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長青︰沒有五四運動,就沒有共產黨


《編者按:今天是五四運動100周年。不用從別的角度,僅從共產黨、國民黨都歌頌推崇五四這一點,這個運動就值得質疑。另外用西方文明的基本價值「個人自由、個體權利」來衡量,它明顯是一場煽動集體主義、走向集權主義的運動,它為國共兩黨的專制奠定了基礎。所以必須否定五四。】

在五四運動周年之際,回首那場運動,實感有必要對那場運動重新評價。一篇短文難以詳論,這里只談幾個要點。

1,不用從別的角度,僅從共產黨、國民黨都歌頌推崇五四這一點,這個運動就值得質疑。

2,如果用西方文明的基本價值「個人自由、個體權利」來衡量,應該說,這是一場煽動集體主義,走向集權主義的運動,它為國共兩黨的專制奠定了基礎。

這里只從運動的領導者、口號、結果這三方面,來談為什麼要否定五四。

首先,從領導者來看,五四運動的精神領袖,公認主要是陳獨秀和胡適。五四爆發之前,他們倡導的以推廣白話文、爭取個性解放為主的新文化運動,是有相當積極意義的(但局限在要民主和科學上,其理論基礎不僅薄弱,而且非常偏差),但隨後以胡適為代表的模糊的推崇西方自由主義的觀點,迅速被以陳獨秀為代表的清晰的一系列革命理論所壓倒。所以事實上,陳獨秀起的作用明顯遠大於胡適。

毛澤東曾兩次說過,「陳獨秀是五四運動的總司令」,這代表中共的看法:陳是主要領導者。陳獨秀當年辦《新青年》雜志,鼓動五四風潮,主要是煽動民眾運動,後來更明確鼓吹革命。陳曾明確提出五四有三大精神:愛國救國,直接行動,犧牲精神;並呼喊人民非得「站起來直接解決不可」。

這三大精神,都是強調群體主義,更是煽動暴民運動、造反革命。結果狂熱的學生以愛國的名義,沖進政府官員的私宅,砸家燒屋;抓到外交官群毆。只要是「愛國」(集體主義),什麼法律都可踩在腳下,任何人都可能成為犧牲品。

● 「反帝反封建」把中國帶向歧途

即使不以法治觀點,哪怕以最基本的倫理,政府官員再有錯,甚至有罪,也不可家被砸,屋被燒,人被當眾毆打。但當時太多的中國文化人為愛國這個群體主義(而非保護個人權利)的口號瘋癲,只要是為了所謂人民、國家,怎樣犧牲個體,都在所不惜;而且什麼手段都可以使用。從五四的火燒趙家樓,就可依稀看到後來毛澤東的湖南農民(實為暴民)運動的燒殺火光,更可看到文革紅衛兵打砸搶的刀光劍影。共產黨就是這樣一路以「為國家」、「為人民」的群體主義口號,發動群眾,暴力革命,最後奪取政權,實施集權統治。

另一明顯的事實是,陳獨秀和五四,煽動起無數早期共產黨人的造反激情,成為中共誕生的接生婆。兩年後共產黨就成立,絕非偶然。毛澤東就說過,對他來說,陳獨秀「也酗韖籉韝H的影響都大」,甚至稱陳是「思想界的明星」,高喊過「我祝陳君萬歲!」所以,當陳獨秀等人成為五四的主要精神領袖時,這場運動的性質就已決定,它是一場促成共產主義在中國興起的運動,是給中國人帶來共產專制的開端。

其次,五四運動的兩個主要口號「反帝反封建」更是把中國帶向歧途。反帝,導致盲目排外、拒絕西方文明。把一切過錯都推給西方列強,煽動義和團式封閉排外,而回避了真正的自身反省。

今天人們看得更清楚,中國的問題主要出在自身:傳統文化中缺乏自由、尊嚴、個人權利等價值。成為一代代封建王朝御用的儒家文化,是根植在集體主義價值基礎之上的。在一個極需引進西方個人主義思想、個人權利意識,從根基上反省中國落後的原因之際,中國知識份子卻去煽動反帝,排斥和拒絕西方的先進制度。這場「反帝」煽動起來的民族主義狂熱,至今仍是共產黨繼續一黨專制的靈丹妙藥,因為民族主義既是共產黨熱衷的集體主義、集權主義的最堅實基礎,也是最有力工具。他們以此排斥西方文明、建立黨天下,用「我們和他們」、「中國和外國」的對立,來混淆正確和錯誤,真實和虛假。

