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憲法是一張廢紙

曹長青

中國人大最近要修憲,引起人們關注。很多人關注,不是憲法究竟要怎麼改,而是中國的憲法改的太頻繁。中國迄今已制定過四部憲法;加上這次,改動有三次。全部加起來,等於憲法變動過七次,如果以1949年中共建政算起,50年來平均每七年憲法就變動一次。全世界恐怕找不出第二個國家,這樣把憲法當做兒戲。在美國,建國兩百年來只有一部憲法,僅是增加了一些修正案。

據報道,這次中國憲法主要會有三個變動,一是把原來憲法中的“私有經濟是公有制經濟的補充部分”,改為是“社會主義經濟的組成部分”。提高了私營經濟的地位。二是把“反革命罪”改為“危害國家安全”,變換了詞句。三是把“鄧小平理論”寫入憲法。加強了江澤民的接班人的合法地位。

但中國人大不管怎麼改憲法,都沒有觸及中國現行憲法的根本弊端,那就是﹕一是沒有設立裁決違憲的憲法法院;二是沒有保障監督違憲的新聞自由。

一部憲法能夠真正稱得上憲法,必須要有這兩個內容,否則就是一紙空文。例如,無論五七年的“反右”運動,還是後來的文化大革命,那時候,中國都是有憲法的,但中國的憲法不僅保護不了成千上萬的知識分子的尊嚴,連堂堂國家主席劉少奇的命都保不住。

我們設想,如果中國當時有新聞自由和憲法法院,可以對毛澤東的違憲行為公開報道,自由批評;同時獨立的憲法法院能夠對毛澤東的違憲行為給予監督和制裁,那麼不僅劉少奇的命可以保住,毛的文化革命也很難進行下去,中國人就可能避免那場大災難。

在西方,憲政學者們早就注意到這個問題,因此都強調,要設置獨立的憲法法院,由它來闡述憲法,並裁決違憲行為;同時要絕對保障新聞自由。美國的憲法,其第一條修正案,就斬釘截鐵地寫道﹕“國會不得立法限制新聞自由和言論自由”。這就是說,美國的立法機構——國會永遠都不可以針對新聞制定任何法律,制定就是違憲。沒有法,是最大的自由。因此美國的新聞媒體享受著相當大的自由空間。

美國雖然是政治比較穩定的國家,但也多次出現憲政危機。“水門事件”時, 獨立檢察官要求尼克松總統交出涉案的錄音帶,被白宮以總統特權拒絕,由此產生憲政危機。最後是由專管解釋憲法和監督違憲的最高法院作出裁決,要求尼克松必須交出錄音帶。此舉導致尼克松辭職下台。

這次克林頓丑聞案,獨立檢察官要傳訊克林頓的助手,白宮也是以總統特權為由拒絕,最後仍是由最高法院的九名大法官作出一致裁決﹕總統助手必須出庭,否則是違憲。

在寶拉.瓊斯女士狀告克林頓性騷擾一案時,白宮以克林頓公務繁忙無法出庭為由,要求等總統任期結束後再審理此案。仍是由最高法院九名大法官全票作出裁決﹕總統在職期間,也必須為民事訴訟出庭。

美國出現的多次憲政危機都能平安解決,就是因為這個國家不僅有憲法,更重要的是,有保證憲法實行的機構最高法院;同時,有監督違憲行為的新聞自由。最高法院和新聞自由,這兩者相輔相成,才保障了憲政民主,使憲法不是一紙空文,而成為國家最重要的大法,受人敬重。

中國如果不能有新聞自由,不能建立監督違憲的憲法法院,無論怎麼修憲,都將是在一張廢紙上改來改去,自欺欺人。

(載香港《爭鳴》月刊1999年4月號)

1999-03-10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轉載請指明出處)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