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長青按語批評“焦國標:挺習總,答客難”


【曹長青按語:原北京大學新聞學院副教授焦國標當年以一篇《討伐中宣部》的檄文而出名。現在焦國標卻撰文歌頌中共領導人習近平。從焦國標的這篇“答辯”文章可看出,他力捧習近平的文章被網友痛斥。“對答”展示出網民的智慧和焦國標的糊塗,已經漿糊到焦糊程度了!網民用常識思考,清清楚楚看到習近平要做“毛澤東二世”的獨裁本質。他們的依據是:習近平上台后更加專制的政策和做法,以及強化黨天下的所有講話。他們質問焦國標對習近平寄託希望(力挺)的根據是什麼?焦國標張口結舌,只能自我調侃有特異gong能——預感。他的特異gong能其實是再典型不過的“斯德哥爾摩綜合徵”。在皇帝這個詞本身都快成恐龍的時候,焦國標還在期盼“皇恩浩蕩”。我想起89年學生跪在人民大會堂前遞狀子的鏡頭。焦國標式的愚昧,成為加固專制城牆的一塊磚頭,雖然這大概和他的主觀願望正相反。】

焦國標:挺習總,答客難

7月28日,我在微信和微博裡發一帖:“共產黨和整個紅二代都是習總的腳手架,他借助腳手架要建造的是民主自由的現代中國,而不是腳手架本身。這就是我對習總的總判斷。數月前我寫了一幅書法作品‘道高龍虎伏,德重鬼神欽’,今天特意找出來,題上‘送給習近平主席’。”這是官方媒體發布消息立案審查周永康案的前一天。

一石激起千層浪,有贊的,有罵的。贊的不說了,只說罵的,從中透露出许多問題。有的屬于立場問題,有的屬于見識問題,有的屬于思維方式問題,有的屬于國民性的問題,等等。無論屬于何種類型的問題,今一並整理出來,與更廣泛的朋友們分享:

一、關于習打虎的定性

網友:習近平反腐是內鬥,是狗咬狗,是老虎打老虎最后決定誰吃那頭豬。

國標:我不認同此說。第一,便是狗咬狗,也有好狗壞狗之別。王安石,張居正變法都是狗咬狗嗎?如果一定要說狗咬狗,那美國共和黨與民主黨爭總統也是狗咬狗,紐倫堡、東京大審判也是狗咬狗。第二,這種說法看起來反共、反體制很徹底,實際是中共意識形態洗腦的犧牲品,以階級劃線,取代世間還有正邪善惡。習近平是統治階級頭子,周永康也是統治階級頭子,所以他們是狗皮襪子沒反正,不可以這樣的!

二、關于我這條帖子的定性

網友:你發這種帖子,就一個字——舔。

國標:我寫言論二十多年了。我舔過農民,舔過白血病患者,舔過拆遷戶,舔過小思怡,舔過美國兵。我也想舔薄大人,舔康師傅,可自始至終沒舔過一舌頭。我的言論寫作史很清白。我的發帖動機很純正。共產黨、紅二代和中華民族,三者在習近平心目中究竟是怎樣一個關系,我這個帖子表達了我在這個問題上的看法或猜測或期望,有什麼錯?

網友:你這是搶。

國標:如果我是搶(gong),那你就是坐壁上觀看廝殺鰵現成,就是蹲在峨眉山等著撿桃子,就是等著鷸蚌相爭你零風險得利。

網友:估計2012年那次被關看守所給嚇尿了。我最佩服的是许傻子、浦志強,不喜歡無脊椎動物。

國標:你瞎估計什麼?難道除了嚇尿,就不可能有其他原因讓我發這條帖子?最佩服许傻子就一定得貶低俺老焦?你不喜歡無脊椎動物,無脊椎動物就得死?你知道什麼是脊椎?
網友:這個時候,這樣的人,說這種話,真是左右不落好。

國標:我只說自己的真實感覺和判斷,不知道什麼是左右。我“這樣的人”應該說什麼話?我又是什麼樣的人?我反對任何形式的“政治正確”,共產黨的“政治正確”我反對,公知、異議人士的“政治正確”我也反對。不落好就不說?那是你的生存哲學,不是我的。何況,我相信我會落好。

網友:第一次看焦先生的微博,你這條帖子不知道是否太過自信。

國標:這是我的個人判斷,與大家分享,無關個人自信不自信。

網友:焦老師現在風格變了,五毛化了?

