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國是中國的一面“鏡子”

曹長青

中共16大召開了,雖然人類已跨入21世紀,但中國人的政治還停留在半個世紀前狀態,那些代表們仍像歷屆所有的党代會一樣,規規矩矩、整齊劃一地看文件、聽報告,然後像機器人似的舉手,由主席台上的最高權力者操控。

但就在中國的旁邊,俄國已經(在過去12年中)舉行了2次總統全民直選、2次全民公決、5次國會選舉,以及全部89個地區的(每個地區3次)州長選舉。

1993年12月12日,在俄國首次進行新憲法和新國會選舉那天,我曾在美國《世界日報》周刊發表了題為“今天,俄羅斯人民用選票決定新憲法和新國會”的文章,比較了中俄改革模式,強調俄國人通過選票,開始進入有選擇權利的“人”的生活,而不再是《動物農場》;俄國把擴散了70多年的共產毒瘤做大手術割除之後,雖然會有短期的虛弱,但它一定會有“一個誰也無法再拉回過去的有尊嚴的明天”。

9年過去了,中共還在開剝奪中國人選擇權利的16大,而俄國卻發生了天翻地覆的變化——

第一,有了民主選舉和新聞自由﹕

民主至少有兩個最重要的內容,一個是定期、公平的選舉;另一個是新聞自由。俄國不僅進行了上述的選舉,還有了私營報紙、電視、電台和刊物,人們開始享受空前的言論自由。不久前莫斯科人質事件,媒體可以自由地批評普寧總統;幾天前“十月革命”週年日,莫斯科廣場還有上千人(多是老人)舉著列寧、斯大林、阿拉法特、薩達姆的畫像,懷念革命和血腥。俄國人可以自由地表達自己的政治見解。

正是因為有了定期選舉和新聞自由,才使俄國的對外政策走向現實主義,放棄了意識形態的主導。俄國不僅不再把美國和西方視為敵人,不再反對北約東擴,還歷史性地建立了“俄國—北約理事會”,要融入西方。911事件發生後,第一個給美國總統布什打電話表示堅定支持反恐的就是俄國的總統普寧。

第二,放棄軍事帝國,教育經費超過軍費﹕

俄國的另一個明顯變化是軍事政策,不再謀求帝國角色,而是削減軍費,把資金用到經濟上。據“美國企業研究所”俄國研究部主任利昂.阿倫(Leon Aron)在今年11月號《評論》(Commentary)雜誌發表的“俄國革命”(Russia’s Revolution)一文,在共產蘇聯時,俄國的軍費開支高達佔國民生產總值(GDP)的30%,現在削減到僅佔5%(美國現在佔3%強)。當年蘇聯有400萬軍隊,1996年削減到170萬,今年又削減到100萬,預計2003年削減到65萬(中國現在是250萬;美國125萬)。從1992到95年,俄國從東歐撤出了原來駐紮的130萬軍隊;1995年9月,俄國從立陶宛撤回了在國外的最後一批軍隊,使俄國的邊境恢復到了17世紀的狀態。

蘇聯原來有10,000多枚核子導彈,不久前俄國總統普寧訪美達成協議,俄國將在今後10年把導彈削減到1500枚(美國削到2200枚)。俄國並在今年通過議案,將在2010年時,廢棄實行了300年的強制募兵,而實行像美國這樣的完全志願兵制度。去年,俄國自有歷史以來,第一次實現了教育經費超過了軍費開支。

第三,震蕩療法,充分私有化﹕

俄國和中國走了不同的道路,先進行政治改革,然後經濟改革。當時葉爾欽聘請了哈佛大學的經濟學家賽克斯(Jeffrey D. Sachs)做經改顧問,對俄國國營經濟進行大手術(一次性私有化),被稱為“震動療法”。當年不少中國知識人不看好俄國的大刀闊斧私有化,熱衷中國式的保守療法。但今天來看,俄國的手術不僅成功,而且術後恢復很快。

現在俄國的盧布不僅價值穩定,外匯存底已增加到385億美元,財政開支不僅獲得平衡,而且還有了盈余。在過去兩年中,俄國償還了所欠“國際貨幣基金組織”180億美元中的100億。在全球經濟衰退,連美國經濟也滯緩之際,俄國的經濟2000年增長8%(和中國當年相同),2001年增長5.5%;今年預計為5.2%。去年11月12日《華爾街日報》社論“俄國的復興”讚賞說,現在俄國的狀況可能是彼得大帝時代以來最好的。

