谷開來應被無罪釋放

曹長青



在“從薄熙來案看黑道共產黨”一文中我寫道,薄妻谷開來的一系列比江青還囂張的舉動,簡直堪比黑道;其明火執仗的殺人行為更令人目瞪口呆。但隨着薄案中更多事件被公布于世,我對谷開來殺人事件有了一個新的認知。認為這個案子如在美國審理,谷開來很可能被判無罪,因為各種跡像顯示,她真是一個精神病患者!

谷開來殺人案審理時,只有少部分內容公開,我也沒有特別關注。但最近通過薄熙來案,看到越來越多有關谷開來的內容,于是越來越傾向“谷開來有精神病”這個認知。

在中國恢復高考之前,我在中國一家省級精神病院工作了多年,雖然不是醫生(圖書館長),但近水樓台,見過太多患者,並通過醫生的診斷和阅讀學到了很多有關精神病的知識,而且多年來一直關注這個領域,因為不同程度的精神病患者實在見的太多了。不客氣地說,這年頭,有精神症狀的人,遠比精神健康的人多;而真正的瘋子,也並不罕見。只是,了解精神病狀況的人太少。

我基本判斷,谷開來有明顯的被害妄想症,是“精神病”中常見的一種。這從幾個方面可看出:

第一,最早在薄一波的中南海內的住所,谷開來就稱有人對薄熙來投毒。而這個住處只有薄熙來和他跟前妻所生的長子李望知常去小住,因此谷開來認定是李望知投毒。但經中央警衛局介入調查,沒有發現投毒。可谷開來就一直堅持這樣認定,顯示出精神病人的“偏執”症狀。

第二,后來谷開來三次報案,稱她服用的藥物蟲草膠囊被投毒,說藥裡混合了鉛、汞。據法庭供詞,最初公安機關對此沒怎麼理會(大概認為那是沒有根據的胡鬧),谷開來曾就此大發雷霆。直到時任錦州公安局長的王立軍接手(由富豪徐明介紹)承辦此案,才有了“進展”。王立軍為此設了“專案組”,認定李望知是最大嫌疑(幾乎抓捕)。但業內人士認為,谷開來服用的蟲草膠囊,裡面的貴金屬超標,主要是蟲草藥制造業的缺德導致,即用多添加鉛汞來增加藥品重量(以多賣錢),而不是什麼人投毒。

但王立軍為什麼設專案組,並鎖定投毒者是李望知?就是為了讓谷開來“滿意”(滿足她心中的“被害妄想”)。谷開來滿意了,就會在丈夫那兒為王立軍吹枕邊風、說好話,王立軍才會被提拔。后來的演變正是這樣:從“破”這個所謂的投毒案開始,王立軍才攀上薄熙來,薄到重慶當市委書記后,硬是通過中組部和公安部,把王立軍調到重慶擔任副市長兼公安局長(副軍級)。有人推測,如果薄熙來不“出事”,現在可能就是“政治局常委”,王立軍就得是公安部常務副部長了。

但該“投毒案”的明顯不可思議之處是,既然王立軍“破案”了,鎖定了下毒者,那為什麼一直不去逮捕李望知呢?而且直到最后他向薄熙來彙報谷開來的“飛揚跋扈”時,還把谷逼他去抓李望知作為一個指控。這說明以王立軍的智商和常識,他不認為李望知下毒。所謂破案,只是應付、取悅谷開來,跟上司的太太拉關系、為自己升官鋪路而已。后來谷開來“精神症狀”加重,對王立軍太糾纏、太胡鬧,要求太過分(包括命令他去逮捕谷開來自己的四姐等),他才不得已跟薄熙來“彙報”,沒想到惹來大禍。

薄熙來的前妻李丹宇2012年接受《紐約時報》采訪時說,當年她非常憂心,因為谷開來想把李望知送進監獄,或以其它方式傷害。她說,“谷開來就是個偏執狂,整天疑心有人要毒死她。”所以,從整個投毒事件來看,谷開來的“被害妄想症”早已相當明顯。

