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長青︰英國保守黨勝選 預示2020川普連任


對西方,人們常簡稱“英美文明”,不僅因為英美是大國,是長期聯盟,而且在理念上,這兩個國家更體現西方的主要價值。所以,英美兩國政治,尤其大選結果(何種理念的政黨勝選,哪種氣質的領袖執政),格外令人矚目,因它對全球都產生相當影響。

英國昨天(2019年12月12日)的大選,執政的保守黨獲橫掃般勝利,國會650席贏了364席(原298席)。BBC說,這是自1987年撒切爾夫人贏得第三次執政後,32年來保守黨最大一次勝選!

在野的左派工黨則成為最大輸家,席位降至203席(選前262席),這是自1935年,過去84年來工黨的最大挫敗。



這次選舉結果,對英國政治、英美聯盟,甚至全球戰略格局都具重要意義︰

第一,脫歐是選戰主題,選舉結果預示英國脫歐勢在必行。

2016年那次英國公投,51.89%支持脫歐。其後不斷有媒體渲染說很多英國人後悔了,呼吁再次公投(認為會翻盤)。但這次大選結果證明,英國人沒有後悔,反而更多人贊成脫歐︰保守黨的國會席位增至佔56.15%,比上次公投的贊成率又增4個多百分點。強力主張脫歐的約翰遜首相(Boris Johnson,港台譯為強生,詹森)等于被“授權”,預示脫歐在明年1月31日會按期進行。

英國脫歐,對歐盟是重大打擊,也是對歐洲社會主義傾向的一個剎車信號。主要由法國德國推動的歐盟烏托邦(試圖建立大歐洲,與美國分庭抗禮),在英國退出後,或雪|引起多米諾骨牌效應,同樣保守派執政的波蘭、匈牙利、捷克等,都可能跟進。

第二,不同氣質領袖,就有不同選舉結果。

特蕾莎.梅當首相時,曾有“提前大選”(2017年),脫歐也是主要議題,但為什麼那次保守黨席位沒增反降?這就涉及到領袖能力和氣質問題。

特蕾莎缺乏魄力和領導能力。作為首相,她卻把很多時間用于穿著打扮,對成為時尚明星很得意。她不是模特,而是政治領袖,應致力國家的內政外交,而不是高跟鞋款式。她提出的幾個脫歐方案,都在國會受阻,她本人也對脫歐缺乏堅定立場和決策。她的無能,導致被黨內淘汰,被迫辭職。

接任首相的約翰遜,氣質和能力都不同。他當過兩屆倫敦市長(在左派眾多的首都,一個保守派兩次當選並獲高民調,說明他的能力),又在黨內多人競爭下高票當選保守黨領袖(從而出任首相)。

約翰遜對脫歐態度明確、立場堅定,誓言如與歐盟談不攏就“無協議脫歐”,即英國單方面硬性退出。約翰遜義無反顧的堅定態度,鼓舞了保守派選民,也影響了工黨中的贊成脫歐者。據BBC公布的數字,保守黨中支持脫歐者佔66%,工黨中佔33%。約翰遜的態度堅定明確,對這次以脫歐為主題的大選結果起到重要作用。

第三,工黨領袖嚴重左傾,其社會主義方向被選民否決。

當年工黨領袖布萊爾走“第三條道路”(新中間路線),即不再走國營化、高稅收、高福利的社會主義道路,而是偏向保守主義,也減稅、重視商業、減少限制企業的規定等;對外則與美國更加連手,結果布萊爾的工黨大贏保守黨,連續執政了三屆。

而現在的英國工黨領袖Jeremy Corbyn是個社會主義分子,他完全背離了布萊爾的中間道路,把工黨帶向更加左傾。例如其政見是︰

在軍事上,反對英國增加軍費,要西方單方面放棄核武。在威權俄國、專制中國都不放棄核子武器的國際格局下,單方面要求英國美國等自由世界放棄核子武器,不是等于向邪惡勢力投降嗎?一旦真有戰爭,就讓自由世界束手待斃。這種愚蠢可能導致的邪惡勝利是人類不可承受之重。

在經濟上,工黨領袖要把企業國營化,把能源公司,水公司,交通領域,全部變成國營的。同時更多增稅,更多國家財政和金融控制,明顯要走向委內瑞拉的社會主義災難方向。

在反恐上,Jeremy Corbyn竟然發表同情恐怖分子的談話,把伊斯蘭國(ISIS)的暴行與美國鏟除恐怖分子的正義之舉相提並論,都批為“殘忍”。這不僅是道德相對主義,更是不顧是非、不懂對錯、不明黑白。這樣的人成為英國最大在野黨(工黨)領袖,可見這個黨已整體上左傾到什麼地步(他是靠黨員投票當上的黨魁)。

福克斯電視網的Adam Shaw在英國大選日發表的評論說,英國工黨領袖比美國最左的參議員桑德斯(Bernie Sanders)還要左!