國標:五毛擁毛,這是五毛的核心特征,我不擁毛。五毛是宣傳部系統豢養的,我沒拿過宣傳部的錢。

網友:期待越大,失望越大。

國標:我是判斷,不是期待。但也期待。我對周永康十年咋就沒這期待呢。

三、關于何時給習掌聲

網友:你這叫好太早,等老習卸任了再給掌聲不遲。

國標:那太晚了。打虎需要掌聲,武松也怕孤單,民眾的掌聲也是打虎將的力量來源。
網友:等習老大再漂亮地干幾票,那時下判斷就更保險。

國標:做一點好事都該給一點掌聲,為什麼要欠人家賬?

網友:王莽未篡位時都說他是好人,袁世凱未稱帝以前也可圈可點,你知道老習獨攬大權以后什麼樣?

國標:他獨攬大權后什麼樣我們就相應做什麼事。他要當皇帝,我們都來做蔡鍔。改革家的正確行動應該得到民眾即時的掌聲慰藉。一把一利索,掌聲不拖欠。

網友:大權獨攬后他如果做壞事,先前的掌聲不就給錯了嗎?

國標:不要自居姜子牙前看八百年后看八百載。我們每天說那麼多廢話,何以此時金口玉言?即時的掌聲就是即時的掌聲。政治家做事需要即時判斷,而不是盖棺定論。

四、關于民間該不該給習掌聲

網友:我等民間,何苦為當道背書?

國標:朝野之分不應該割斷道義互動,民間與當道只有一個是非。
網友:習這二年,有何民主自由之絲毫跡像?!

國標:你不能寄希望于自秦始皇以來欠下的債他習近平能一天還完。

網友:先生當年討伐中宣部,何其壯哉!卿本佳人,奈何從賊?

國標:謝謝記得俺陳年舊事。老習是賊?那老周算什麼?

網友:國標老弟,即使真如你所願,習是偉人,也用不著咱們來抬轎子。老習的轎夫多如牛毛,他尿咱們嗎?

國標:必須老習向咱行賄才肯抬他轎子?美國兵更不尿我,我照樣寫《致美國兵》。中國農民也不尿我,我寫過幾十篇尿他們的文章。我從不按尿不尿我的標准寫文章。我若認為他是壞人,他尿我我也不尿他。

五、關于習的集權貪權問題

網友:老習身兼三大主席,黨主席,軍主席,國主席,還不夠,又把十來個小組長全任完,來者不拒,細大不捐,就像老江題字恨不得男女廁所都題嘍,實在看不下去。

國標:我和你完全相反。我看這些特別順眼,特別提氣,特別振奮。他願攬多少權就說明他願管多少事,願擔多少責。過去幾十年,中國事太多了,就是沒人願管。習願管,這很好。善哉善哉!梁啟超曾經罵過袁世凱(?)萬權集于一身,又萬事不負責任。習會這樣嗎?還沒看出來。習不是一個耍滑頭的人,他什麼事都願負責任。

六、關于習反腐的目的

網友:習打虎是為了集權獨裁。

國標:獨裁之后呢?為了過癮做暴君嗎?我看他集權是為了做大事,成千古大英雄大豪傑。

網友:你一廂情願。

國標:我寧肯一廂情願他立志做大英雄大豪傑,也不預先罵他一定成為大壞蛋大獨夫大民賊。

網友:老焦太天真!老習用中共和紅二代保紅色江山萬代傳,同普羅大眾有屁關系。
國標:你太世故。不但世故,而且制造冤案。你何以見得老習不是用中共和紅二代的力量為中國謀?如此輕率定讞,不怕制造習近平冤案?萬一老習是個好人呢?為中國謀並不傷害中共和紅二代。相反,如果所謀中共和紅二代的利益與中華民族的利益相悖,那才是最危險、最有害的選擇,難道習不明白嗎?

網友:習上台憑借的是紅二代的出身和勢力,他必然為他們謀取世襲的利益。

國標:問題沒這麼簡單。欲論紅二代,須先弄清誰是紅一代。紅一代是一群人,更是一個信念。合這個信念的那群人是紅一代,不合這個理念的那群人就不是紅一代,甚至可能是紅一代的叛徒和敗類。這個理念是什麼?是拋頭顱灑熱血建立一個比國民黨政權更民主自由的現代國家。因此之故,那些說政權交在我們自己兒子手裡更放心的人,那些說今后我們這些家庭要確保每家出一個部長的人,不是紅一代,而是對紅一代的背叛,是紅一代的叛徒和敗類。試問,習總反腐是為了把政權交給自己的兒子輩嗎?是為了他的那幫紅二代發小們一家保證出一個部長嗎?我沒看出習總有這個端倪!