薄熙來和谷開來的獨子薄瓜瓜曾在香港鳳凰衛視節目(魯豫有約)上說,他從小在姥爺姥姥家長大,四姨對他要求很嚴。也就是說,谷開來的四姐也是把薄瓜瓜帶大的親人之一。結果谷開來居然要讓王立軍去逮捕她。這足以說明谷開來很不正常了。

第三,谷開來居然帶人去把重慶市委秘書長徐鳴的家和辦公室給抄了!中國已不是文革時代,盡管谷開來是重慶一把手的夫人,但任何一個思維正常的人,再囂張也不至于私自帶人去抄政府高官的家!重慶是中國四大直轄市之一,又是土地和人口最多的直轄市,是部軍級。重慶市委秘書長這種級別的干部,是屬于中央組織部管理的,市委書記都不能隨便撤換他,而書記的老婆怎麼可以隨便帶人去抄他的家?而且還是帶的“兩勞”人員(即被勞動教養、勞動改造人員)。這種非常反常、離譜的事情,也只有瘋子才干得出來。

第四,在王立軍去北京開會期間,谷開來帶着家裡的勤務(那個后來跟她去殺英國商人的原重慶市委辦公廳人員)去把王立軍的公安局長辦公室給抄了,抄走了王立軍的60多雙皮鞋(中共公安局長的鞋子數量,也可跟菲律賓的馬科斯夫人伊梅爾達有的一比了),七、八箱衣服,幾十瓶香水,煙酒、補品、手表、金銀若干。

首先,什麼職務都沒有的谷開來帶人去抄公安局長的辦公室,就已經瘋得不行了,還把人家的衣服、鞋子等私人用品收走,這更是匪夷所思。薄熙來在法庭說,王立軍跑去美國領館,是由于他暗戀谷開來,“情感糾結”所致,還說“把王立軍的皮鞋拿到我家裡”(由此暗示、證明王谷關系如膠似漆)。其實薄熙來是心知肚明、自己清清楚楚地在編瞎話。那些皮鞋不是關系密切的結果,而是谷開來去抄王立軍辦公室的“戰利品”。

而且,薄熙來關于王立軍暗戀自己妻子之說,更是一個試圖轉移人們視線、為自己解套的手段之一。又是玩弄大家的智商。很清楚的是,薄熙來並沒有說王立軍跟谷開來有“兩性關系”,甚至都沒說谷開來的反應,只是明確指出王暗戀谷,然后用什麼“如膠似漆”這種模糊、卻有暗示意味的詞彙讓外人想像。但實情怎麼回事兒,難道不是摆在桌面一樣清晰嗎?

王立軍的官運是薄熙來給的,所以后來薄才敢打他嘴巴罵他忘恩負義。以王立軍那種挖空心思要討好頂頭上司薄熙來的處境和心理,打死他也不敢對薄妻有什麼造次。如果他曾表示對谷開來有“深情”,甚至有給她寫“情書”(薄熙來聲稱),那也完全是諂媚主子夫人的一種手段,最終目的是討好主子,而絕不是玩真格的。這點不僅王立軍清楚,薄熙來更清楚!而王立軍當然也是明確知道薄熙來清楚真相,所以才敢如此(寫信)“張揚”自己對夫人的“愛慕”。這是一個“三人行”誰都清楚的“玩”。

但薄熙來現在居然把這種東西一本正經地拿到法庭,一副受害者模樣指控王立軍和自己妻子有私情。他實在太演戲、太玩、太惡劣了。王立軍是啞巴吃黃連,但誰讓他當年拍馬屁拍到那種地步呢。谷開來是死刑犯呆在監獄,所以就只有任憑薄熙來在庭上耍、上演自編自導的“情仇活寶劇”。當然了,他敢演,是因為知道中國真有人信。敢耍小聰明的人,就是因為曾“耍贏過”太多比他弱智的人。