被美國《福布斯》雜誌評為中國“第三富”的遼寧企業家仰融,因與當地政府發生公司產權糾紛而被迫逃到美國。仰融所領導的公司,像中國的其他很多所謂民營公司或鄉鎮企業一樣,都是產權不清,它們的所謂“民營”性質實質上是假的。

而俄國恰恰通過“震蕩療法”實現了真正的私有化。據上述利昂.阿倫的文章,1991年,俄國國民生產總值中只有5%的產品來自私營企業,今天,這個數字上昇到佔70%!僅以圖書市場為例,現在俄國書店裡80%的書都是私營出版社出版的,索爾仁尼琴、薩哈羅夫、納博科夫、帕斯捷爾納克和哈耶克、凱恩斯等的作品都擺在大型書店裡。私有化刺激了經濟活力,過去兩年,俄國的石油產量增加了15%,今年2月,俄國的石油出口第一次超過了沙特阿拉伯,達到每天出口728萬桶。目前俄國石油產量已佔全球石油市場的10%。俄國不僅糧食自足,而且還有能力出口500萬噸。

1917年列寧奪取政權後第一件事就是把土地國有化,建立蘇維埃集體農莊。今年7月,俄國通過議案,把土地還給人民,將5億4千8百萬畝農業土地(相當4個法國的面積)私有化,人們可以擁有土地,自由買賣。而且外國人也可以從俄國人手裡購買或租用(租期49年)。俄國下一步的私有化目標是國營的煤氣、電力、鐵路以及由國家提供的養老金等。

和歐洲及美國的左派(民主黨)們熱衷增稅相反,俄國政府大幅減稅。去年初俄國把個人所得稅從30%削減到13%,企業稅從35%削減到24%。俄國的個人稅收是整個歐洲除了愛爾蘭之外(12%)最低的。結果俄國政府去年收上來的稅卻比減稅前增加了50%,因為減稅刺激了經濟,企業和個人的收入都增加了。

第四,人民生活水平大幅提升﹕

八十年代,俄國人平均每個月要花54個小時排隊(買東西),在221種基本日用品中,商店經常只有23種,很多東西都是配給,有各種證卷。現在的自由經濟已使俄國貨架上擺滿了商品。1988年,蘇聯有4,300萬人(每6人有1個)每月收入不到75盧布(相當7點5美元)。據“世界銀行”的數字,1999年俄國人均收入已達2,250美元(中國2000年人均收入855美元;捷克人現在人均收入5,020美元;波蘭是4,070美元)。

1990年,每100個俄國家庭有汽車19輛;去年增加到42輛,今年預估將增至52輛,即超過一半的俄國家庭擁有私人汽車。在有900萬人口的莫斯科,250萬人擁有手提電話;過去兩年,俄國使用電腦上網的人數增加了40%(俄國政府從沒像中國那樣設置“防火牆”限制信息流通)。

共產時代,俄國沒有一個私人的慈善機構;2001年,俄國的私人慈善機構已達到7萬個。2000年俄國的大學比蘇聯時代增加了75%,大學生增加了50%。

1991年,在有近三億人口的蘇聯,只有50萬人旅行過;在分出去14個國家之後,只剩下1億4千5百萬人口的俄國,去年有525萬人出外旅行。

1996年俄國總統選舉時,19到29歲的俄國人,71%支持葉爾欽,共產黨候選人僅得23%。在問到什麼是一個高雅社會的最基本成份時,支持葉爾欽的年輕人中75%回答是“機會的平等”。俄國當紅作家柴卡蒂斯維利(Grigoriy Chkhartishvili)說,在過去15年來,俄國“這場進化的最寶貴產品是人的尊嚴”。人,有了自由選擇的權利和機會。

近在旁邊的俄國,已成為中國的一面鏡子,再次照出中國政治的丑陋。但這面鏡子同時也照亮中國人的視野,讓同樣經歷了共產主義的人們更清晰地看到,到底什麼是“高雅社會”的基本成份,什麼才是改革應追求的“最寶貴產品”。

2002年11月12日

2002-11-12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轉載請指明出處)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