網友:起碼有些紅二代試圖裹挾習主席為他們看家護院繼續保持特權。

國標:紅二代也分兩類:一類陳腐不堪,企圖固守世襲特權,一類則堅持父輩的理想主義精神。前者是中華民族的罪人,是中國人民的害蟲,是紅二代中的敗類,也是他們父輩的孽子。為這類紅二代看家護院,就是與文明、與國族為敵,習總不會不明白其中的利害是非。

網友:其實僅僅是紅一代、紅二代、紅三代這些詞就已經夠叫人惡心了,這表明我們被世襲政權所統治,上一代縱然好,下一代就有統治資格嗎?就算他們紅色后代果然好,我也不要,我寧願人民選舉出一頭豬來統治,也不願意讓不經過選舉的聖人來統治。

國標:我十多年前就寫過文章抨擊國家領導人論代不論屆現像。現在不是我們寧願不寧願的問題,是討論現實問題。

網友:打虎沒動一個紅色家族,如何取信于民?

國標:習總有道德潔癖。他看不上去的,他會動他們的。

七、關于如何看待民主派人士被打壓

網友:许志永還關著,浦志強還關著,劉曉波還關著,很多人都關著,你這帖子要冒很大風險。

國標:一碼是一碼。薄熙來也關著,徐才厚也關著,周永康也關著,國家是個雜食性動物,吃葷也吃素,想讓它只吃一樣,很難。作為民間輿論,官方亂抓人,亂關人,該譴責就譴責;習王打老虎,肅貪官,該掌聲就應予以掌聲。

網友:言論自由,天賦人權,民主人士和平推進,習為何打壓?

國標:數年前我寫過一文,說中南海是一個回聲定位系統。有些推進,如果動靜過大,腳步過快,或輕重緩急不合拍,擾亂了這個回聲定位系統,他就無法精確捕捉和應對來自政敵的信息。各種推進的速度和節奏,他都要hold住,否則他就無法做事。

網友:評老習,無法無視许志永、老浦、高瑜老師的遭遇。

國標:網上民間輿情,我們看到的基本上是偏右群體的。這個群體,老習打虎他們不給掌聲,许浦高被抓他們給罵聲,最近五毛和左翼基本偃旗息鼓,于是剩下的就只有右翼的罵聲。這種罵聲,等于替薄大人、康師傅解恨出氣。如此局面,習做事恐怕只能繼續委屈右翼了。

網友:焦大吧?你被你黨媽收拾的還不夠!你眼瞎了,這二年你習爹打壓的良善之人還少嗎?

國標:黨不是我媽,我沒入過黨。不是黨收拾我,哈哈是我收拾了黨。不是嗎?要論恨習,你孫子還數不著,康師傅、薄熙來、徐才厚的人那才叫真恨呢。

網友:焦國標,如果你是寫雜文的那個焦國標,那麼我就告訴你,以前老子我很欣賞你的文章,但是現在你在老子心裡已經是一條死狗!

國標:你欣賞我等于零,你罵我也等于零。我一向舉世誇我也是零,舉世罵我也是零。我只尊重自己的良心,只說出自己的判斷。我無意說服誰。只道真情與實感,任它淹沒與流傳。

八、關于如何看待習說過的某些話

網友:習說“不能用后三十年否定前三十年”,這種認識比他的前幾任都是倒退。

國標:你可以不認可他某句話,不可以這句話否整個人。他還與周、薄一起開會坐主席台呢,你能說他們是一丘之貉坐一條板凳穿一條褲子?你不可能指望他上任第一年與第十年說的每句話都邏輯一貫,且經得起每個人推敲。在當下中國,作為政治家,他只可能說此刻安全的話。

九、關于網民對打虎為何吝于掌聲

網民:習王打虎,做得的確不少,可網民為何仍吝于掌聲?因為他們沒看到與自己有什麼關系也。

國標:有些民眾習慣了站在刑場邊上等著吃改革者的人血饅頭。

網友:我看習的中國夢跟中國老百姓的中國夢毛關系都沒有!

