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華人教授回信:哈耶克為什麼強調「摸著石頭過河」?

曹長青

就哈耶克和波普爾的「整全性」社會改造,答覆一位在瑞典的華人教授。今天美國的左右派之爭,其根本是當年美國建國時,熱衷法國大革命全盤改造的激進派和傾向英國漸進改革的保守派之爭。法國革命與美國革命是兩種思路,兩種哲學,最後兩種結果,並影響了整個世界。法國大革命的思想接班者是列寧斯大林的十月革命,毛的中國革命,柬埔寨的波爾布特等;而英國革命,尤其美國革命強調的是,憲政,程式,傳統,法治,一點一滴地漸漸改進。哈耶克把它總結為遵從「內在秩序「,摸石頭過河。

XX教授: 你好!

抱歉遲復,除了最近一直較忙,另外還想認真寫封回信(斷續寫到今天),也是感謝你一直阅讀我的文章並共鳴。

謝謝你喜歡我的《為什麼多數猶太人「左傾」?》一文。你提出的兩個問題(一攬子解決,漸進性改革,英文是什麼?)解釋如下:

我這篇文章是2006年發表的。因最近美國左派女議員被以色列拒絕入境,引起反猶主義的爭論,所以把這篇文章在推特上重發一下(該文發表的13年前還沒有推特),希望促使更多中文讀者思考:為什麼猶太人多左傾。

在推特重發前我把文章又看了一遍,改動了一些,包括原文提到,哈耶克等曾論述,左派知識份子熱衷對社會「整全性」改造,而不是一點一滴漸進地改進。覺得「整全性」這個詞難被人理解,因是國內學者新造的詞,如後面不跟隨詳細解釋,讀者可能無法一下子明白是指什麼。我寫文章的一個自我要求是力求通俗易懂、讓家庭主婦和中學生都能看。那種掉書袋,用大詞唬人,什麼「後現代主義,結構主義」的裝腔作勢文風,我很痛恨;那等於把個淺水坑攪渾,以顯得深不可測。在這種考慮下,我就把「整全性」刪掉了,換成了中國老百姓常說的「一攬子解決」,也就是從上到下、全方位改造。

「整全性」,沒有完全對應的英文。我在國內學者鄧正來翻譯的哈耶克的《自由秩序原理》(The Constitution of Liberty)中看過,即左派知識份子熱衷的「結構性改造」(reconstruction of society)。國內另一位學者秋風編譯的《知識份子為什麼反對市場》,收錄有(他翻譯的)哈耶克1949年寫的《The Intellectuals and Socialism》,其中把「comprehension of the social order as a whole 」和「entire reconstruction of society」,翻譯成「整全的社會秩序」。也就是整全性,一攬子解決。(《知識份子為什麼反對市場》,吉林人民出版社,2011年第二版,第15頁)

「一點一滴的漸進性改進」,出自哈耶克(還有波普爾)常使用的「piecemeal improvement」(請見文尾附上的哈耶克原文段落)。秋風在翻譯哈耶克的《The Intellectuals and Socialism》時把它譯為:「一點一滴地改進社會秩序」。(同上,《知識份子為什麼反對市場》第14頁)

國內學者陸衡等翻譯的卡爾.波普爾的《開放社會及其敵人》時,把波普爾使用的「piecemeal social engineering」 譯為「零星的社會工程」。譯者在該書序言中還特別對此作了說明。(《開放社會及其敵人》,中國社會科學出版社,1999年版,第2頁)

我文中提到的波普爾把這種「整體社會改造」斥為「威脅開放社會的偽科學」,這句話出自上述的陸衡等譯的《開放社會及其敵人》的導言「卡爾.波普爾與開放社會」,該導言是哈耶克等創辦的朝聖山學會會員德特馬.多林博士1999年于科隆寫的(可能是德國學者?原文沒有給出其英文或德文名字)。我手邊沒有這篇英文導言。一般波普爾的這本書,都是用的牛津學者Alan Ryan寫的導言。多林的導言提到「威脅開放社會的偽科學」時後面是括弧,里面有:整體論,本質主義,實證主義,歷史主義。

波普爾非常強調,一個社會的進步,應該用這種「零星的社會工程」來改進,而不是左派知識份子熱衷的全盤改造,整全性(整體,全部),翻天覆地、大破大立。

波普爾的想法,與哈耶克一樣,都是主張「一點一點的漸進性改進」,也就是中國人說的摸著石頭過河,一點點試探,一點點前進;而不是按照事先的什麼人類規律,黑格爾的絕對歷史必然性等全盤設計和全面改造。英美為代表的保守主義,就基本是這個路子。美國革命,法國革命,可以說是解釋這個問題的最好例子:

美國是漸進性的改進,法國是全盤性的改造。「改進」與「改造」,這兩個中文字很傳神,表達出其不同:全方位Vs. 局部;整體 vs 零星;全盤 vs 具體;烏托邦 vs 現實和常識。背後還有一個自由與奴役,道德和痞子,權利與權力等問題。

