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魔鬼面前沉默,在君子面前咆哮

曹長青

最近美國處決炸毀俄克拉荷馬州聯邦大樓導致一百多人死亡的麥克維,引起歐洲輿論的強烈抗議。美國總統布什訪歐時,所到之處,都遇到反對死刑、抗議美國處決麥克維的示威者。以法國《世界報》、英國《衛報》為代表的歐洲左派媒體,更是連篇累牘、眾口一詞地譴責美國仍實行死刑是「野蠻」「落後」「嗜血」。

這些街頭示威、媒體抗議,實際上反映了歐洲和美國對死刑的不同認知、深層價值取向的不同,並再次顯露出歐洲在死刑問題上對美國和中共實行雙重標準。

美國最高法院曾短期廢除死刑,但1976年又恢復死刑。從那以後到1999年,23年間被處決的死刑犯有389人。麥克維是恢復死刑之後由美國聯邦政府(而不是具體哪個州)處決的第一個死刑犯。

對於是否廢除死刑,美國內部也有爭議。要求廢除死刑者和那些歐洲示威者持同樣的理由﹕每個人的生命都是寶貴的,誰也沒有權利結束他人的生命,包括殺人犯等,不管他們犯下何等嚴重的罪行——要博愛,實現高度的人道主義。但反對者認為,在強調博愛和人道的時候,更要從人道主義角度考慮那些受害者及家屬,即更大群體的人道;同時更重要的是,一個社會要有正義,惡性殺人等嚴重的犯罪,應該受到法律的制裁,這不是要求廢除死刑者所認為的「懲罰」和「報復」,而是實現社會公義和正義。

如果完全廢除死刑,即使出現希特勒、墨索里尼、東條英機這樣的戰犯,也不會再被處決,而由人民的納稅錢供養其一生。這樣的設想難以讓戰爭受害者,以及堅持社會公義和法制的人們接受。因為當人們強調希特勒等戰犯的生命也是寶貴的時,更要想到的是那些遭到希特勒殺害的無辜者的生命的寶貴,那場戰爭對千百萬家庭和整個世界帶來的巨大損害。二戰後設立紐倫堡法庭審判和最後處決那些甲級戰犯,不是仇恨心理下的報復行為,而是實現社會公理,維護人類在良知層次上的「法」與秩序。

布什總統在面對反對死刑者的示威抗議時解釋說,民主意味著尊重多元,尊重多數人的選擇——美國多數人民選擇繼續實行死刑制度,美國的法律是這樣制定的。言外之意,美國和歐洲國家之間,都要相互尊重各自國家的法律和多數人民的選擇。

大西洋兩岸圍繞死刑問題的爭論,實際上再次反映出美國和多數歐洲國家在價值取向上的根本分歧。美國實行比較現實主義的原本資本主義,而歐洲很多國家在追求烏托邦式的福利社會主義。歐盟15個國家,現在多數是社會主義政黨執政,尤其法、德、瑞典等更為典型,強調「均貧富」「財富平等」「高福利」,結果造成經濟發展滯緩,福利成為重負的養懶漢制度。廢除死刑(從人道角度絕對尊重殺人犯的生命)如同「均貧富、高福利」這些烏托邦的口號一樣,聽起來動聽,做起來困難。《紐約時報》最近報導說,法國監獄中關押的被判處無期徒刑(永不可保釋)的罪犯,去年在監獄中自殺的人數超過美國50個州去年處決的人數。可想而知,在廢除死刑的國家的監獄中那些一直要在監獄等到自然死亡者會有怎樣的無聊、無望,它和死的區別又在哪裡。如果從人道的角度,不知道哪一種方式更為人道(這和安樂死問題有些近似)。

死刑問題恐怕將一直是大西洋兩岸,以及美國內部激烈爭論的重要社會議題之一。但這次歐洲國家對美國處決麥克維的反應,實在讓人感到歐洲在死刑問題上對美國和中共實行嚴重的雙重標準。

美國聯邦政府在過去38年來首次處決了一個罪犯,而且是殺害了100多人(包括幾十名兒童)的極為殘忍的罪犯。麥克維臨死前接受採訪還堅持說,他不知道大樓裡有孩子,同時表示,即使知道有孩子,他也會做,那些孩子的死是必須付出的代價,毫無懺悔。對此歐洲主流媒體就要震天動地地報導、批評、譴責、挖苦和抗議美國政府,但對中共政權(不僅實行死刑,而且每年每月幾乎每天都大批處決)卻從沒有這麼激烈反應過。

據「國際大赦」組織的報告,1995年,中國處決了2,190人(當年全球187個國家共有2,900人被處死,其中76%在中國);

《紐約時報》最近報導說(6月19日)﹕根據中國官方報紙報導,1996年在中國有4,369人被判處死刑(平均每天約有一打)。全世界每年處死的人數加起來也不如中國一年處死的多。

據「國際大赦」的數字﹕1997年,中國槍斃了2,500余人;1998年處決了1,800余人。1999年為2,000余人——是全球其他國家總和的三倍。

加拿大《環球郵報》專欄作家馬克士吉在最近的專欄中說,2000年中國處決了1,000多人,比全世界其他全部國家處決的人數總和還多。今年迄今為止,中國已處決了1,000多人,僅4月的前三個星期,即處決了801人;在4月20日一天內,處決了113人。

最近《紐約時報》報導中共濫用死刑問題時,特別提到因石家莊大爆炸案而被處決的河北女村民郝鳳琴——她丈夫兩年前病死,她帶兩個女兒,以手工方式做硝酸銨(賣給附近農民用於山裡爆破採石)謀生。爆炸案主角靳如超謊稱是附近農工,從她那裡購得硝酸銨。對靳如超要炸樓毫無知情的郝鳳琴,卻被判處死刑,立即處決,並且是用向腦袋開槍的方式(靳如超等都是這種死法)。

對於中國以開槍射擊方式處決這位並無直接罪行的鄉下女性,以及在4月20日一天之內就處決了113人的事實,歐洲媒體不僅根本沒有像對待美國處決麥克維這樣強烈反應,而且幾乎就沒有什麼反應。更不要說從來沒有在江澤民訪問歐洲時,像這次示威抗議布什一樣,提出死刑和大規模處決問題。而且法國總統席哈克還把江澤民請到他的鄉下別墅,由席太太陪江主席跳舞。

歐洲國家如果真正崇尚人道情懷,厭惡死刑,那麼他們更應該抗議的是中共那種一天處決一百人的政權,而不是在魔鬼面前沉默,在君子面前歇斯底里。

(載《開放》2001年7月號)

2001-06-18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轉載請指明出處)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