國標:我相信他有真心圓中國人的夢。即便沒有,也得給他加上點兒。

網友:民眾被騙怕了。當年對毛也是這麼期望。一次被蛇咬,十年怕井繩。

國標:民眾應該做出即時判斷,是井繩就說它是井繩,是蛇就說它是蛇。

網友:民眾已理智,他們無法再堆徹偶像騙人。

國標:也有一些民眾是怕還鄉團。

十、關于為何不啟動制度反腐

網友:現在只是中紀委打虎。永遠也打不完。為何不啟動制度反腐?

國標:不打垮政敵,無法確立制度。

網友:消滅了政敵,也可能作惡更得心應手。

國標:那是你的憂慮,未必是習的必然。“試玉要燒三日滿”,何不讓他獨裁一下試試看?

網友:歷史告訴我們,社會應該有這種防備老習獨裁作惡的心理。

國標:獨裁作惡有什麼好?為何一定要假定老習會迷戀這些爛東西?習近平是傻瓜嗎?你們才是!他要效法薩達姆、卡扎菲、齊奧塞斯庫嗎?他們有什麼好效法的?他要效法袁世凱嗎?袁世凱有什麼好?況且老習也沒有袁克定那樣的兒子急著當太子。

網友:不在制度上改變,都是無源之水。

國標:先拿人,再改制度。否則,自己先被拿了,改什麼改,像胡趙那樣。

網友:何不啟動群眾反腐?

國標:群眾反腐如何操作?如果無人掌控大局,如果全國沒一個人事體系支撐,如何保證群眾反腐不同于文化大革命?

十一、關于習下一步會不會啟動制度改革

網友:習拿到絕對權力之后,下一步只會劈向社會,管控將更加嚴厲。

國標:不排除這種可能。但我相信,嚴厲管控不是習的終極目的,終極目的是確保制度改革平安順利。

網友:制度改革?談何容易!

國標:難道比拿下薄周徐更難?黑五類摘帽,實行農村土地承包責任制,廢除農業稅,廢除勞教制度,推到柏林牆,解散蘇共,廢除種族隔離制度,此前好像都很難,可是改革家一旦去做了,沒有一個男兒伸出螳臂阻攔。

十二、關于習近平是不是中國的救世主

網友:不要把習看成救世主。世界從來就沒有救世主。

國標:世界從來就在救世主手裡。上帝是最終救世主。華盛頓和林肯是美國的救世主。明治天皇是日本的救世主。也许老習就是中國的救世主。

網友:打虎打來這麼多錢,稅收降了多少?民生福利提升多少?法治的影子看到了嗎?

國標:政治地位和人身安全都面臨嚴峻挑戰,你叫他如何有gong夫降稅、提福利、建法治?“想吃葚子也得等到黑。”稍安勿躁,再等等。

網友:社會發展不是寄望于某個人,而是一個好的體制。

國標:好體制必有某個推手,必有一個“之父”。平反冤假錯案時的胡耀邦,改革開放時的鄧小平,還有林肯、華盛頓、明治天皇、蔣經國等等。

網友:體制不改,制度不改,靠明君是妄想。

國標:歷來,改體制,改制度,都必須有一個明君。“從來就沒有什麼救世主”只不過是《國際歌》裡的一句話。英雄史觀和群眾史觀各有其正確的歷史節點。

網友:共產黨是一套腐爛不堪的腳手架,習憑借它無法救中國。

國標:離開這個腳手架,習也就是一個二百來斤的胖子。

網友:能帶領中國走向民主的絕對不是他。

國標:能帶領中國走向民主的未必不是他。橡子要在時間裡長成橡樹。此刻,你的判斷並不比我的更正確。

十三、關于中國會不會出戈爾巴喬夫

網友:老焦還是不要存在幻想,天朝出不了戈爾巴喬夫。

國標:戈爾巴喬夫就一定是最好的嗎?世間孕育任何可能,不排除有比戈氏更好的可能。戈爾巴喬夫加蔣經國加德克勒克加其他一切解放者,豈不更好?做好事還有嫌好事太大的嗎?立gong勞還有嫌gong勞太大的嗎?為萬世開太平還有嫌萬世太長的嗎?習老大的志趣一定大于戈爾巴喬夫,大于蔣經國,大于德克勒克,大于三人的總和,而包含所有解放者的元素。

網友:你這是郭沫若胡吹海煽。

國標:先把人想成英雄豪傑總比想成市儈惡棍更造就人,高看人總比小看人可取。事實將證明,三個諾貝爾和平獎也未必能承載習老大的歷史重量。哈哈,給他這麼高的預期,我自己都覺得自己太殘酷,太不近人情。

網友:你會失望的!權力對來源負責,這是政治常識。

國標:個別人,個別時候,權力對自己的良心、使命和自我期许負責。不是嗎?

