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曹長青《“五錯俱全”的王丹》一文當面求證于張思之

作者:平頭(丹麥)



金秋時節,平頭有幸作為導游陪大律師張思之老先生一行,在丹麥北部農莊過了幾天信馬由韁的田園休閑日子。

中秋佳節,在丹麥海濱小城奧爾堡陪先生一行共進晚飯,三杯酒下肚,八十七歲高齡的張先生童顏鶴發,思維愈加敏捷,與弟子們談興絲毫不減。時而談笑風生,時而插科打諢,席間的趣聞逸聞佳話笑話,盡顯“耄耋律師仍少年”的老頑童一面。老爺子精力過人,一晚上依然聲若洪鐘,毫無倦意。


(圖:張思之先生在丹麥歐登塞童話大師安徒生故居老街)

張思之生于河南鄭州;1944年,16歲的張思之參加中國遠征軍,並赴印度接受訓練。1947年考入北平朝陽大學法律系。1949年2月,參加接管北平地方法院。1950年7月,在中國人民大學以全優成績修完“莫斯科大學法律系主要課程”。1956年,受命組建北京市第三法律顧問處。一年后被劃為北京律師界第一個右派分子,開始了長達15年的勞改生涯。1972年結束勞改,入北京市垂楊柳二中教書。1979年7月,張思之重返律師界,隨即出任林彪、江青反革命集團案辯護小組負責人……

這位曾給李作鵬、魏京生作辯護的中國著名大律師張思之,因為人低調,且所辦案件多涉“敏感”不宜公開審理,張思之並不為中國大眾所熟悉。但他參與的一系列案件卻每每轟動海內外,如1981年“李作鵬案”,1988年大興安嶺大火莊學義“玩忽職守案”等。從1990年代到現在,他為中國知名的所謂的“政治犯”魏京生、王軍濤、鮑彤、高瑜以及維權律師鄭恩寵等作過無罪辯護。

2008年11月10日,德國海因裡希.伯爾基金會將兩年一度的佩特拉.凱利獎授予81歲高齡的張思之。伯爾基金會稱,授予張思之這一大獎是為了表彰他“為在中國保障人權和建設法制國家及律師制度做出的傑出貢獻”。被譽為“中國律師的榮耀和良知”的大律師。

扯遠了,言歸正傳。

九月五號,一個秋高氣爽的日子,平頭駕旅行車帶著張老先生一行,由丹麥日德蘭半島前往德國漢堡。


(圖:筆者小平頭與張思之老先生在漢堡市政廳前合影)

晚飯是在港口落日黃昏的夕陽余暉中,在漢堡著名的漁人碼頭露天酒吧暢飲啤酒。

席間我的智能手機響起“郵件提示”,打開一看,恰好曹長青先生將《“五錯俱全”的王丹》一文在民運圈郵組群發,也發到平頭的郵箱(平頭與曹先生素未平生),其中有一段涉及張思之老先生——

今年(2014)六月,從媒體對中國知名律師張思之的新書《行者思之》的報導中看到,作為王軍濤的辯護律師,張思之對某個學生領袖的表現頗為不滿。他沒點名,但稍微知情者都知道是王丹。報導說:“張思之說,有位學運領袖的證詞很不光彩。他查阅卷宗,特別留意幾個主要的學運領袖給控方提供了什麼東西。沒料到,其中有份供詞一副奴顏,說法駭人聽聞:‘我在天安門廣場的一切行為,我在指揮部的一切作為,都受王軍濤指揮’,‘王軍濤是我的教唆犯’。很長一段時間裡,張思之對此人很不諒解,甚至后來有人請張思之為他辯護,張思之毫不猶豫找藉口回絕了。他認為,坐了共產黨的牢,頂不住,交代問題,他不但理解,而且會諒解,要允许人性有弱點。關鍵是不能拉扯別人墊背,更不允许害人,那是背叛,更何況你這是‘惡毒攻擊’,自命領袖,統領‘學界’,怎麼還受人‘教唆’?什麼叫教唆犯?官方都給他加不上這個罪名嘛。”

于是平頭將此文從郵箱調出,將文章字體在手機屏幕放大讓老先生一阅。老先生看得很仔細,文章看完之后,還說“這文章是昨天(九月四日)剛發的呀”……于是,平頭鬥膽向張老先生求證,其一,曹文中涉及張本人的是否屬實?其二,那個沒點名的“某個學生領袖”是否就是王丹?

老先生頓時一臉嚴肅,作了肯定答復:那個學生領袖就是王丹,曹長青文章中涉及我的部分都是事實。未了浩嘆一聲“人貴自知之明那”——他在書中之所以沒點出王丹的大名,是念及王還年輕,期待他以后自省。沒曾想王到海外之后倒變本加厲啦!看來是江山易改本性難移喲!……

九月上旬,張老先生一行結束北歐之行返京。下旬傳來張老住院的消息:9月25日中午,張思之突發腦中風住院,一度說不了話,目前已無大礙。目前,張思之擔任浦志強和高瑜兩案的代理律師,可能是因此勞累過度的緣故。祈願早日康復!

2014年11月16日于丹麥

——原載博訊

更多該作者文章見其博客:http://blog.boxun.com/hero/xiaopingtouyehua/


曹長青的推特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曹長青的臉書

2014-11-16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轉載請指明出處)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