美國的獨立革命,雖然稱之革命,但沒有全盤推翻英國殖民時代的一切,只是通過制定憲法而從政治方面改革,建立一個憲政民主國家。憲法確定的原則精神是:限制政府權力(power),保護個體權利(rights)。在文化、風俗、傳統、尤其宗教等方面,都沒有「去英國化」,反而是更強調了《大憲章》(君主立憲,法治等)、英國思想家洛克的三大權利原則(生命,自由,保護私有財產)、道德信仰等(即韋伯說的新教倫理)。

當時美國建國先賢們認為,英國國會和國王背離了原來大憲章和洛克的原則,背叛了追求這些原則的輝格黨理念。所以美國的獨立革命,不僅是從政治和主權層面從英國(殖民管理下)獨立出來,也是從偏離了這些原則精神的當時英國國會和國王的想法做法中「獨立」出來。可謂是制度和思想的雙重「獨立」!

美國獨立後就有兩大政治力量的較量,後來演變成美國現在左、右派的民主黨與共和黨。民主黨前身的杰佛遜、麥迪森,尤其《常識》作者潘恩,都傾向於法國(青睞法國大革命,強調大眾民主),而華盛頓、亞當斯(第二任總統)、漢密爾頓等,都傾向英國(保守主義傳統、紳士淑女文化,尤其宗教信仰,強調憲政、程式)。法國大革命砸爛一切(與中國文革類似),尤其反宗教等,這在雨果的名著《九三年》中有精彩描述,尤其是老伯爵與青年革命將領郭文在關押房間的那場大辯論。

我正在寫一本書,其中有論述美國建國之初,就有法國派、英國派的爭斗的內容。今天的美國左翼民主黨(仍是法國人思路,激進主義。他們強調和信奉的Progressivism,雖然中文直譯為進步主義,其本質是「激進主義」)與保守派共和黨(仍傾心英國傳統,即保守主義)之爭,仍有二百多年前那場英法兩條道路、兩種理念選擇分歧的影子。

所以,要研究和論述「一攬子解決的思維和惡果」(改造),與「一點一滴的具體解決和成果」(改進)這兩者之不同,美國和法國,兩國的歷史很典型、值得深入研究。

順便說一下,鄧正來把哈耶克的《The Constitution of Liberty》沒有直譯為《自由的憲章》或《關於自由的憲法》,而是譯為《自由秩序原理》。他對此作了解釋,說根據他研究的哈耶克其它談話等,哈耶克的本意,是闡述自由秩序的原理,所以他做了這樣的翻譯。

但秋風把哈耶克的《The Intellectuals and Socialism》譯成《知識份子和社會至上主義」,則有點奇怪。Socialism這個詞早已約定俗成譯為「社會主義」,秋風卻在中間加上「至上」兩字,這不符合常規。而且他也沒有給予任何解釋。

另外令人不解的是,在秋風的該譯文後面,也沒有給出哈耶克這篇文章的原始英文標題,所以不懂英文或不知這篇文章的讀者,根本不知道原題是「知識份子和社會主義」,而且也不知道「社會至上主義」是什麼(英文是什麼)。

這本書的其它文章(也都是秋風翻譯的,他也是這本書的主編)的譯文後面,都給出原英文標題是什麼,只有這篇沒給。是不是故意不讓讀者知道,譯者在標題翻譯上做了手腳?但願不是。但為什麼楞是把Socialism譯為「社會至上主義」?

但無論如何,秋風譯出這本書做了相當的貢獻,好像這是國內第一本這方面的書,可使更多中文讀者知道這些名家(哈耶克,米塞斯,諾奇克等)對知識份子為什麼反對市場、反對資本主義的深入分析。

對我的「猶太人為什麼多數左傾」一文中引用的兩段哈耶克的話,在此附上英文原文(在中文後面)供參考(中文不是我譯的,是直接引自秋風主編該書的翻譯):

哈耶克在「知識份子和社會主義」中更具體說:「與那些旨在一點一滴地漸進現存秩序的更實際的認識和考慮相比,思辨全盤重建社會的方案(即一攬子解決)更合乎知識份子的口味。」(Speculations about the possible entire reconstruction of society give the intellectual a fare much more to his taste than the more practical and short-run considerations of those who aim at a piecemeal improvement of the existing order. )

「出於自己的本性,知識份子向來就不關心技術性細節或現實的困難,能夠令他動心的,就是廣闊的前景……」(The intellectual, by his whole disposition, is uninterested in technical details or practical difficulties. What appeal to him are the broad visions, the spacious comprehension of the social order as a whole which a planned system promises. )。

我在這段譯文後面跟著寫上這段評語:這種「烏托邦傾向」就是不顧現實,不管真實,不計常識,只相信腦中憧憬的虛幻的美麗。結果就是實實在在的災難。

好,就此打住。祝好!

曹長青

2019年9月於美國

2020-01-29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轉載請指明出處)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