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全球化﹕世界性表演的馬戲團小丑

曹長青

7月20日在意大利熱那亞的八國集團首腦會議召開之際,來自全球約五萬人聚集到這個城市,示威抗議「經濟全球化」,和警方發生激烈沖突。在此之前的魁北克34國「北美高峰會議」,瑞典的「歐盟首腦會議」,西雅圖的「世貿年會」,以及墨爾本、布拉格召開的世界經濟會議、都遇到這種「反全球化」的示威杯葛。這種抗議活動規模和聲勢越來越大,暴力傾向越來越嚴重。在瑞典的抗議活動中,示威者砸櫥窗,搶商店,放火燒汽車,襲擊警察。在意大利,警方逮捕了一名德國女性,因為她向意大利偷運石頭塊,用於示威中襲擊警察。在會議開幕當天,就有一名示威者在和警察沖突中喪生。

近年的反對經濟全球化運動已變成逢會(世界首腦或經濟會議)必鬧,逢鬧必有暴力,弄得「會」不寧日,警方如臨大敵——放路障,築鐵絲网,施放催淚彈,如同應付一場戰爭。英國首相布萊爾譴責說,這些示威者就像是「巡回世界表演的馬戲團小丑」;美國總統布什則較客氣,說他們的做法根本不能幫助窮人,只能適得其反。

反全球化的主要理由是﹕全球性市場經濟帶來了更大的不平等,勞工條件更加惡化。這種訴求粗略看上去好像很有道義精神,但仔細分析,尤其是聯係具體的經濟現實,就會發現它是在一個錯誤的方向上。

●自由的價值大於平等

人類迄今為止的全部資本主義發展的歷史已經證明,它有兩個重要的原則﹕一個是充分的私有制(私營才可能成功,公有已成為失敗的代名詞),另一個是自由競爭的市場經濟。平等,並不是經濟發展的根本性要素,因為財富和分配的絕對平等是做不到的——人的才能不同,貢獻不一樣,怎麼可能有分配上的平等,按「需」分配更是烏托邦的幻想。如果硬性要求分配上的平等,只能在計劃經濟的共產國家條件下實現。共產歷史已經證明,在那種分配制度下,不僅人的自由被剝奪,而且產生了更嚴重的不平等,因為決定分配的集團利用手裡的權力,形成了一個吉拉斯所定義的「新階級」,它比資本家更貪婪,更腐敗,更殘酷,因為它還掌握著政治權力和國家機器。蘇聯帝國、紅色中國和所有實行共產制度的國家,都是這種狀況。

而保護私有財產、實行自由經濟的地方,雖然存在著貧富不均,財富分配不同,但人們可以享受「機會的平等」,有自由發財至富的機會和可能。而越是對經濟限制少、全球化的地方,經濟越是活躍、繁榮,人們的生活越是富有。

美國智庫「卡托研究所」(Cato)去年發表的「世界經濟自由排行榜」,前四名經濟最自由的國家和地區是香港、新加坡、新西蘭、美國。香港和新加坡都是既無自然資源、又很擁擠的城市,也都不靠外援,之所以經濟繁榮,最重要的原因是政府限制少,實行了充分的自由經濟,全球化程度高。正是香港的「小政府」、「低稅收」、經濟活動限制少,金融和商業市場比其他國家更自由、更活躍,所以才促進了該地的繁榮。最後一位英國駐香港總督彭定康原來是個崇尚政府干預經濟的左派,但他卸任時說,香港的經驗改變了他,使他相信自由經濟的力量。

美國在前四名中更有代表性,畢竟香港和新加坡僅是城市,而新西蘭又很小。美國之所以成為當今世界的頭號經濟強國,最根本的經驗之一就是美國一直實行比較自由的經濟政策,強調競爭、市場、全球化和機會的平等,而不是財富和分配的平等。據2001年7月14日《紐約時報》的報導,美國去年的國民生產總值是九萬九千六百三十億美元,是排名第二位的日本的兩倍多,是排名第三的德國的五點三倍,是排名第六的中國的九倍;僅紐約一個都市地區去年的生產總值就是整個俄國的一點七倍,波士頓的生產總值就超過整個瑞典,一個芝加哥的生產總值就超過全台灣。

