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不要“打土豪,分姚明”?

曹長青

最近布什政府的減稅計劃引起爭論,《華爾街日報》發表社論支持,《紐約時報》等左派報紙則嚴詞譴責。右派(共和黨)強調減稅可以刺激經濟成長,有利於民;左派(民主黨)則認為減稅肥了富人,損了國家。那麼到底哪一種說法更有道理?

美國兩黨的經濟理念非常不同,民主黨把平等作為主要目標,更多強調政府對經濟的控制功能,主張增加稅收,然後通過福利制度進行財富再分配(給窮人),以均貧富來實現社會平等。

共和黨則把自由作為主要目標,強調依靠市場這只“看不見的手”對經濟的調節作用(而不是政府),因而要降低稅收,削減福利,通過自由競爭、市場經濟來實現個人富裕,社會的繁榮。它強調小政府,大社會。

美國近日關於減稅的、重復了一萬遍的爭執,反映的仍是這兩種不同經濟理念的分歧。美國在二戰後有過兩次大規模減稅,都是共和黨政府所為。第一次是1981年由雷根總統發起;第二次是這次布什的減稅計劃,準備今後10年減稅一兆三千五百億美元。最近布什政府提出的免除公司和個人股票的紅利稅等,只是這個減稅計劃中的一個部份。

左派批評布什減稅計劃的主要理由有兩個,一是有利富人,不道德;二是會導致政府財政收入降低,出現赤字,在經濟上難以運作。但稍加分析就可看出,這兩個理由都是站不住的。

左派民主黨的主要經濟手段就是多收稅,尤其是向富人和中產階級多收稅,然後再分給窮人。其根本理念是要“劫富濟貧”。實際上,在一個實行法制和自由競爭、市場經濟的社會,富人和中產階級的財富絕大多數是靠勤勞、智慧獲得的,他們擁有較高的收入既不是恥辱,更不是罪惡。國家以所謂“人民的名義”把他們的勞動所得用越來越高的稅收方式強行奪走,再分配給窮人,不僅違反私有財產不可侵犯的自由原則,更是對人類智慧的創造者們、對辛勤工作的勞作者們的不道德。

當然,政府離開稅收無法運作。但稅收應該多少才合理?如果按收入多少來繳稅,即使所有人都以同等比例繳稅,富人和中產階級就已經比窮人多繳了很多。如果以中國人熟悉的球星姚明為例,他來美國打球,四年合同是1780萬美元的薪水,等於每年掙400萬。如果他要像美國人那樣繳稅的話,即使所有人都按10%的比例繳稅,他就比年收入4萬美元的人要多交39萬6千美元的稅(本文只是為了講道理,抽象計算,排除實際繳稅時的一切其他因素)。

但美國的稅收不是大家按統一的比例繳稅,而是掙的越多,繳稅比例越大。美國原有五個納稅定級,分別是15%,28%,31%,36%,39.6%。即收入低的要繳15%,年收入超過28萬美元之上要繳最高等級的稅,即收入的39.6%要被政府收走。另外還有37%的人由於收入太低,則繳很低的稅,或者基本不必繳稅,還能從聯邦政府得到補助。按照這個比例,姚明的400萬美元的年收入,要被政府收走160萬。而一個年收入4萬美元者,才交6千美元的稅,姚明繳的稅是他的266倍。

布什總統的減稅方案是,把五個等級都降低、並簡化為四個﹕10;15;25;33。但由於民主黨的杯葛,最高等級的稅,只減到36.9%。對於姚明等年收入28萬美元以上的富人,才減了3個百分點,而其他中產階級和低收入者明顯減的百分點更多。但左派還是強調富人獲得的回扣多,因為姚明減了3%的稅,就拿回12萬美元,而收入4萬者即使減了5%,也才拿回2千,是姚明從減稅計劃中獲得的財政回報的60分之一。

左派總是強調,減稅計劃對美國1%的富人有利,但他們刻意回避的事實是,姚明等這1%的富人繳的稅,佔美國全部稅收的47%!《華爾街日報》1月8日社論引述的稅務局統計數字是,美國2000年收入12萬8千美元以上的5%的美國人交的稅,佔當年稅收的50%以上。這家報紙的社論說,“當富人承擔了美國一半以上稅收時,減稅時自然不可能把他們排除在外。”

根據美國稅務局的統計,美國有37%的人(年收入三萬五以內)繳的稅,僅佔全部美國稅收的1%。和上述的1%富人繳的稅比較,就可看出到底誰在養活美國(政府)。

左派民主黨的這種高稅收、均貧富的思路和共產主義有相通之處,例如美國共產黨雖然完全被人民淘汰,根本沒有影響力,但他們仍在自己的電腦網站(http://www.cpusa.org./)呼籲﹕收入六萬美元以下的免交稅;政府包辦幼兒園和學校,一律免費;國家提供全民醫療保險,向富人和企業徵高稅,反對市場經濟等。還公開呼籲共產黨員支持民主黨。