言歸正傳。谷開來帶家裡的勤務人員去抄堂堂公安局長的辦公室,已經是太荒唐的事情。盡管她和王立軍很熟,但王畢竟是副市長、公安局長,哪怕僅僅從個人體面上來講,北大畢業的律師谷開來也絕不應該做那種潑婦般的事情。唯一的解釋是,她嚴重地精神不正常。而且不僅去抄家,據薄熙來的供詞,谷開來還在王立軍的辦公室牆上張貼了六、七十條標語,什麼“你要警惕了”之類,這更完完全全是一個瘋子的行為。那個滿牆貼標語口號的舉動,是典型的“精神分裂症”患者的歇斯底裡發作表現!

第五,最初讀到谷開來殺英國商人的過程,就覺得太離譜了。任何一個人蓄意謀殺,都首先會想到掩盖,會盡量設計不留蛛絲馬跡的逃脫。而谷開來則大大咧咧地帶着家裡勤務人員,揚長而入外國人住的旅館去殺人,甚至自己親手灌藥。她不簡直傻透氣了嗎?如今稍有檔次的旅館都有閉路電視,進入旅館的人,都留下錄像。谷開來對這個毫不在乎。她是律師,不是文盲,怎麼連這個最最基本的智商都沒有呢?她好像完全不懂得“蓄意謀殺”是會有后果的。這只能說明,她的確是瘋了。

而且據警方的檢驗報告,第一次灌的毒藥被英國商人吐了出來,于是谷開來又親自第二次灌。如此殺人勇氣,一個弱女子,不瘋到相當程度,很難想像。

第六,如果谷開來沒有精神疾病,如果她真想除掉那個英國商人,以她跟王立軍的密切關系,更准確地說,以王立軍千方百計地巴結她(她要毒品,王立軍都提供)、想通過她更親近薄熙來,好獲進一步提拔(例如王立軍曾直接向谷開來求情,希望她在薄熙來面前為自己說說話,提拔他當重慶市委常委),她跟王立軍提出,王很可能會想辦法把幫她解決。“車禍”也好,“猝死”也好,或讓被抓住的黑幫人物去做,以交換刑期等等,都會比谷開來自己這麼赤裸裸地殺人要“專業”、不留痕跡。所以,從這個自己親自、堂而皇之地殺人這個行為的過于弱智、過于不合情理,也佐證谷開來是有嚴重精神症狀的。

現在中國國內對谷開來殺人的完全不合理性提出強烈質疑的是中國最高人民檢察院主任法醫師王雪梅(前中國法醫學會副會長),她開了記者會談其質疑理由。但她把谷開來的“完全不合情理的殺人”歸罪于是王立軍指使(誘導),或就是王立軍們干的,目的是通過這個來搞掉薄熙來。我看了王雪梅記者會的視頻,感覺她歸罪王立軍的說法不僅無法成立,而且她那種手舞足蹈、亢奮激昂、隨口亂講的樣子(什麼“高級妓女我認識很多,像谷開來這種陰柔的吸引男人的女性心理我太懂了”等等),實在不像個專業法醫師(甚至讓人感到她也有精神症狀——起碼是小舞蹈症)。但王雪梅明顯是感覺到了,谷開來這樣殺人太不合情理。只不過她的思考方向不對,而且她的講話太誇張、太表演性,有嘩眾取寵之嫌。

整個薄案,爆發點是王立軍進美國使館,背后觸發是谷開來的精神症狀。可能至今薄熙來和王立軍都沒有醒悟到,這一切都跟他們缺乏精神醫學知識有關。如果他們早一點認知這些,對谷開來精神治療,不至于事情發展到這種地步。當然了,幸虧他們的無知,才得以把又一起高官的貪污腐敗暴露出來。