反封建,則更有迷惑性。既然中國傳統文化中有封建糟粕,怎麼能不反呢?但陳獨秀們的反法,只是反了表層和枝干,在反了裹小腳、包辦婚姻之類的同時,反掉了釵h人類共識的基本道德禮儀,卻沒有反傳統文化中的真正核心價值:集體主義,集權主義,反而強化了。就像毛澤東發動的文革,也是高喊「反四舊」,要打到孔家店。其結果是:在摧毀了人類基本道德準則的同時,比過去更加倍地泯滅個體價值,因此更強化了國家和集體權力,最後比任何一個朝廷的皇帝都更加暴政。

●胡適也支持社會主義

正因為反封建這個口號,除了反掉了哪個文化中都有的基本的人類行為準則和操守等,卻沒有觸動集體主義、集權主義這個最根本的根基,所以當同樣是建立在集體主義、集權主義基礎上的馬克思主義被引進中國之後,幾乎沒有受到理論上的任何挑戰,立刻在知識分子中得到了一拍即合的廣泛呼應;甚至連胡適都是反對資本主義,支持社會主義的。更不要說當時以及後來的中國文化名人們,幾乎異口同聲都是主張國有經濟,反對私有財產、市場經濟這些保護個人權利的根本。所以反封建這個口號,只反掉了傳統文化中的部分道德倫理,卻在事實上千百倍地強化了封建主義的根基。

五四還喊出民主和科學的口號。且不說在反帝反封建這種激昂的主旋律下,這兩個口號只不過是漂亮的陪襯,即使沒有反帝反封建之說,德先生和賽先生的提法本身也是極為空洞、甚至不著邊際的。科學是一個哪個黨派都可喊的口號,隨著人類的進步,科學的路總是要往前走的。哪個獨裁者都可以打著科學的旗號強化其統治、泯滅個人。毛澤東不是為了造原子彈可以讓每個人勒緊腰帶嗎?

●獨立宣言美國憲法都無民主一詞

「民主」是個一言難盡的口號,它也是任何人都可以用來做工具和武器的東西,就像「反貪腐」一樣。共產黨也是一路打著民主的旗號統治到今天的。但美國起草獨立宣言和憲法的先賢們,卻很不喜歡用「民主」這個詞。《獨立宣言》全文沒提到「民主」。而譯成中文長達一萬多字的美國憲法,甚至通篇都沒有「民主」這兩個字。這絕不是疏忽,而是美國先賢們經過多年討論、辯論之後的一個非常清楚的共識。

奠定美國基礎的這兩個最重要文件,全部強調的是保護個人權利,而不是多數裁決的原則,更是要避免暴民政治。美國先賢當年沒有提到民主和科學等,只是抓住「個人權利」這個根本。一切國家體制的建立,都以保障個人權利為最高目標。在保護個人權利這個根本之上,最後才會有真正民主機制的確立。

如果說只用兩句話概括美國強大的原因的話,那就是美國重視並實踐了這樣的價值:限制政府權力,保護個人權利。也就是確立個人主義的價值,以人為根本。杰弗遜起草的獨立宣言,強調人的三大權利:生命、自由和追求幸福的權利,都是指個人。中國的五四人物,沒有從這樣的保護個人權利的根本價值出發,所以,民主科學喊了半天,只能走向不著邊際,最後經由集體主義走向集權專制。

五四的歷史明明白白地展示,共產黨是站在反帝(排外、民族主義)、反封建(摧毀倫理道德價值)的跳板上,彈到權力的頂峰。從這種意義上說,沒有五四運動,就沒有共產黨。所以共產黨才那麼熱衷肯定五四,贊美五四。今天,中國要想走向一個確立和保護個人權利的自由方向,首先就應該從否定五四開始。

【這是五四運動90周年時寫的文章,原載《曹長青網站》;更多關於五四的文章,請看這個網站:http://caochangqing.com/gb/index.php?dispmode=0】

2019-05-04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轉載請指明出處)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