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替和蔣方舟們是什麼人?

曹長青

曹長青按語:

波蘭駐台灣記者沈漢娜(Hanna Shen)和她先生沈澄河是我的朋友。漢娜出生波蘭,在美國留學,后來到台灣,跟澄河結婚,按台灣女婿的說法,她成為“台灣女兒”。漢娜為波蘭報紙撰寫報導和專欄,有時就一些中國話題采訪我,或問詢。她有自己的英文網站(http://hannashen.tripod.com/),還有中文博客(http://haniainchinese.blogspot.com/2009_12_01_archive.html)等。她勤于筆耕和思考,堅定支持台灣,對共產主義和西方左派深惡痛絕,我們有很多共同語言。

幾個月前,她在評論中國作家蔣方舟和安替到波蘭參加會議一事時,曾來信詢問我的看法。我對這個“波蘭會議”背景毫無所知,對蔣方舟和安替,也是從媒體上,以及有限的阅讀中得到的印象,給她寫了下面這封信。

因為考慮漢娜要寫波蘭文或英文,所以盡量用通俗、簡單的語言,以便她能一下子看懂。這封信沒有發表過,只是這次看到旅居加拿大的中國作家朱瑞(見本網朱瑞文章:回避真相的“詩人”)談到,和她一起上“自由亞洲電台”(RFA)節目的北京女詩人李承恩曾在德國世界藝術學院的會議上高調地宣揚說 “藏人幸福指數最高”,令她反感並質疑,這樣的官方詩人,怎麼被請到德國會議上談西藏,實屬混淆視聽、誤導輿論,而想到我曾就此問題寫過一封信,也是談的中國官方學者被請到國際會議的問題。

到底什麼原因這些“官方們”被請到國際會議?簡單說,這中間既有西方機構可能不明白中國人的底細(貓膩),或為取悅討好北京,更有那些“中國官方們”(更有不少海外假異議們)非常能鑽營的因素。鑽營者大多都精通“兩頭通吃”。你看,連寫出“卑鄙是卑鄙者的通行證”的海外詩人,不是也在公開聲明辭去紐約“中國人權”理事並劃清界限之后,回國去跟中共青海宣傳部長和政治局委員們一起同台朗誦詩作,“吟歌宴舞”,享受紅地毯和茅台酒了嗎?(然後又回到香港繼續當“異議詩人”)

錢鐘書寫的《圍城》是,裡面的要出來,外面的要進去。現在中國的知識人是,“官方們”要到海外,在國際會議上故作“獨特”;而海外的“假異議”要回去,在官場上扮演“和諧”。兩者殊途同歸,都是立牌坊。什麼人要立牌坊呢?

下面是這封信——

Hanna:你好!

簡單回答你來信提出的問題。安替和蔣方舟都不是異議人士,安是中國官方學者,蔣是官方作家——擔任官方的廣東出版集團辦的雜志《新周刊》副主編。

1975年出生的安替(本名趙靜,英文名Michael Anti)九十年代畢業于南京師範大學動力分院,是學理科的,畢業后曾做計算機程序員。后來進入廣東南方報業集團做記者。他的經歷上說,他當過美國哈佛大學尼曼(Nieman)獎學金的研究員。該尼曼基金邀請過很多中國官方學者。

安替的簡歷上沒有說他現在的職務,但他近年來是中國極為罕見的不斷出國,到美國、中東、歐洲等國家,采訪一些要人和事件的媒體人。非常活躍。他的采訪和出國經費從哪裡來被人質疑。也有人認為,不排除中國情報部門的支持。

安替寫過不少出國見聞,尤其是介紹美國的新聞和司法事件等,是當今中國這個方面的少有的介紹家之一。

他介紹美國等文章我大致看了一些,基本屬于Liberal的看法。在跟中國有關系的議題上,則暴露出他的民族主義、大中國主義者的心態。介紹的文章等,比較膚淺,沒有什麼深度思考,更缺乏一個明確堅定的foundation。

1989年在湖北襄陽出生的蔣方舟,在中國是一個非常有爭議性的“女作家”,今年24歲的她,八、九歲時就在中國出名了,因為她被稱為文學“天才”,9歲時就寫出了散文集《打開天窗》(長江文藝出版社出版)。9歲時,就在廣東《南方周末》上開專欄,11歲時出版了長篇小說。

