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秋與朝夕——寫在六四25週年

曹長青

六四事件25週年了。當初可能誰也不會想到,之后共產黨還能存活四分之一世紀。

之前的六四週年日,我多都寫些悼念文字。25年了,更應該寫點什麼。但今年比以往更有悲憤窒息感——魯迅寫《紀念劉和珍君》時的那種感覺。當時段祺瑞政府的三一八慘案,殺害了47個學生,魯迅憤怒到說他活在“不是人間”的世界,那“非人間的濃黑的悲涼”壓得人無法喘息。我在想,如果魯迅活到今天,面對遠比三一八更野蠻、死亡人數更多的六四慘案,還能說什麼?還能寫什麼嗎?他說過,“不是在沉默中爆發,就是在沉默中滅亡”,魯迅會選擇怎樣的“爆發”?

對三一八慘案,段祺瑞政府是認罪的(通過了屠殺首犯“應聽候國民處分”的決議),首都各界在北京大學操場舉行了追悼大會,魯迅題的挽聯高懸會場。僅魯迅一個人,就寫了包括《紀念劉和珍君》在內的七篇悼念學生(更是聲討殺人者)的文章。

而今天,連六四有多少人遇難,政府都拒不公佈,更別說認罪、法辦凶手。魯迅時代,還能為學生開個隆重的追悼大會,而今天,中國的幾百萬知識分子,在中國的報刊上竟然無法發出一篇“紀念劉和珍君”。

25年過去,隱蔽、悄然的屠殺從沒有間斷,對言論和思想的謀殺遠超過100年前。三一八慘案的時代,魯迅稱之“非人間”,而今天是什麼?不是全然的地獄嗎?

這樣的中國還有希望嗎?魯迅說“我不知道這樣的世界何時是一個盡頭!”但他仍是“會依稀看見微茫的希望”,因為“真的猛士,將更奮然而前行。”

魯迅同時代的胡適,即使面對(早逝的)魯迅所不曾見到的共產中國全面肆虐時,仍堅信“自由的中國”在人們心中!他曾以清初典故“鸚鵡救火”(“山中大火,鸚鵡遙見,入水濡羽,飛而灑之”)來闡述,“今天正是大火的時候,我們骨頭燒成灰終究是中國人,實在不忍袖手旁觀。我們明知小小的翅膀上滴下的水點未必能救人,我們不過盡我們的一點微弱的力量,減少良心上的一點譴責而已。”

不僅是出于良知,曾前后在美國26年的胡適,更深知民主自由的價值是人類發展的主流。他堅信民主是“千秋”,專制是“朝夕”;在歷史長河中,中共政權是短暫的。如果說魯迅撕開“非人間”的黑暗,告訴國人以真實,胡適則傳播“真人間”的西方民主,給中國人以信念。

中國是世界最后一個大的專制堡壘。21世紀中國人能對世界做的最大貢獻其實是:炸毀這個堡壘,讓民主的大潮湧進中國!思想是革命的前提。要炸毀這個“堡壘”,首先要破除兩點迷思:

一是所謂“沒有共產黨就天下大亂”。我在以往文章中說過,在蘇聯等原東歐國家,共產黨一夜垮台了,都沒有天下大亂。因為原有的行政體系起到過渡作用。中國也有省長、市長、縣長、鄉長等等,共產黨倒台,根本不影響這個行政系統的照常運轉。黨組織(黨領導)消失了,中國不會大亂,反而一定大好!因為一夜之間就會有一百個政黨出現,在現有行政體系過渡運作下,然后就開始全國大選嘛。其實只要解除黨禁、報禁,中國就會像台灣當年那樣走上民主軌道。根本沒那麼復雜,也根本不會流血。

二是所謂“十四億中國人啥時候能覺醒”。我要告訴你:不需要14億人都覺醒。歷史從來都不是“大多數”人民創造的(大多數永遠是:你贏了,他隨大流趕來給你獻花鼓掌;你輸了,他逃得無影無蹤)。所以,不可指望大多數,也不必指望大多數。歷史是少數的、極少數的英雄創造的!只要少數人的覺醒,少數人的努力,少數勇敢者起來反抗,成gong就不僅有可能,而且是一定的。

在埃及首都的解放廣場,最初抗議穆巴拉克的只有幾千人。抗議活動最高潮時,全埃及有25萬上街。而埃及有8500萬人口,25萬佔不到3%。而正是這“少數人”的勇敢堅持,感動激勵了整個埃及。

在烏克蘭首都的“獨立廣場”,開始時只有二千人在那裡堅守,反抗親俄總統。烏克蘭人口4500萬,那最初的兩千名勇敢者佔不到總人口的萬分之一。

這些例子都清楚地表明,不用等到全體人民都覺醒,只要有少數勇敢者堅定反抗,就能震撼全國(尤其現在是網絡信息傳播時代)。在14億人的中國,哪怕只有烏克蘭獨立廣場那萬分之一,就是14萬人。今天,這“萬分之一”湧進天安門廣場,絕對會有震塌專制堡壘的力量!

我從不懷疑,14億中國人中絕對有足夠的英雄,只要他們真正醒悟:對,這碉堡必須炸掉,否則民主的大廈完全沒有奠基的可能。英雄的火種在每個人心裡,只要一絲火苗點到那裡。而且,我更不懷疑,在科技發達到和25年前完全兩重天的今天,民眾的抗議遲早會起來,而萬里長城阻擋信息的時代卻是永不復返!在信息反映民意的巨浪下,無論中共高層領導人,還是各級軍人,都絕不敢再向民眾開槍。

我們赤手空拳沒有武器嗎?誰說的!只要人們清楚:中南海是我們的敵人。每個人手裡的手機,就會立刻成為扔向中南海的手榴彈。你以為他的坦克大炮還能贏過我們嗎? 睡在中南海裡的人早已不信了,所以他要加固封鎖信息的城牆。

有手機的人們,發一條要推翻專制城牆的信息吧,轉一篇要民主選舉的文章吧。這是不需要犧牲就參與炸毀專制堡壘、書寫我們這一代人的歷史的英雄壯舉。

我們的祖先,連“鸚鵡救火”的精神都有!我們總不能沒出息地自己宣稱“一代不如一代”吧?更何況我們的電腦、手機絕不再是“鸚鵡翅膀沾水”,而是不必冒被燒死的危險,就可以加入滅火的大潮,而且有永不停止的水源!我們處于多麼千載難逢的歷史時機——前面五千年的中國人沒可能,后面五千年的中國人再沒機會了。

六四25週年兩天之后,就是盟軍擊敗納粹的“諾曼底登陸”70週年。今天,讓我們用鍵盤、用手機、用網絡,用這些無聲的炮彈,打響解放中國的“諾曼底登陸”!

抓緊扔一顆炸彈吧,伙計,為了有一天能跟孫子吹牛:知道嗎,小子,你今天的自由,是老爺子白天黑夜用鍵盤苦敲出來的。更為了,當我們像那些碩果僅存的二戰老兵們坐著輪椅,看著獻花盛開的大地、歡快嬉戲的兒童,回首那改變了世界的“諾曼底登陸”、撫摸刻在豐碑上的犧牲了的戰友的名字時,可以寬慰地長舒一口氣:這個戰場上曾經有過我,我曾經為了做自由人而戰鬥過……人生一場,還有什麼比為自由而戰更值得驕傲?!

2014年6月3日于美國

——原載“自由亞洲電台”

曹长青的推特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2014-06-04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轉載請指明出處)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