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俄簽約,莫斯科漁利

曹長青

中共國家主席江澤民7月16日在莫斯科和俄國總統普京簽署了《中俄睦鄰友好合作條約》。這是1950年斯大林和毛澤東簽署《中蘇友好條約》之後,50年來首次莫斯科和北京簽署了這種條約。它標誌著俄國和中國關係已全部恢復正常,並基本解決了兩國長期有爭執的邊界問題(僅有幾個島嶼的主權有爭議,沒有最後解決)。

這個條約有效期20年,按規定,到期如果任何一方不退出,將自動延期五年。除了中共1961年和北朝鮮簽署了類似條約之外,這是中國過去這些年來首次和外國簽署這種條約。

中共媒體把這次中俄簽約宣傳為是中國取得的一項重大外交成就,是中俄聯手對付美國的戰略出擊,並把它視為江澤民的重要政治遺產。

但仔細考察這項條約的內容,簽約背景,以及俄國的戰略目的、西方專家的反應,都可以看出,這只是中共利用控制的媒體胡弄無法自由獲得信息的中國老百姓而已,這次簽署的條約不僅實際作用很有限,而且通過簽約,俄國人佔了中國相當大的便宜。

●套話空話,缺乏實質內容

英國《金融時報》和美國《華盛頓郵報》等西方大報引述的中國問題專家的分析,都傾向於認為,這個條約缺乏實質性內容,只是說些套話,講一些原則上怎樣友好等等。這個條約和當年斯大林與毛澤東簽署的條約的最大不同是,它沒有軍事結盟條款,顯示俄國和中共還沒有在軍事結盟上達成一致看法,在這方面仍缺乏相互信任和共同戰略利益。該條約僅承諾,任何一方的安全受威脅時,雙方將進行磋商。因此西方評論家多認為它是表面文章大於實質作用。

這個條約在較抽象地承諾雙方友好之外,還重點強調加強兩國的經貿關係。但事實上俄國和中共的經濟關係相當弱。去年中俄雙邊貿易額才是80億美元,而去年中國和美國的雙邊貿易額高達1100億美元。中俄雙邊貿易還不到中美貿易額的一個零頭,差別太大。而且俄國和美國的雙邊貿易額也超過它和中國大陸的。因此克林頓政府時的「國家安全會議」中國問題顧問蘇廷格(Robert Suettinger)接受《紐約時報》採訪時指出,「顯而易見的智慧是,對俄國和中國來說,它們各自和美國的關係比他們之間的關係更重要。」

●俄國利用軍火漁利

這次中俄簽約,得到最大實惠的是俄國方面。一是可以擴大對中共的武器銷售,這是俄國通過條約獲得的最實惠的回報。俄國在經濟改革和轉型過程中,急需外匯,而武器出口是俄國的主要外匯來源之一。中國在過去這些年來,已成為俄國武器的最大買家。據美國媒體報導,僅去年,兩國就簽署有價值15億美元的軍售合同,它相當於俄國軍火出口的40%。今年預計俄國將向中國銷售價值15億美元的武器。俄國雖然向中國銷售驅逐艦,蘇凱戰機,核動力潛艇等,但俄國同時也向和中國潛在對峙的印度提供大量武器,而且武器級別程度比銷售給中國的更高級,而且俄國和印度早就建立了戰略伙伴關係,顯示俄國更重視和信任印度。俄國同時向雙方都提供大量武器,坐山觀虎鬥,從中漁利。

在中俄簽約之前,俄國總統普京曾訪問河內,在和越南總統陳德良舉行會談後表示:「越南不僅需要保持現有的從俄國購買的武器,他們還需要最新式的武器」;「越南可以寄希望於從俄羅斯獲得最先進的武器裝備」,其先進水平將「不低於其他國家」。同時宣佈俄國和越南建立戰略伙伴關係。莫斯科不僅提供給河內大批軍火,而且通過和越南建立戰略伙伴關係,使俄國更進入東南亞,和中共爭奪勢力範圍。

據新華社今年初電訊,俄羅斯的黃金外匯儲備從去年初的124億美元增加到今年初的280億美元,一年時間內增加了一點二四倍。顯然俄國通過向中國的潛在對手印度、越南,以及中國同時銷售大量武器,獲得了相當可觀的經濟收益。

●奪取的中國領土被合法化

二是通過這個條約等於使以往俄國從中國奪去的全部領土都獲得合法性。這個條約簽署之後,俄國和中國之間,除了兩個黑龍江上的島嶼的主權仍有分歧之外,全部領土分歧都予解決,實際上是北京放棄了以前清政府和毛時代所有的領土主權要求,俄國今後在和中國的領土紛爭問題上可以一勞永逸。中國政府和官方媒體雖然宣稱這項條約基本解決了中國和俄國長期存在的邊界劃分和領土紛爭問題,但至今沒有公佈到底哪些領土通過這個條約正式劃分給了俄國。但從這個條約的口氣來看,等於是以往全部有爭議的領土,除了剩下無足輕重的兩個江心島之外,全部都通過這個條約正式劃分給了俄國。江澤民的外交成就實在是得來輕鬆——拱手相讓土地,這是從清朝大吏李鴻章以來,賣國者都會做的。

三是可以增加俄國產品出口到中國。目前中俄貿易僅佔中國全部對外貿易額的2%。俄國向中國的出口額度相當小,通過這個條約,俄國將會增加對北京的壓力,迫使中共增加對俄國產品的進口。該條約簽署後,俄國宣佈要鋪設石油管道,向中共出口石油,從而可以使俄國獲得更多經濟益處。