所以有爭議,因為很多人認為,蔣方舟的散文和小說,還有報刊專欄等,基本都是她的作家母親(尚愛蘭)代筆的。尚愛蘭是中國知名的小說家,曾出版小說《永不原諒》、散文集《數字美人》,也在《南方都市報》等開設專欄。

中國知名的打假專家方舟子,曾撰文揭露蔣方舟的小說散文是她母親代筆的。(詳見附在后面的文章)。

從我得到的信息來看,方舟子的質疑是有道理的,蔣方舟的那些文章小說等,基本是她母親代寫的,像中國另一個更被廣泛質疑的假天才韓寒一樣,韓寒所寫的東西基本上都是他父親(韓仁均)或他人代筆的,完全是個騙子(我曾就此寫過多篇分析批評文章)。

所謂蔣方舟在九歲開始發表作品,她母親說女兒七歲就開始寫作了,基本是編造、欺騙。

但蔣方舟的母親有官方關系,在中國官媒中有廣泛的人脈,她們又都是官方作家,所以質疑她們母女的聲音,在中國很難刊登到官方媒體上。

蔣方舟大學一畢業,就到《新周刊》雜志,擔任副主編,可能是當今中國最年輕的副主編。就是因為她有文學“天才”的名聲。

那位主持這個波蘭演講會活動的中國國際廣播電台記者的中文名叫“賈家”(Jiajia)。賈家的具體情況不清楚。但中國國際廣播電台,可是中國人都知道的共產黨對外宣傳機構,這個電台是1941年底毛澤東在延安時建立的,要對外廣播,欺騙美國等國際輿論等。

現在“中國國際廣播電台”在世界上設有32個記者站(包括駐波蘭的記者站),用53種語言每天播出節目,包括俄語,德語,波蘭語,捷克語,立陶宛語和愛沙尼亞語等。

安替和蔣方舟等,連你信中所說的都不是,他們是官方學者和作家,是政府的紅人。他們有時(主要安替,沒看到蔣方舟批評政府)批評政府,也是小小罵,大大地幫忙。如果是中國政府有關部門派他們出來做宣傳的,那他們不斷出國,出入自由,更是沒有問題了。

只不過他們這個時候要去波蘭做這種宣傳的目的是什麼,還是一個謎。

希望這些信息對你的報導評論有用。

祝好!

長青

下面是介紹方舟子質疑蔣方舟的文章:

代筆疑雲:蔣方舟是如何過關的?

2012年08月07日

來源:華聲在線 作者:風岸

沒有人能猜到蔣方舟現在的心情。遠在倫敦的她,或许正在祈禱奧運會能開得更久一些,這樣她就能晚些回國,不用直面那場圍繞她而起的風波。

然而,一切終歸要面對。互聯網上,有關她是否存在代筆的質疑正愈演愈烈,戰火蔓延至大大小小的名人微博與眾多粉絲微博之間。這一次,蔣方舟的對手強大而又難纏。雖然同名“方舟”,但很明顯的是,方舟子不會因此留任何情面。

這已經不是蔣方舟第一次遭受質疑。出道至今,圍繞這位天才少女的爭論從未停歇。她應對的招式也一變再變:辯解憤怒、親友澄清、不屑一顧以及這次的沉默應對。

這一次,蔣方舟還能過關麼?這場美少女與鬥士的戰爭,誰又將獲得最后的勝利?

“你在撒謊!”

風暴的導火索來自一篇題為《達爾文改變中國》的文章,這是蔣方舟近期為紐約時報中文網撰寫的專欄文章。

7月31日下午,該文章被方舟子看到,他認為寫得很爛,“要文采沒文采,要思想沒思想,一堆事實錯誤,就是一本書的概要,連讀書筆記都算不上。”

方舟子隨即發微博稱:“南方報系捧出的另一個文學‘天才’蔣方舟(7歲開始寫作、9歲出書並在南都開專欄、11歲出版長篇小說)在剛出道不久就被多位網友‘證明’過是其母親、作家尚愛蘭的代筆,幾年前她破格被清華錄取時又被證明了一次。”

