中共政權辦奧運,是中共以監獄、屠殺的暴力來強行代表中國人、代表中國。而辦奧運的明
顯的、直接的結果就是延續這個強奸民意的政權的壽命。中國和中共從來就不是一回事!就憑中國的二千多家報紙、上萬本雜志,沒有一家能發出對申奧的不同聲音這一點,中共就不配辦奧運。但中共從來都清楚,它用嚴格控制的宣傳工具灌輸了50年的民族主義情緒對中國人是一支最有效的強心劑。無論那個政權在代表和強奸中國人的半個世紀中犯下過多少罪行,這支民族主義的強心劑都永遠可以使它的民眾亢奮起來,狂熱地和他們的獨裁統治者站在一起。在共產黨的強大宣傳下,海內外的中國人習慣了去關心國家是否強大,而不看重每一個具體的個人是否生活得自由、有尊嚴。而當具體的個人沒有自由、沒有尊嚴的時候,無論怎麼高喊國家強大、民族興旺,都只能帶來狂妄的虛幻。曾經橫掃歐洲的德國,曾經以世界超強主宰冷戰時國際舞台的甦聯,不僅根本沒有贏得世界的絲毫尊敬,更給人民帶來不可彌補的巨大災難。

2008年奧運會舉辦的時候,正是“64”屠殺近20年之際。當天安門廣場彩旗飛揚、鶯歌燕舞歡慶的時刻,那被共產邪惡埋葬的八千萬冤魂,會發出怎樣痛苦的呼喊!歷史一次一次地告訴人們,對邪惡的麻木和容忍一定會得到殘酷的報應。

2001年7月13日于紐約

2001-07-13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轉載請指明出處)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