所以,這次英國大選淘汰工黨,就是拒絕他們的極左路線和政策。

而約翰遜的保守黨強調的脫歐(恢復英國主權完整和國家安全——不再按歐盟協議而開放邊境)、強力打擊恐怖分子和犯罪、阻止大量移民涌入、增加公共服務、強調道德信仰價值等政策,得到了英國人民的共鳴和支持!

第四,約翰遜再執政五年,與川普連手,影響全球戰略。

英國國會是五年一次改選(兩大黨同意可提前大選)。獲得勝利的保守黨(及首相約翰遜)一般不會再“提前選舉”,所以不出意外,約翰遜首相將執政到五年後的下次大選(2024年)。如果明年美國大選川普連任(再四年),也將執政到2024年。英美兩國領袖同時都是保守派、且是有私人情誼的理念戰友的情形,只有八十年代的英國首相撒切爾與美國總統里根的連手可比。

英美發生的這種重大變化,對世界格局的戰略影響,可能世人還沒給予充分重視。在英國,基本已形成丘吉爾、撒切爾、約翰遜這樣三位一體的保守主義理念的傳承格局。

丘吉爾和撒切爾,都曾在英國被評為最偉大的首相,也是最有影響力的杰出領袖。約翰遜明顯成為他們的理念傳人,他對丘吉爾推崇到親自寫了一本《丘吉爾傳》。在人類歷史上,最多的名人傳記是拿破侖,然後就是丘吉爾,至2010年統計,已有1663種《丘傳》。已有這麼多,約翰遜還要再寫一本,可見他對丘吉爾的推崇。

而且約翰遜對全球議題相當清晰,因他當首相之前做過近二十年的報紙專欄作家。我曾瀏覽過他在《英國電訊報》從2004到2019年7月(當首相前幾天截至)的15年專欄目錄和主要文章,發現他像大多數大報的專欄作家一樣,什麼都寫,什麼都評,從歐盟到美國,從中國到日本,文字之多,可能只有獲過諾貝爾文學獎的丘吉爾首相(有一千萬字著述)超過他。這種廣泛議題寫作(背後是研究和裊炕^,會使約翰遜視野廣闊,知識淵博,理念也更清晰堅定。

與大西洋對岸的英國出現的政治景觀(丘吉爾、撒切爾、約翰遜的三位一體保守黨信念延續)相輝映的是,在美國,川普執政之後,大刀闊斧改革,強力推行保守主義政策,被譽為已形成共和黨的林肯、里根、川普的三位一體的理念傳承。

當年英國的撒切爾首相與美國的里根總統連手,對外打贏了冷戰,促使甦聯帝國解體,隨之東歐的全部共產政權垮台,全球走向民主;對內則各自擊敗了左派的社會主義浪潮,實行減稅、市場經濟政策,促使了英美的經濟繁榮。

今天,保守黨選舉大勝,約翰遜得到人民授權,一個強勢的英國保守派首相,與美國強勢的共和黨籍總統川普連手,其對世界格局的影響,不會低于當年撒切爾與里根連手。

可以預測的是︰

1,英國將按期脫歐,社會主義傾向的歐盟群體主義勢力(collectivism)被減弱,英美的個體主義(Individualism)聲勢看漲。

2,保守黨在國會佔絕對多數席位,英國將增加軍費,強大國防,擴大北約實力(英國第二艘航空母艦《威爾士號》前兩天正式服役,全球擁有兩艘或以上航母的只有美國和英國)。在法、德的軍費都低于要求的佔GDP百分之二情況下,英國與美國都超過2%,形成英美為核心的強大北約。這對全球打擊恐怖主義,制約北京的軍事擴張等,都有當年撒切爾與里根連手對付共產甦聯的同等重要意義。

3,英美兩國保守派領袖連手,可遏制歐洲的左翼社會主義勢力,有利于波蘭、匈牙利、捷克等保守派政府,從而推動歐洲的自由化、市場經濟、集體防衛,以遏阻俄國的潛在威脅和能源敲詐。

4,不僅在北約,也在七大工業國家(G7)中,形成英美更緊密聯盟,抗衡法國馬克龍、加拿大白左小生特魯多,以及德國形右實左的默克爾等。

5,英美兩國反共的保守派領袖連手,有利于香港人民爭自由的斗爭,有利于民主台灣的安全,並可在全球範圍制約中共的一帶一路擴張。

6,最後可能影響美國民主黨的總統初選。在英國大選剛出來“出口民調”時,CNN網就發表“Americans should watch the next few hours in the UK closely”的評論指出︰英國工黨如慘敗,美國民主黨應小心2020。意思是,如民主黨也走英國工黨領袖的Far-left(極左)道路,那明年選舉也會重蹈其慘敗覆轍,因極左政治是選票殺手(vote killer)。但CNN的評論,英國工黨的慘敗,可能都無法引起美國民主黨的重視,更別提改弦更張,改走當年克林頓、布萊爾都取得成左熔臚T條道路(新中間路線)。所以,2020美國大選,面對民主黨的繼續其極左路線,川普總統連任的可能性更大,而且很可能是大贏!

2019年12月13日于美國

2020-01-13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轉載請指明出處)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