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這次會不會跟著俄國跑?

曹長青

俄國總統普京訪問中國,今天(3日)在北京大學演講,成為一條引人注目的新聞。但中國官方媒體沒有報道的是,在普京到北大演講之前,北大論壇就有帖子︰“中國需要普京式的領導人!”“要學習普京身上所體現的愛國,進步,民主,科學精神。”

北大學生發出這樣的呼聲,讓人不期然地想到十三年前,也是在俄國領導人到中國訪問時,北京的大學生們在天安門廣場打出“戈爾巴喬夫你好!”的橫幅。

中國學生對俄國領導人的敬意,表達出他們對俄國過去十多年走的“新思維”政治改革道路的羨慕,同時傳遞出對中國統治者拒絕政治改革的沮喪和憤怒。從當年北大學生打出“小平你好”的條幅,到今天發出“中國需要普京式的領導人”,反映出中國人,至少是青年學生們對中俄政治變化的比較和取向。

在近代歷史上,影響中國進程最大的是俄國(另一個是日本,日軍侵略給了共產黨發展機會)。俄國的“十月革命”,給中國送來了暴力革命的樣板。當時中國的兩個主要政黨,無論共產黨還是國民黨,都建立成列寧主義式政黨。別說中共,連孫中山的國民黨,也是提出一個領袖,一個政黨,一個主義的專制性綱領。而且孫中山本人相當向往列寧的甦聯,衷情共產黨,他當時的政策是“聯甦,聯共,扶助工農”。

在中共發展及奪權的進程中,從外部至少得到過四個人的幫助,按時間順序說,是孫中山,張學良,日本天皇,斯大林。

美國的中國問題專家韋慕庭(C. Martin Wilbur)曾寫過一本《孫中山︰壯志未酬的愛國者》(Sun Yat-Sen: Frustrated Patriot)的專著,他論述說,中共之所以能在中國獲得發展的機會,進而征服中國,一個關鍵性的因素是孫中山的聯俄、容共政策。同時指出孫中山的出身背景為“邊緣人”(marginal man),願玩弄權宜之計,不擇手段。例如為獲得日本支持,孫中山曾承諾把東北三省給日本作為交換條件。

張學良是繼孫中山之後,對中共最有“恩”的人。他發動的“西安事變”,給了共產黨軍隊喘息的機會,並借助後來的抗日而發展壯大。11月25日廣東《南方周末》刊出張友坤(呂正操秘書)的文章“呂正操紐約秘晤張學良”,詳細記述了張學良1991年首次從台灣來美國那年,中共派呂正操到紐約和張學良三次秘密會晤的情形和談話內容。兩人的第三次談話是在6月4日晚在中共駐聯合國大使李道豫的別墅進行。當天是“6.4”屠殺兩周年,在中共領館高樓對面,中國留學生和華僑組織有悼念六四遇難者集會,而張學良則在中共高官的別墅里密商如何用“治眼楮”的名義回大陸,並回憶他當年如何幫助的共產黨等。

發動侵華戰爭的日本天皇,也是共產黨的“恩人”。毛澤東曾在接見“日本友人”時曾毫不掩飾地說,感謝“皇軍”的侵略;沒有日軍入侵給共產黨力量的發展機會,潰逃到陝北的紅軍當時已近被蔣介石的軍隊剿滅。

幫助中共坐大、給了“臨門一腳”的是斯大林。甦聯紅軍進入東北,擊潰了日本關東軍之後,把東北交給了共產黨軍隊,並提供援助,使中共在東北站穩,進而利用北方重工業之力,擊潰了蔣介石的軍隊,進而佔領了整個中國。

這個世界如果沒有俄國這亡個國家,中國很可能就不會被共產黨奪取天下,就不可能有幾千萬中國人非正常死亡的悲劇發生。共產黨人那種所謂“歷史必然性”說法完全是它洗腦宣傳的一部份,為的是強調共產黨領導中國的必然性。

如果沒有俄國,今天中國的土地面積也不會這亡小。歷史上俄國通過七個不平等條約,奪去了中國100多萬平方公里的土地(想想中國現在總共只有九百六十萬平方公里的土地,100多萬是多大)。去年江澤民又和普京簽約(永久割讓這些土地給俄國),使中國人今後世代都沒有“法律根據”再追究和索回這些領土。

中國人以俄國為師,使中國走進《1984》那樣的世界。但當俄國想偏離共產主義的軌道,回到人的世界時,中國則拒絕學習這個“榜樣”了。當年赫魯曉夫揭批斯大林個人專制,使甦聯出現“解凍”現象時,毛澤東們不僅拒絕“學習”甦聯,反而發起批判“修正主義”的運動,攻擊赫魯曉夫;然後發動文革,要揪出中國的赫魯曉夫,不僅拒絕“解凍”,而且還要雪上加霜,使整個中國成了“大冰窟”。

當戈爾巴喬夫提出《新思維》,要改革共產主義的時候,中國再次拒絕走俄國的道路。在北京的大學生們喊出“戈爾巴喬夫你好”不久,解放軍就把坦克開進了天安門廣場,用屠殺來回答中國人對政治改革的渴望。

這次俄國總統普京到北大演講,讓中國的青年學生們再次看到一個人民用選票選出來的民主領導人(和江澤民等獨裁者)的不同;普京和去年在清華大學演講的美國總統布什一樣,都不是靠“你辦事我放心”式的條子上台,更不是用中共16大式黑箱作業而獲得的權力。目前布什的民眾支持率為66%(11月5日中期選舉民調);普京的民眾支持率(8月28日莫斯科民調)高達76%。在有新聞和言論自由,可以任意批評、挖苦、嘲諷國家領導人的社會顯示出的民意支持率才是真實的。

雖然中共領導人拒絕俄國式的政治改革,江澤民拒絕把普京作為“老師”,仍在效仿斯大林、毛澤東、蔣介石那種獨裁者,但北大學生發出的“中國需要普京式的領導人”的呼聲傳遞出的信息是︰不管江澤民怎亡把自己寫進“黨章”、寫進“政治報告”、寫滿《人民日報》,他都將作為普京的“對照物”而被中國人在心里厭惡、以至否定;而且不論他怎樣玩弄16大式的權術,包攬大權,個人獨裁,都無法阻止中國人心底對俄國式政治改革的向往,對普京式領導人的呼喚。

俄國走向民主的道路再一次給中國做出了“樣板”。中國曾學了俄式的壞樣板,會不會再學一次好樣板呢?中國人常說“俄國的今天就是中國的明天”,但願這次能再次成真。

2002年12月3日於紐約

2002-12-06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轉載請指明出處)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