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長青:工會小三與國企肥貓


台灣的華航機師罷工事件雖然暫時結束了(只是答應今後三年半內不罷工),但該企業的隱性結構問題並沒得到根本解決。這個結構性,至少包括工會角色和國營屬性這兩大項,它們是火山下的岩漿,哪天還會爆發。

工會,在西方現代國家,越來越被視為對企業發展的破壞力量。因為企業和工人就像一場婚姻,只有兩者親密無間、齊心協力,才能發展壯大。但如果中間夾了個「工會」,就像一場婚姻中有個插足的第三者(小三),情況一定會糟糕。因為這個「第三者」動不動就組織罷工,逼迫企業讓步,讓工人拿到更高福利和工薪,卻不野禶~解雇工人;這就使企業無法在市場經濟中有競爭能力,被同行打敗而出局就是遲早的事。

像美國三大汽車公司前些年要破產,就因為工會一次次組織大罷工,企業被迫讓步,工人福利不斷增加,企業最後入不敷出。2006年美國三大汽車工人的平均年薪就已超過14萬美元(當年美國大學教授平均年薪才9.6萬)。但企業垮掉,大家就都失業。

張忠謀:美國新科技公司無工會

而沒有工會的企業,很多都蓬勃發展。最經典的是全球最大連鎖商「沃爾瑪」(Wal-Mart),其老闆在創業時就立下規矩:不要工會;招工時簽約,不得組織和參加工會。沃爾瑪公司現在全球員工230萬人(超過有200萬人的中國軍隊),是世界零售商之冠,其能蓬勃發展,跟至今沒有工會(當然就不存在工會組織罷工)有直接關係。

台灣的大企業「台積電」的老闆張忠謀也持類似看法,不贊成有工會。台積電公司占台灣經濟4.1%,過去30年增長一千倍,市值增200多倍,占台股總市值18%,生產的晶片體占全球60%以上。去年美國《財富》雜誌評選全球公司500強,台積電名列第368名,可見其世界領先地位。

台積電的蓬勃發展與創辦人不贊成工會有關。2016年張忠謀接受《天下》雜誌採訪時強調說:美國科技業的成央A就因為沒有工會。像谷歌、亞馬遜、臉書、微軟,都沒有工會,英特爾跟德儀也沒有工會。「我認為,他們為甚麼成央A沒有工會是一個大原因!」去年張忠謀還向總統建言,美國企業要一半以上員工同意才能組工會,台灣30人即可組成工會,他認為這會對企業營運造成負面影響。

工會強大帶來經濟災難

在西方民主國家的市場經濟運作中,從本質和效果上來說,工會都是一支破壞性的力量。哪裡的工會勢力強大,哪裡的經濟就會遭殃。像目前成為媒體焦點的委內瑞拉,其工會勢力最強大,結果其通貨膨脹率現在官方承認就高達170萬%(國際貨幣基金預測今年達1千萬%)!歐洲國家工會勢力最大的是希臘,結果它是整個歐盟中經濟最糟、也是臨近崩盤的國家。

歐洲最好經濟之一是英國,得力於上世紀八十年代撒切爾夫人擔任首相時,不僅強力抑制工會,甚至跟這種左翼勢力直接對抗;在工會用大罷工等阻止民營化、市場化改革時,撒切爾爾夫人毅然動用警力保護要繼續上班的工人,最後打敗了工會;使當時有1,300多萬會員的工會,減少了400萬,近三分之一,從而奠定了英國民營化、市場經濟的繁榮基礎。

美國的情況也類似,在上世紀高峰時,據美國勞工部統計,工會成員占就業人數的39%,近年則一路下降,2016年時只占10.7%(約1,300萬人),多數都是在國營領域;而在民營企業的工會成員比例已降至6.4%。

國營意味官僚、低效、經營不善

除了工會問題,華航更反映出國營企業的通病:官僚化、效率低、經營不善。華航是1959年由政府出資建立,至今整整60年。台灣有兩大航空公司,另一家是民營的長榮,兩項比較,更能看出民營的優勢、國企的弊端、所有制、市場經濟等取向的重要性:

2018年前三個季度(第四季數字還沒出來),華航每股盈餘0.23元,長榮是1.36元。長榮盈餘是華航的6倍!不僅前三季,前三年都如此:2016年華航每股盈餘0.1元,長榮是0.86元,是華航8倍!2017年,華航0.4元,長榮是1.38元,又是華航3倍以上!

甚麼問題?體制!所有制!華航與紐約通航35年,34年是虧損。任何一個民營企業都不會做這麼虧本的買賣,會早就關門大吉了。但華航能持續做下去,因為虧損的不是董事長、不是總經理,而是政府出錢,是全民買單,盈餘養肥了各個管理部門的要員。

為甚麼華航不能民營化?

那為甚麼不取消官辦的華航?因政府官員要坐華航,部長、院長、叫個官的,有個烏紗帽,上了華航就得優待。不要說當官的,就是官太太,華航也得罪不起,都得像對皇帝的貴妃一樣,畢恭畢敬。而且華航像其他台灣的八大公股行庫一樣,那些董事長、總經理等,很多是政府財政部、經濟部、金管會的退休高官出任,他們本身就是酬庸的「肥貓」,獲得高薪;他們的權力來源不是股民,而是政府,所以他們必須聽從權力者。他們只要對總統、行政院長等高官負責,而不是對企業和員工。從本性上說,華航不是真正企業,而是官辦、官用、官員和他們家屬享受特權的衙門機構。

取消華航,把它民營化,是根本出路。問題不是華航機師、員工、空服人員帶來的,而是所有制。所以,只要華航繼續是國營的、政府的,就還會不斷有罷工、事故、災難。美國總統雷根有句名言:「政府不是解決問題的辦法,政府本身就是問題。」華航的問題就在政府,就應該從政府控制中解放出來,交給民間、交給市場、交給民營;走向市場經濟、走向盈利、走向乘客和員工都滿意,最後才能像長榮那樣,有長久的榮耀。

——原載台灣《看》月刊2019年3月號

2019-03-27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轉載請指明出處)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