●俄國人相當警惕中共

四是雖然俄國仍不信任北京,但通過和中共簽約,可獲得挑戰美國戰略地位的象徵意義,為俄國同美國的討價還價增加籌碼,尤其在和美國就飛彈防禦和擴大北約這兩個棘手問題的談判上,獲得更有利的地位。在科索沃事件時,俄國先是和中國站在一起,批評和譴責美國及北約轟炸南斯拉夫,後來莫斯科和華盛頓單獨溝和,俄軍和北約部隊一起進駐了科索沃(至今仍在那裡駐紮維和),把北京冷落到一邊。這次俄國雖然通過簽約凸顯它和中共聯手抗衡美國的飛彈防禦政策,但簽約後第二天,俄國總統普京就公開表示,俄國沒有意圖聯合中國杯葛美國的飛彈防禦計劃,並再次表示俄國願意就這個問題和美國談判溝通;並在和江澤民簽約後的第四天,普京就在義大利和美國總統布殊舉行第二次高峰會晤,就飛彈防禦問題討價還價,根本把江澤民和中共拋在了腦後。全球七大工業國加上俄國共同召開「G8」首腦會議,商討世界局勢,制定國際新秩序,而中共雖是聯合國五個常任理事國之一,卻再次被冷落到一邊。

西方專家多傾向於認為,俄國只是利用中共,而沒有真正和北京聯盟的戰略意圖。根本問題是,俄國不信任中共,不僅由於俄國走向了民主,有了新聞和言論自由,可以自由探討俄國和中國的關係,瞭解兩個國家在制度上、價值觀上,以及戰略利益上存在的巨大不同,而且俄國和中國過去近半個世紀的對立,使俄國民眾,包括精英集團普遍對中共政權抱有警惕和戒備。

俄國也擔心來自北京的地緣政治的壓力,俄國的人口過去十年下降了10%,而中國僅在俄國邊境的三個省,就有人口一億二千萬(相當於俄國全部人口)。而中國的經濟迅速發展,國力提升,更使俄國人有相當的擔憂感。據美國知名智庫「藍德公司」(Rand)發佈的評估中俄實力的報告,「在未來十到二十年內,莫斯科擔心中國力量日增,達到威脅俄國的程度,或許會超過它對美國軍力持續不斷的關注。」美國「卡耐基國際和平基金會」(CEIP)研究俄國問題的專家麥克法爾(Michael McFaul)分析說,俄國和中共簽署的這個條約「實際上是技術上的,而不是戰略上的。因為從長遠來看,俄國人是知道的,中共將對他們構成更大的威脅。莫斯科和北京知道,他們各自和西方的聯係,比它們之間的聯係更重要。」

近年中國人大量進入俄國的遠東和西伯利亞地區,將超過那裡的俄國人口,也成為俄國擔憂的問題之一。據俄羅斯聯邦出入境部去年公佈的數字,俄國境內有大約150萬非法移民,其中三分之二是中國人。大多數非法中國居民以短期簽證進入俄羅斯遠東地區,出售中國的消費品,每年將超過60億美元的收入帶返中國。

●北京獲得虛的好處

對於俄國通過簽約獲得的益處北京方面是清楚的,但中共通過簽約也會得相當的宣傳利益。首先中共的目標不是領土是否被俄國永久獲得等問題,而是通過(炫耀)兩個大國簽約聯手,提高中共作為大國的形象和地位,鞏固江澤民政權在中國的合法性地位。雖然中共和俄國相互不信任,簽約對美國和西方社會並不具特殊重大意義,但中共可以利用控制的媒體,宣傳和俄國簽約的戰略意義和外交成功,從而贏得大陸民眾對江澤民政權的支持;

其次,通過簽約,今後更容易獲得俄國提供的高級武器,加快解放軍的現代化進程,擴大對台灣的軍事壓力,使中共在亞太區域更具軍事擴張的實力;

三是通過俄國在條約中明確支持中共對台灣的主權要求和強勢政策,可以增加大陸民眾、包括軍方強硬派對使用武力統一台灣的支持;使大陸民眾相信俄國是中共對台政策的支持者,由此強化民眾的民族主義情緒,增大對台灣的壓力。

●江澤民到俄國有「回家的感覺」

江澤民在莫斯科國立大學演講時使用的是俄語。在演講時,江澤民說,每到俄國訪問,都有「回到家的感覺」。從江澤民這種「感覺」可以看出,中共最高領導人有相當濃厚的親俄情結,在江澤民主導下的中國外交,今後將可能實行更加親近俄國的政策。但俄國人會不會真的買這個賬,則是未知數。

對於俄國和中國簽約,美國政府的回應相當低調。主要是因為該條約沒有軍事條款,俄國和中共還沒有軍事結盟。以美國的軍事力量,還沒有到必須擔憂的程度;另外,中國大陸和美國有巨額雙邊貿易,去年高達一千多億美元。中共仍將經濟建設為主要目標,因此北京會更看重和美國的貿易及中美關係。而俄國同樣同美國有經濟、安全等利害關係,需要美國及它支持的國際貨幣基金組織、世界銀行等援助,而且在國際事務上也需要和美國的合作,來凸顯俄國的大國地位。

美國前國務卿基辛格對此評論說,莫斯科和北京「希望人們這樣看待他們」,但俄國和中共加強關係,對美國的利益沒有真正的威脅,「我對此不擔憂」。

(載《爭鳴》2001年8月號)

2001-07-16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轉載請指明出處)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