十四、關于我對習近平的正面判斷從何而來

網友:你如此判斷習,依據是什麼?

國標:習好比一個百元百次方程,我無法給出解此方程的每一個步驟,但我能直達其解。也许這就是特異gong能(笑)。

網友:習的很多公開講話都是問題多多,無法叫人看好。

國標:老毛說他從不看《人民日報》,我也從不憑習的公開講話判斷他。習早年的經歷,習自己寫的那些文章和文風(如寫賈大山那篇),北京飯局上聽到的習的一些很愣的故事,是我判斷他的主要依據。我喜歡他的那種愣勁兒。當下中國,不愣就寸步難行。我編《黑五類憶舊》,創刊號上收有一篇習近平的自述,那是我第一次接觸他早年的故事。文中提到他寫了十次申請書才得入黨。近年媒體上頻見習十寫申請舊事,信息源多半是這期創刊號。

網友:人民日報河南分社社長羅盤剛被抓,網上大小五毛、腦殘網評心驚膽寒、驚恐萬狀,紛紛倒戈。人民日報甘肅分社社長林某更是瞬間變臉,連忙把自己扮演成良知公知,發良知帖子,惹無數網友恥笑、唾棄。極左、五毛最近都在刪微博。

國標:所以我說,你們不要拿老眼光看習總。他裹挾來的風雨,要超過你們每個人的所思所想。五毛現像,最大的罪惡是敗壞了社會道德,他們完全去是非化,去真假化,非常可恨。最近五毛退潮了。五毛是國家的妖孽。國家出了壞人,五毛就是壞人廉價豢養的操控輿論、強奸民意的別動隊。

大約半年前,一位國保警官對我說:“你們這些自由派知識分子,雖然號稱追求民主自由公平正義,可我看你們實際上比誰都精明,都工于算計。”我很吃驚,反問道:“你憑什麼這麼說?”他說:“習近平反腐,這麼大的力度,這麼艱難,可你們不是冷眼旁觀,就是指責謾罵,幾乎從未聽到你們一句肯定的話,難道他反腐與你們沒有絲毫利害關系嗎?”我答道:“當然有關系,可這怎麼叫精明?叫工于算計呢?”“因為你們怕萬一習總改革失敗,你們受牽連。”公安國保系統本是康師傅的人馬,原來竟也如此同情和支持習總改革,這完全出乎我的意料。我向他解釋道,其實我很早就想寫一篇對習總的觀感,並非怕牽連,實在是不知從何寫起。

半年后的今天,借助這個偶發帖子帶來的衝擊波,借助眾網友提出的話題,我總算把自己長期對習的觀感和思考理清楚並和盤托出了。也许它有很多問題,正如前面一位網友說的,左右不落好,但它真實,無欺無隱,我的認識水平和思想水平現在它就這麼高。習近平是當下中國最大一個謎,中西內外都在猜這謎。我的這篇文章,權當特殊歷史時期習近平之謎的一個猜謎標本,留給歷史,留給未來。當然,它也有現實意義,這是一枚渾圓的、全息的、全角度的、鮮活的習近平之謎猜謎標本,從中可能引發出無限話題。比如雖曰“挺習總”,但實際上究竟是幫忙還是添亂,誰也說不清,只有天知道。愛之欲其生,恨之欲其死,我只能盡心而已。再比如,自由派人士、民運人士、異議人士、反共人士,從中看到的是投靠,是背叛,還是建設,是豐富,也必然各執其詞。我的字典裡沒有“政治正確”,只有一個個具體的是與非,善與惡,正與邪。一千個觀眾有一千個哈姆雷特。我要趕路,你們說去吧。知我罪我,褒我貶我,與我無關。

2014年8月19日星期二北大燕北園

——原載【看中國】

2015-08-23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轉載請指明出處)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