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打伊拉克的法理在哪裡?

曹長青

經過60天檢查,聯合國武檢團昨天提交了報告,結論是伊拉克沒有真正接受聯合國決議,沒有實質性支持武檢,並隱藏了大量炭疽病毒等生化武器。在美英15萬軍隊向波斯灣集結之際,法德公開反對軍事行動,要求再給武檢團二個月或一年時間。美國認為,巴格達是在拖延時間,如果聯合國不採取行動,美英將單獨對伊動武。美國的這種宣稱有沒有法理根據?當然有,因為﹕

第一,巴格達違反協議在先,美國有權懲罰。

12年前,伊拉克侵佔科威特,導致美國軍事幹預,爆發了波斯灣戰爭,美軍以100小時地面戰,打敗了伊拉克,薩達姆無條件投降,和美國簽署了停戰協議。但停戰之後,伊拉克繼續發展軍力,研製生化和核武,並支援恐怖份子等。聯合國前後通過10多個制裁伊拉克的決議,但巴格達根本不予理睬,並在1998年驅逐了聯合國武檢人員,完全蔑視國際社會和它自己簽署的停戰協議。在這種情況下,作為停戰協議的另一簽署國,美國有權繼續當年的波斯灣戰爭,使用武力迫使伊拉克回到原來簽署的協議上來,從法理上說美國並不需要聯合國再次授權。

這就像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時,日本和美國等簽署了停戰投降協議,如果日本後來不遵守這個協議,繼續走軍國主義道路,對外構成威脅,那麼美國有權對日本再次採取軍事行動,用武力迫使它回到原來協議的立場,而不需要再得到其他國家或國際組織的授權。

第二,對恐怖襲擊必須先發制人。

伊拉克有2,400萬人口,44萬平方公里國土(相當於12個台灣),這麼大的地盤和人口,聯合國派去那麼幾十個人怎麼能查得過來?別說查整個伊拉克,即使僅查一個巴格達,也很困難。看到電視畫面上聯合國武檢人員拿著手電筒在巴格達的房子裡照來照去的畫面,簡直像玩小孩子捉迷藏遊戲。伊拉克不允許任何一個它的核武專家單獨接受武檢人員面談,威脅說誰接受面談就殺他們全家。這本身難道還不足已說明全部問題嗎?

伊拉克擁有生化武器是國際社會周知的,因為它不僅在和伊朗戰爭中使用過,也曾用它屠殺自己的人民,1988年有5,000多庫德族人被生化武器毒死。連《紐約時報》在2月26日反對馬上對伊動武的社論中也承認,“薩達姆.侯賽因是個殘忍的獨裁者,這個政權只配被推翻。任何知道薩達姆歷史的人都不會懷疑,他正在秘密地發展大眾毀滅性武器。”

巴格達支持恐怖份子也是國際社會周知的,該國外長公開宣稱,對使用自殺炸彈殺害以色列平民(也包括中國民工)的所謂巴勒斯坦“烈士”的獎賞從2.5萬增加到4萬美元。《紐約時報》專欄作家沙費爾在昨日的文章中說,蓋達組織在伊拉克北部活動,建立毒氣試驗室。從阿富汗逃出來的蓋達領導人也躲藏在巴格達。美國國務卿鮑爾前天在瑞士講話說,伊拉克和恐怖組織蓋達有密切聯係。911事件已證明,恐怖份子獲得什麼武器都會使用,一旦擁有核武和生化武器,人類付出的代價將是無法估量的。

如果歷史可以像錄影帶一樣倒轉,回到911事件之前,那個時候如果美國提出軍事鏟除阿富汗政權,否則會發生大災難,今天的這些反戰人士,包括法國德國會同意嗎,顯然不會,絕對不會!他們一定會以現在的理由反對,說“沒有足夠的證據”。有了一次“911的證據”還是不夠,難道他們非要等到整個曼哈頓被核武炸沉,或者巴黎、法蘭克福被生化武器彌漫,才會吸取教訓?

如果在911之前美國要對塔列班採取軍事行動,全世界肯定會有更大規模的反戰遊行。而在美國的反戰遊行隊伍裡,很可能就有那些後來在911中遇難的人們,更可能會有他們那些在哈佛、耶魯、伯克萊大學讀書的子女們。人類的悲哀就在於,不僅很多人只有殺到自己頭上才明白,更有人即使殺到他頭上,也醒不過來。而那些認清邪惡的人也得跟他們一起倒楣、陪綁。

《紐約時報》專欄作家、中東問題專家弗瑞德曼在2月22日的專欄中說,“我們可以用傳統武器威懾伊拉克,因為薩達姆愛他自己的生命超過仇恨我們的生命。但我們無法威懾那些用911人肉炸彈攻擊我們開放社會的亡命徒,因為他們恨我們的生命超過愛自己的生命。”所以薩達姆的核武到了那些恐怖份子,後果不堪設想。

聯合國憲章第51條是“當一個國家受到威脅時,它有權自衛”。美國對發展大眾毀滅性武器的伊拉克“先發制人”,解除它的武裝,是一種為了自己和世界安全的自衛。聯合國作為以維護世界和平為宗旨成立的國際組織,理應承擔這種責任,但它如果不這樣做,還要杯葛美英等國承擔這個責任(和犧牲),那麼美國就應像上次對科索沃戰爭那樣,單獨採取行動。歷史會證明這種行動的道義性。