美國共產黨這樣呼籲,正是由於他們和左派民主黨的均貧富的平等理念是一致的。例如毛澤東的湖南農民考察報告,要發動窮人和痞子,來革富人的命;列寧一九一七年的俄國革命,也是均貧富,把富人的私有財產充公,然後平均分給窮人;法國大革命,也是在平等的名義下,向所有的有產者實施暴力。今天西方左派也同樣,用一切宣傳灌輸一個理論﹕富有就是罪過,就是不道德。按照他們的理念,人們就應該打斷喬丹、姚明的腿,讓他們和瘸子同樣比賽,同樣收入;於是人們不再看到精彩的籃球比賽,回到袁世凱給每個球員分一個球的時代,大家都上場樂呵一下。按照他們的理念,人們還應該分掉比爾.蓋次的相當於許多第三世界小國整個國家財產的個人資產;於是人們不再有新的微軟產品,最後大家一起用羽毛寫字。

主張市場經濟者主張減稅,他們認為這個錢不是偷來的、搶來的,而是用自己的智慧和勞動創造的,應該屬於他們自己來支配。大眾有了錢,才會增加消費,而美國國民生產總值的三分之二來自大眾消費!富人和中產階級手裡的錢不管有多少,只要他們不是把錢用火燒了,任何花銷(包括浪費)都是消費,都會對美國經濟有好處。而且統計證明,絕大多數富人和中產階級都把他們的錢用於再投資,再生產,辦廠開店。大小資本家都想賺更多的錢,其結果是,“主觀為自己,客觀為別人”,他們為更多的人提供了就業機會,人們有了工作,掙到錢,才會消費,才會刺激經濟成長。雷根總統當年把減稅的經濟政策稱為“滴水經濟”,即富人和中產階級手裡更有錢,他們辦企業會招募更多的工人(滴出油水,養活窮人),由此才會增加就業,活躍經濟。只有民富,老百姓手裡有錢,才會有國家強大的這個結果。

而左派民主黨的提高稅收政策,接近“殺雞取蛋”,雖然可以通過高稅收馬上使政府手裡有更多的錢,並通過福利政策分給窮人,得到立竿見影的迅速效果;但均貧富的結果是,富人和中產階級手裡不再有錢,那麼就不會再產生“蛋”,最後一步步走向社會主義、共產主義式的社會﹕大家都“平等”了,但是一起受窮。所以右派說,左派喜歡窮人,結果製造出更多的窮人。

這次布什總統的減稅計劃,多數美國人將受益,包括減免股票紅利稅等。按照美國“傳統基金會”公佈的統計數字,53%的美國人擁有股票,有5千2百萬個美國家庭購買了共同基金等。而在過去三年股票貶值,尤其是科技股縮水70%的情況下,再讓股民把已大量縮水的股票紅利(雖然公司的股票價值大幅貶值,但許多公司仍有年終盈利,股民仍分到紅利)打稅,既不合理,也造成繳稅者的經濟負擔。按照布什的這個減稅計劃,不僅股票紅利稅可以全免,而且一個收入4萬美元的四口之家,原來要繳聯邦政府稅是1,178美元,現在則降到只繳45美元,等於削減了96%。因而布什的減稅計劃受到多數美國人的歡迎。據福克斯電視台1月10日晚間新聞公佈的民調結果,62%的美國人支持減稅計劃,反對者為30%。

當然美國反恐需要增加軍費開支,同時大幅減稅,會導致收支不平衡,出現像民主黨所指責的財政赤字。但目前美國的財政赤字只佔國民生產總值的1.5%,而美國的國民生產總值約10萬億美元(是中國的九倍),經濟學家多認為這不是大的負擔。

上次雷根減稅,遭到民主黨的杯葛。這次左派同樣阻撓布什的減稅計劃。但他們成功系數不大,因為一是通過中期選舉,共和黨贏得了參眾兩院,減稅計劃在國會擁有多數議員讚成;二是民調顯示,它獲得多數美國人的支持;三是上次雷根大幅減稅刺激了經濟復蘇,而民主黨總統卡特增稅擴大福利則導致經濟衰退,這些都使越來越多的美國人知道好壞。因而不管左派主導的媒體怎樣用他們永遠的武器——減稅只有1%富人獲利——的說法來煽動反富情緒,胡弄經濟外行者和無知的窮人,以市場競爭為主導的自由經濟正在一步步走向勝利,盡管步履艱難,畢竟今天已不是“打土豪,分姚明”的時代了。

2003年1月14日

2003-01-14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轉載請指明出處)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