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的美國大選“爭”什麼?

曹長青

今天(11月5日)是美國的中期選舉日,所謂“中期”是指在四年一度的總統選舉中間的國會席位改選。美國選舉是“二四六制”﹕眾議員任期兩年,總統四年一選,參議員任期六年。今年中期選舉要改選全部435名眾議員和34名參議員(每兩年改選100名參議員的三分之一,以免全部改選影響國會議事功能),以及36名州長。

目前在眾議院,共和黨佔223席;民主黨佔208席;無党派1席;3席空缺;在過去三屆(1996、1998、2000年)眾議員改選中,96.7%的議員都連選連任。以這個比例推算,今年的435名眾議員改選,僅可能有14席發生變化。民主黨在眾院比共和黨少15席,幾乎沒有可能全部贏回。而且《紐約時報》在10月27日題為“有四席肯定不保”的新聞分析中說,這四席都是民主黨籍。因此這次選舉結果,共和党不僅肯定可以保住眾議院的多數党地位,而且還有可能增加席位。

目前在參議院,民主黨比共和黨只多一席(50對49,獨立派一席),因此變數較大,成為本次選舉最激烈、緊張的競爭陣地。共和黨有三名老資格參議員今年因年齡而退休,空出了三個席位;另外還有三個州選情激烈,雙方候選人支持率非常接近,難分上下。但民主黨好像遇到更大麻煩,不僅有新澤西州的民主黨籍參議員因接受賄賂而被迫辭職,還有明尼蘇達州的民主黨籍參議員剛剛飛機失事身亡。臨時替代他們的人對選民的吸引力如何,還是未知數。

而且在密蘇里州,民主黨籍參議員卡納翰夫人(Jean Carnahan)是由於她的候選人丈夫在前年大選前3周因飛機失事逝世,而臨時代替當選的丈夫出任了聯邦參議員。但卡納翰夫人不是像克林頓夫人希拉莉那種熱衷政治的女人,她是臨危受命。由於缺乏政治經驗,非常有可能被向她挑戰的該州共和黨籍參議員候選人吉米.泰藍德(Jim Talent)擊敗。泰藍德當過三屆聯邦眾議員,在政治經驗上和卡納翰形成鮮明對比。

另外路易斯安那州的民主黨籍女參議員蘭德玉(Landrieu)也遭到共和黨強有力的挑戰,她的共和黨籍候選人對手有三位,另外還有左翼的綠党候選人等。如果她在今天的選舉中不能贏得一半以上選票,按該州法律,就得在12月7日進行第二輪選舉。那麼這次中期選舉結果要等到那個時候才會最後見分曉。

這次選舉可能是美國歷史上最激烈、比分最接近的一次中期選舉,很多地方的選票可能極為接近,因此像上次布什和戈爾那樣的計票糾紛,或重新計票的可能性都存在。所以民主黨已召集了10,000名律師,分赴10個重要的、並可能出現爭議的州,進行監票,並準備和共和黨打官司。共和黨則準備了一個名為“72小時”的應急計劃,調動監票義務人員,並設了全國免費電話,接受投訴。雙方都有點劍拔弩張的味道。

如果選舉結果仍是共和党掌眾議院,民主黨保持參議院的多數席位,那麼對美國的內政外交都不會有大的影響。但如果共和黨奪回參議院,並繼續掌控眾議院,則將打破紀錄,因為自1934年以來,在過去68年間,只有1998年那一次中期選舉,總統所在的政黨贏得國會。

如果這次共和黨同時掌控了白宮、參議院、眾議院,那對布什推行其內外政策就將非常有利,馬上可以看到的效果是﹕

第一,共和党籍參議員將出任參院13個重要的功能委員會主席,例如,外交委員會(所有駐外大使必須由這個委員會通過);財政委員會(每年的國家預算首先由它通過);司法委員會(所有法官的任命首先得它通過)。這些功能委員會是參議院各種議案通過的第一關,對布什政府的政策實施具有重要意義。

第二,因受民主黨議員杯葛而擱置的49位布什總統提名的法官,可望在明年走馬上任。

第三,布什提出的今後為期10年的減稅計劃將會更順利實施;其他還將包括進一步削減福利開支;開發阿拉斯加州的石油;擴大市場機制、減少政府規定等等。

第四,在國家安全和對外政策上,布什政府將更有條件採取強勢姿態,包括建立“國土安全部”,先發制人打擊恐怖主義;加大軍事推翻薩達姆政權的力度和速度等。

說來也巧,本周五中國也將進行重要的權力轉移,要召開“16大”。和美國大小媒體鋪天蓋地對選情的密集報道、連續分析、每天公佈最新民調結果的情況正好相反,中國那邊是“這裡的‘黑夜’靜悄悄”,13億中國人完全被矇在鼓裡,中國的媒體既不知情,也不敢分析,更不能進行民意調查。而海外的華文媒體也只能是一片預測。中國的百姓們既無選擇權,也無知情權,只有等中南海的政治老人們黑箱作業結束後“賞賜”結果的份兒,

美國的選舉雖然熱鬧、激烈,但如果稍微傾聽一下候選人們的政策辯論就會發現,它和以往的選舉大同小異,兩黨候選人的所有“說法”都是圍繞著各自政黨的原則理念展開的﹕

在對外政策上,共和黨強調注重國防和軍事,反對共產主義,對邪惡不幻想,不手軟。具體體現在要以強勢全球反恐,軍事打擊伊拉克;民主黨則強調削減軍費,反對武力攻伊(和上次海灣戰爭時一樣),對一切獨裁政權的本質都不僅不清楚,而且抱有浪漫情懷。

《紐約時報》11月3日刊出的民調顯示,認為共和黨能夠保持美國國防強大的佔62%(認為民主黨的有20%);認為共和黨能做出正確決定對付恐怖份子的佔48%(認為民主黨的佔23%)。

在內政上,兩党的分歧更大﹕共和黨強調並實施充分私有化、市場化,降低稅收,削減福利,減少經濟規定,限制政府權力,實現小政府,大社會;充分相信個人對其財產和行為的支配,而不是政府的干預和指教。其核心價值和本質特征是把自由看得比平等更重要。在自由中尋求對人的智慧和能力的公平、公正。

而左翼民主黨的根本理念是強調平等,強調政府對經濟的干預、調節功能,強行對富人和中產階級實行高額稅收,然後通過福利救濟方式發放給窮人;用這種劫富濟貧的方法進行財富再分配,試圖通過追求財富的平等來實現社會平等。正因為這些理念,所以民主黨熱衷於企業的國有化和政府控制。

如果說共和黨的經濟理念更接近原本資本主義,那麼民主黨的想法則接近共產主義烏托邦。人類的經濟歷史已經證明了,那種大政府、高稅收、高福利的政策不靈,它不僅導致高失業率、低增長率,並產生嚴重的官僚主義,最後像共產主義國家那樣,不僅人民根本沒有得到平等,最後自由更被剝奪。現在有15個成員的歐盟有11個是傾向原本資本主義的政黨執政(1988年時僅有2個),就是因為事實證明,平等主義的烏托邦遲早要失敗。

今天的美國中期選舉究竟爭什麼?它和過去這一個世紀以來西方兩大派別激烈競爭的內容完全一樣,那就是走尊重人本性的、理智的、個人主義的、現實主義的道路,還是走違反人天性的、由幻想激情主導的、強調集體主義的、浪漫的烏托邦道路。看美國人民今天的智慧如何吧。

2002年11月5日

2002-11-05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轉載請指明出處)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