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長青︰美國左派為權力殘害黑人


美國的黑命貴運動引起全球關注,其實這不是族群對立,而是左派政客等利用煽動族裔問題而獲得權力。

歧視問題哪個國家都存在,只要有人群的地方,就會有歧視,這是人類的共性之一。例如大城市的人瞧不起鄉下人,暴發戶蔑視窮人,大中國主義者歧視邊陲地區的人。但在今天的文明世界,僅僅因為膚色而種族歧視的,其實很少很少。人們更多的是瞧不起(蔑視)惡劣的舉止、行為。

在美國對黑人問題更證明人們歧視的不是膚色。比如︰美國黑人僅佔人口13.4%,但犯罪率卻佔50%!在被稱為“凶殺之城”的紐約和芝加哥,主要凶犯是黑人,多數被害者也是黑人,在黑人集中的芝加哥南部,幾乎每天都有凶殺案,黑人被黑人殺害。這是2015年的一份統計︰

黑人被白人所殺 2%;黑人被警察所殺 1%;白人被警察所殺 3%;白人被白人所殺 16%;白人被黑人所殺 81%;黑人被黑人所殺 97%!黑人的犯罪率是白人的七倍!強奸和性犯罪,黑人是亞裔的32倍!

面對這樣的數據,說對黑人的歧視是因種族和膚色,不僅是睜眼說瞎話,而且是左派政客和左瘋媒體用來做“政治正確秀”的工具,用這個工具撕裂美國。

奧巴馬八年毒化了黑人

2008年黑人奧巴馬當選總統,人們期待美國的族群問題能夠緩和,黑人犯罪率下降,結果正相反,奧巴馬不僅沒有致力族裔和睦,反而時刻提醒黑人和白人膚色不同的問題,在用階級劃分人群的同時,更用膚色制造對抗。在遇到警察和黑人嫌犯沖突造成傷亡時,刻意煽動黑人對抗警察。奧巴馬八年執政使美國的黑白問題(其實是黑人犯罪、鬧事問題)更加嚴重。奧巴馬的煽動,讓黑人感到有總統撐腰,更加有恃無恐,情況一路惡化。

“美國對黑人有制度性的種族歧視”一說完全不能成立。黑人只佔美國人口一成多,如果對黑人有制度性歧視,奧巴馬怎麼可能當上總統?白人在美國佔壓倒多數,恰恰是因為白人急于讓一個黑人當總統,才把沒有任何政績、無品無德的奧巴馬送進白宮。面對一清二白的事實,指控美國制度性歧視黑人者,不是無良政客、左派作秀文人,就是被洗腦成被害妄想的黑人犧牲品。

說美國警察歧視黑人,也同樣站不住腳。跟普通人同樣,警察歧視的是罪犯。黑人犯罪率高,與警察沖突多,當然成為警察(執法者)要對付的對象。被警察 “跪死” 、導致一場全美打砸搶燒的“黑命貴”暴動的黑人佛洛伊德就是慣犯,多次入獄,曾吸毒、偷盜、甚至闖進民宅用槍頂著孕婦肚子搶劫。他被警察抓住時是被一店主舉報使用假鈔。他的死亡是個悲劇,但他絕不是黑人和白左們吹捧的英雄,他是罪犯。

高福利和單身家庭害了孩子

黑人為什麼犯罪率高?而且主要是青少年?其中一個重要原因是缺乏家教,太多的黑人孩子從小就沒父親。50年前,有25%的美國黑人婚外生子,在當時已是令人震驚的比例。現在這個數字增長了近兩倍;目前美國黑人婚外生育率高達70%(亞裔不到5%)。最新統計,在美國15到25歲的黑人女性中,未婚生了孩子的高達75%!也就是說,每四個黑人孩子,有三個沒有父親。孩子從小沒父親,母親又生一堆孩子,誰來教育?哪里會有家教?這些做了父母的人自己都沒有基本的教育。

既然沒有能力家教,為什麼還要生那麼多孩子?這才是美國的制度問題,因為孩子多了,就可多領福利。在美國,一個單身母親帶三個孩子,政府給的各種福利(食品卷、現金、加其它各種補助款等等花樣繁多)相當于一個電腦公司中等職員的收入。有這樣的收入,誰還去工作?坐吃別人納稅款,不亦樂乎!單親母親有大把福利補貼,正中那些不負責任的男人們的下懷︰不結婚,孩子就被政府養著了;不結婚,不用對老婆孩子負經濟責任,他還能自由自在跟別的女人再生一堆孩子。如此惡劣狀況下,黑人家庭和社區怎可能健康和進步?

奧巴馬上台時,美國有2600萬人領取福利(按族裔比例,黑人是最多的),到奧巴馬八年卸任時,領福利的激增到近5000萬人,幾乎翻了一番,三億美國人平均每六人就有一個領福利。國家給空子,自然就有懶漢鑽,不勞而獲,吃勤奮勞動者繳納的稅款。誰都知道,國家不產生錢,是人民養活了政府;政府用高稅收搜刮民財,強行把勤勞者的財富收走,然後用高福利大撒錢養懶漢,懶漢再支持大撒幣政府。由此惡性循環。

大撒錢是奧巴馬、拜登等左派發善心、照顧窮人之舉嗎?絕不是!他們是用高福利收買人心、變相買票。那些不交稅,還得到福利的人,自然感恩戴德、成為左派的“票源”。在美國有多達47%的人不交稅(所謂窮人),而那些領取福利的大軍(5000萬)基本都傾向左派民主黨(恩主)。所以,美國黑人青少年犯罪率高的問題,和家庭結構、家庭教育有關;而導致不健康家庭結構的高福利則跟左派民主黨“變相買票”的政策是直通車關系。這種高福利制度不改革,美國直線增多的黑人單親家庭、青少年缺乏家教而犯罪高的問題,就沒法解決。這跟什麼黑命貴指控的“警察暴力”無關,跟左派政客黑心“圖權害命”則是直接關系。

左派為選票不惜害人

所以美國的所謂黑人問題的關鍵,是左派為了獲得權力,而不惜損害黑人、犧牲美國國家利益,典型的“為了目的不擇手段”。對此問題有專門研究的美國西裔學者查韋絲(Linda Chavez)曾說︰黑人問題不是什麼種族歧視造成的,它和黑人的不重視“家庭價值”、大量婚外生子、黑人男子不負責任,以及黑人的“受害者心理”有直接的關系。現在應該再加一個,也是最重要的,是民主黨政客和左媒的煽動。政客為權力,媒體為意識形態,都在用謊言洗腦黑人,把眾多黑人洗成被受害者心態扭曲的犧牲品。所以,左派政客和左派媒體才是“謀殺”黑人的真正凶手。

——原載台灣《看》月刊2021年5月號

2021-05-14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轉載請指明出處)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