在方舟子看來,代筆的“證據”眾多而確鑿,較有力的證據之一是母女二人公開發布的文章曾有大量雷同,“寫穿幫了”。

這只是戰爭的前奏。隨后方舟子連發微博,質疑少年天才蔣方舟,其實是欺世盜名。

于是,我們又看見了熟悉的“方舟子風格”。他的連續舉證,往往能抓住要害,讓人無從反駁,同時語氣也愈發嘲諷。

其中一條,是方舟子舉證蔣方舟九歲發表的《白字先生》:“蔣方舟在17歲時說,她寫第一本書《打開天窗》(9歲時出版)的時候還不會寫字,因為當時學校還只教筆劃和拼音,她是先寫書再學字。但《打開天窗》裡面有一篇散文說自己是‘白字小姐’,10年來一直把‘善’字多寫了一橫,8歲才發現。這是未出娘胎就會寫字。這兩個地方怎麼圓,特向大家請教。”

方舟子稱,《白字小姐》一文有兩個版本,第二個版本把“去年我才突然發現,‘善良’的‘善’是四橫,我寫成三橫竟然寫了十年,也沒有人發現”這句給刪了。

“她在連受精卵都不是的時候就在寫字了?”方舟子如是發問。

8月1日下午,方舟子在微博上繼續提供蔣方舟的文章是母親“代筆”的證據。

“2004年,蔣方舟出了一本‘十五歲少女解構五千年中華文明歷史故事’的書《邪童正史》, 裡面有一篇《衝浪辣妹蔡姬》。一年后她母親尚愛蘭寫了一本《正說中國公主》,裡面《戲水女郎——蔡姬》,是《衝浪辣妹蔡姬》的擴寫,其中有不少雷同語句……是母親抄女兒嗎?還是忘了代筆寫過了?”

一切的證據都在指向一個可能:蔣方舟,你在撒謊!

神童、早熟、羨慕嫉妒恨

蔣方舟撒謊了麼?

這其實是一個老問題。面對這位7歲寫作、9歲出書、特招進名校、畢業做主編的天才少女,世人早已有諸多疑惑。

數據顯示,9歲時,蔣方舟在湖北襄樊市鐵路一小上學。當年,她出版了第一本散文集《打開天窗》。12歲時,讀初一的她又出了第二本書《正在發育》。

《正在發育》面世之后,輿論一片嘩然。因過早涉及“早戀”、“同性戀”、“偉哥”等敏感話題,一入市就讓老師和家長等“大人”們驚慌失措,蔣方舟亦被卷入非議。普遍觀點是,“12歲的未成年作家寫這樣的書(《正在發育》)很搞笑。”

書中,被引用得最多的一段話是——“人一結婚,不出5年,男的就不敢仔細地完整地看自己的老婆了,即使看了,也不會仔細看第二遍。然而,我找男朋友,是大大地有標准的。要富貴如比哥(比爾-盖茨),瀟灑如馬哥(周潤發),浪漫如李哥(李奧納多),健壯如偉哥(這個我就不解釋了)。”

有評論家驚呼:“她才12歲。然而我怎麼看都怎麼覺得像一個身經百戰的情場老手的宣言。對人情的練達,對金錢和男色的痴迷追求……這真是一位風情萬種,令人想入非非的曠世才女。”

這可能是蔣方舟在天才道路上遭遇的第一波質疑。她最開始采用的是“神童“的解釋。面對質疑,蔣方舟在接受采訪時響應說,“我就是知道這些詞(偉哥、同性戀等),我很小的時候就開始看成年人的書了,5歲的時候已經不看童話了。對于成人的書,《百年孤獨》看得懂,但卡夫卡就不懂了。”

然而眾多質疑者並不接受這一解釋。隨著蔣方舟的名氣越來越大,圍繞著他的質疑聲也越來越喧雜。蔣方舟的響應開始變得強硬,她說那些非議她的人們“只是在嫉妒而已”。

在這些早期的質疑聲中,蔣方舟的母親尚愛蘭已經登上了“嫌犯名單”。

蔣方舟的母親尚愛蘭,也曾是名躁一時的美女作家,獲得過首屆“榕樹下網絡文學大賽”金獎。而后,尚愛蘭慢慢淡出文壇,成為襄陽市一所高中的語文老師。

對于自己與母親文筆相似的問題,蔣方舟回答,她甚至幾乎沒看過尚愛蘭的東西,“媽媽已經老了,長江后浪推前浪。”