●《資本論》是反全球化的鼻祖

反全球化者強調富國和窮國的不平等,第三世界國家新興企業勞工條件差,違反人權,財富分配不公平等等,正是共產主義的理論鼻祖馬克思在《資本論》中所重點論述的﹕資本家剝削工人創造的剩餘價值,勞工條件惡劣,資本主義越發展,工人越貧困,最後在絕對貧困時,爆發無產階級革命,全球走向共產主義。但迄今資本主義發展的歷史已活生生地證明馬克思的這些推理都是錯誤的。資本主義的發展,不僅沒有造成工人的絕對貧困,而且隨著資本的增加,勞工條件不僅得到改善,而且資本主義社會的工人全部都比共產國家的工人更富有,福利條件也更好。

據英國歷史學家約翰遜(Paul Johnson)的《知識份子》(Intellectuals)一書(中國江蘇出版社翻譯出版時未做任何解釋地把關於馬克思的一章全部刪掉了),馬克思的《資本論》所得出的理論是根據在當時早已過時的、資本主義發展最早期階段的一些工廠勞工條件的統計數字,他不僅使用單一的資料來源,且斷章取義,因而得出了資本主義發展導致工人絕對貧困的錯誤結論。約翰遜引述西方研究馬克思的著述說,馬克思從沒有去過任何一個工廠、礦山、米場等資本主義企業進行實地考察,他的《資本論》是一部典型的閉門造車的結果。

●條件差也比失業強

今天一個引人注目的現象是,那些幾近瘋狂地反對全球化的人,恰恰絕大多數是來自西方資本主義國家(而不是來自第三世界)的左派和青年學生,(據美國媒體報導)他們中很多人根本不工作,完全靠西方資本主義社會的福利金生活。而他們所要求的分配公平,財富平等,所憤憤不平的所謂資本主義發展導致勞工條件惡劣等問題,正是馬克思的《資本論》所強調的。在這些反全球化者的抗議杯葛下,一些第三世界的新興私有企業因達不到西方資本主義的勞工條件,而被迫關閉、工人失業。而那些反全球化者,根本不去考慮的是,那些工人失業後,根本拿不到像他們在西方獲得的失業福利金等待遇,而是完全斷了生活來源,活得更加艱辛,這和那些反全球化者所期待的正好相反。

對於那些第三世界國家的工人來說,認可工作條件差一些,也是有工作比沒有好。所以很少有第三世界的工人加入這種反對經濟全球化的抗議活動。

只有通過企業生產創造和積累財富,才能最終改善工人待遇。今天西方資本主義的發展歷史已經證明,資本家不是無限制、無窮盡地「剝削」工人,榨取剩餘價值,而是在積累資本的同時,盡可能地提高工人的福利,改善勞工條件。而且西方的民主制度,也在相當程度上限制了不合理和不合法的資本家行為。一個顯見的事實是,沒有西方資本主義國家的工人逃向第三世界和共產國家,而恰恰相反,第三世界的勞工們洶涌澎湃地逃往資本主義國家。

在這個經濟全球化的過程中,不僅第三世界的勞工們可以有了更多的工作機會,而且消費者更直接獲益,因為只有在全球化的市場經濟的競爭中,才會有產品價格下降,質量提高。資本主義經濟理論的奠基者亞當.史密斯在《國富論》中就憧憬人類有一天各國都完全取消關稅,產品可以最大自由地交換和流通,使所有的消費者都獲益。今天的全球化,就是向亞當.史密斯的理想在邁進。

(載《開放》2001年8月號)

2001-07-17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轉載請指明出處)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