精神醫學知識,尤其預防醫學,在中國根本沒有普及。所以大多數人對自身和他人的精神疾病不夠警惕。精神疾病的症狀有各種程度,人們一眼就看明白的瘋子是少數,而那些對時空、環境、談話對像等明顯缺乏概念(脫節)的多數精神病患者們,人們就忽略了。比方說,前中國國家主席江澤民就在一定程度上是個患者,他不分場合地講蹩腳的英文,給外國老學者彈唱表達少女之心的泰坦尼克號主題歌《我的心永在》,在葡萄牙國會演講,不經邀請就唱起來,人家禮貌性鼓掌,他又接着朗誦唐詩(葡萄牙們怎麼能懂中文),還露着富士山般的大肚皮在死海仰泳,訪問土耳其時被頒獎,搶先自己拿過獎章帶上,連土國媒體都嘲諷中共領導人有神經病,甚至面對西班牙王子王后,拿出小梳子理起自己的頭發……十多年前我曾寫過《給江澤民夫人的公開信》,調侃當時中國最高領導人的精神症狀。

其實只要留心一下中國的相關醫學報道就會知道,中國的精神疾病問題非常嚴重。據2009年中國官方報告(中國疾病預防控制中心,后再無類似報告),中國有精神疾病的人一億以上,其中重症者1600萬(相當整個荷蘭人口)。中國的精神病人有四大趨勢:發病率增高(已增至14%);年齡下滑(各種年齡段都有);分布廣泛(無論城鄉和職業);殺傷力大(自殺15%,殺人10%)。中國1600萬重症精神病人的10% 就是160萬(殺人者)。只是今年七月份,中國媒體就報道兩起精神病傷害案(導致三人死亡)。

殺人當然是最殘酷的損害他人行為。但精神病患者殺人,是被免于刑責的。這不僅是西方的慣例,中國也有同樣的規定。只不過在鑒定“是不是”精神病時,中國在某些情況下,則會根據政治需要來處理。例如把政治異見人士關進精神病院,把真正的瘋子谷開來判處“死緩”。中共辦案人員也明顯是知道谷開來有精神病的,例如薄熙來在法庭披露,“辦案人員跟我講,谷開來瘋了,她說殺人有荊軻刺秦王的悲壯,是民族英雄。”谷開來的律師如果真想給她辯護,首先應該想到的就是insanity defense(精神錯亂辯護)。而谷開來多年以來的一系列反常行為,應是足以佐證她患有嚴重精神疾病。

例如僅僅一周前,澳洲媒體報道,中國留澳博士生張瑞往同實驗室的另一位中國留學生身上潑硫酸,還用錘子打對方頭部(導致送醫),但因精神疾病被法官判處無罪。再比方說,以前有美國的瘋子對總統裡根開槍(打死了一個護衛,還把總統幕僚長打成終生坐輪椅的癱瘓),但就因為最后判定他是精神病,所以沒被判刑,而是送進了精神病院。

大概很多人看到了谷開來為薄熙來案作證的錄影,認為她很正常呵。說話軟軟的,聲音柔柔的,很平靜,甚至很斯文。但如果你在精神病院呆過,就會清楚,有一類瘋子在很多情況下,表現得比正常人還“正常”,或者說比正常人還“好”,不僅能正常地處理很多事情,也非常地文明禮貌。但他們“瘋”起來,不僅會歇斯底裡(這比較常見),甚至是可以殺人的,而且是不懂得后果的。

所以對于薄熙來一案,在正常的司法情況下,應該重判頭腦清楚、百般狡辯、演戲抵賴、毫無悔意的薄熙來,而應該把精神病症狀非常明顯的谷開來送去精神病院鑒定,如果確診是被害妄想狂,就應該無罪釋放,送院治療。

2013年9月17日于美國

——原載“自由亞洲電台”
曹长青的推特



2013-09-17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轉載請指明出處)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