尚愛蘭也曾站出來力挺女兒。她說,蔣方舟在五、六歲的時候就能讀三毛的書,在她還不會寫字的時候就開始寫書了。

不會寫字就寫書,這樣的解釋怎能讓網民接受。2009年,知名網友“馬日拉”(現更名為“馬銳拉”,互聯影庫創始人)公開質疑時年20歲的蔣方舟所寫的文章,是由其母尚愛蘭代筆:“現在抄襲代筆上位,是一種時尚,反正出名最重要,手段卑劣不要緊。”

除卻代筆,更有人質疑尚愛蘭是整個成名大戲的幕后策劃。

湖南80后作家張一一撰文怒問“拋開蔣方舟到底寫過什麼不說,如果她沒有一個作家母親,如果她出生在一個窮鄉僻壤,她的作品有機會出版嗎?她有可能被清華降低那麼多分破格錄取嗎?”

然而,在方舟子出手之前,這些質疑聲並未形成統一的聲勢。蔣方舟用“我是早熟兒童,我是天才兒童,我是和我媽不一樣的后浪兒童“等說法輕松過關。從清華畢業后,她成為某知名媒體的副主編,一切看起來很美好。

一個字也不說

美好的日子在遇到方舟子后結束。

這是一個經驗豐富的獵手,愛他的人喚他為教主,恨他的人稱他是無賴。然而,幾乎所有人都不懷疑他的韌性和耐心,包括他的對手。

在方舟子眼裡,7歲開始寫作、9歲即開專欄的蔣方舟,表現得比自初中起就發表文章的韓寒還神,所以證據其實更好找。

方舟子認為,塑造“天才”其實都一個套路,比如掉書袋。他轉了網友的微博—“既然韓寒能徹夜苦讀《史記》和《論法的精神》,那麼蔣方舟自然也能九歲時就開始讀《百年孤獨》、《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輕》,然后讀《尼采》。”

他已經認定了蔣方舟的要害——就是你媽代筆的。按照他的習慣,他將反反復復說,反反復復舉證,直到對手服了。至于持續時間多長,請參考春節至今的韓方大戰。

同韓方大戰類似,這一次方舟子起兵討伐,依然有眾多看客被裹挾其間隨波逐流。
作家慕容雪村是挺蔣派。“我和蔣方舟不算熟,只見過幾次,談的多半都是讀書。她的嬝甽q讓我很慚楚A比我見過的许多教授都淵博。我看過她的一些文章,早年作品不算很好,但越寫越好。以她的知識和見解,我認為不需要有什麼人來代筆。”

軍事專家趙楚則拿身邊的例子力挺蔣方舟。他稱,自己認識一個6歲的小孩,每天都在發愁,到底是玩呢,還是寫一本關于二戰的書。隨后趙楚解釋稱,這孩子3歲開始識字超過600個,5歲的時候整天讀各種二戰人物傳記,目前還沒決定今年是否上學。

越眾影視公司董事長鄧康延則直接開始吐槽,“倆方舟,亦可青春濟世,或是中年毀人。”

連在韓方大戰中堅定支持方舟子的“女俠”木子美,這一次也和方舟子唱起了對台戲,她的攪局也讓戰局愈發混亂。不過有網友稱,木子美臨陣變節,其實是為了炒作她的新書。

在喧囂的戰場中,主角選擇了沉默。

也许是吸取了韓寒爺倆越抹越黑的教訓,蔣方舟在倫敦一言不發。有記者在微博上通風報信,“方舟子殺過來了”。副主編蔣方舟用微博私信做出批示“不回應,別理他”。

奉行封口戰術的還有她媽。尚愛蘭面對反復發問無果最后將要抓狂的媒體,最后給出了一個更令人抓狂的答案“我只能說我什麼都沒有說。”

8月3日,方舟子參加網絡微訪談,再次談及蔣方舟代筆疑雲,他說“不是說文二代就一定有問題,關鍵是看這個文二代是不是神奇得不合常識。”

兩日后的凌晨,蔣方舟更新了微博,“孫楊加油!”。這些天,她在微博上說王皓說汪鑫說黃帝內經,但關于她是不是“假冒天才”一事,她就是一個字也不說。

——原載:搜狐網站:http://news.sohu.com/20120807/n350084397.shtml

2013-10-12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轉載請指明出處)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