第三,使伊拉克人民獲得解放。

伊拉克異議作家、現在美國波士頓布蘭戴大學擔任教授的馬基亞(Kanan Makiya)曾悲憤地說,人們談到對伊動武時,理由是美國不被襲擊,或是保證世界安全,或是石油利益等,但就是沒有重視伊拉克人民被奴役這個因素。

據《紐約時報》1月26日“侯賽因到底殺了多少人”中的數字,在波斯灣戰爭中,薩達姆軍隊殺害了1,000多科威特人。薩達姆正開展名為“恢復信仰”的運動,讓所有伊拉克人對他“三忠於,四無限”,連在公開場合喝酒也被定為“犯罪”。而被指控為妓女的人,則被公開處決。薩達姆的38歲長子烏賊.侯賽因(Uday Hussein)親自指揮行刑隊(都穿黑衣,戴面罩),把那些被指控為妓女的人,押到鬧市區廣場,逼迫她們下跪,然後一個個砍頭。

1999年,伊拉克的監獄人滿為患,薩達姆下令,處決犯人,騰出地方。結果監獄為達“指標”,不論刑期,大批處決犯人。據國際人權組織的數字,在薩達姆統治下,可能有20萬伊拉克人被秘密員警抓走,最後被殺害。

馬基亞曾在美國公共電視台(PBS)上說,上次波斯灣戰爭,美軍轟炸巴格達時,很多伊拉克人站到房頂上歡呼,等待美軍來解放他們。但是,美國半途而廢,讓他們極為失望。上述弗瑞德曼的專欄文章說,今天很多阿拉伯國家的年輕人在祈禱,希望美國不僅幹掉薩達姆,也幹掉所有阿拉伯國家的獨裁者,讓他們獲得自由。馬基亞呼籲,僅僅是為了伊拉克人民結束被奴役,美國也應該對伊動武。這也是不久前在倫敦聚會的300多名伊拉克異議團體代表的一致呼聲。

第四,把阿拉伯專制世界打開一個缺口。

阿拉伯聯盟有22個成員,沒有一個實行民主選舉。據不久前聯合國公佈的由阿拉伯學者撰寫的報告,阿拉伯國家的經濟不僅落後於世界(全部22個阿拉伯國家的國民生產總值還不如一個西班牙),並普遍缺乏三樣東西﹕自由,現代教育,女性權利。

如果薩達姆政權被結束,伊拉克像阿富汗那樣走向民主,那麼等於在阿拉伯鐵幕世界打開了一個缺口,從地緣政治來看,一個走向民主的伊拉克,對週邊的阿拉伯專制國家伊朗、敘利亞、黎巴嫩、埃及、沙烏地阿拉伯,以及君主國科威特等都構成沖擊,尤其是對伊朗,等於形成都有美軍駐紮的阿富汗和伊拉克前後夾擊的戰略格局,對改變中東局勢具重大意義;同時對解決巴以沖突也有關鍵性作用,因為阿拉法特和他的恐怖組織一直靠伊拉克等提供財源(在上次波斯灣戰爭時阿拉法特支持薩達姆)。

從布希政府的舉動來看,目前還在努力斡旋,希望能再次獲得聯合國授權。但從上述四點來看,聯合國的授權不僅並不是必須的,而且聯合國本身的道義性基礎也存在問題,因為它的192個成員國政府,並不都是通過民選產生的,並不真正代表那些國家的人民。美國等民主國家進行一人一票的選舉,但從不給監獄的罪犯投票權。聯合國成員北朝鮮、古巴、利比亞、伊朗、敘利亞、伊拉克、中共、越南、緬甸、巴基斯坦等很多國家的政府,都不是經人民自由選舉產生,這些政權本身的存在就不具法理,而美國鏟除薩達姆政權的行動必須要得到這些本身就是獨裁的國家的授權,在邏輯和道義性上本身就說不通。最近人權記錄最差國家之一的利比亞“當選”為“聯合國人權委員會”主席(這就如同由一個強姦犯出任“保護女性協會”主席一樣荒唐),這樣的聯合國還有什麼原則、道德可言?

《紐約時報》專欄作家弗瑞德曼在上星期天的專欄中說,如果不得不打這場戰,那就幹吧。“在那個急需改革的阿拉伯世界,如果伊拉克能夠進入民主之路,刺激週邊阿拉伯國家的變革,我們的子孫就可以有更好的機會生活在一個更安全的世界。這場對伊拉克的戰爭將對中東地區是個震蕩,但是,如果我們處理得好,那就有機會使它成為一個‘震蕩療法’。”

現在就看小布希有沒有邱吉爾那種力排眾議、獨膽反抗納粹邪惡的魄力和能力,不去看那個發動了兩次世界大戰、幾乎毀了整個歐洲的德國的臉色;不去看那個面對希特勒只知道舉手投降、絲毫不抵抗,並協同納粹屠殺猶太人的法國的臉色,真正為美國和世界的長久安全與和平負責,再次承擔起領導自由世界的責任,為鏟除全世界一切獨裁專制,邁出關鍵的一步!

2003年1月28日

2003-01-28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轉載請指明出處)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