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長青訪談】中國百姓為什麼說兩會很“二”?

希望之聲電台記者靜汝

親愛的聽眾朋友, 您好!歡迎您收聽希望之聲國際廣播電台的【曹長青訪談】節目。 我是靜汝。

被外界普遍認為是“橡皮圖章“的中共一年一度的“兩會”目前正在北京召開。與往年不同的是今年是中共高層新領導人習李政權的第一屆“兩會”。那麼今年的中共“兩會”跟往年相比,會有什麼不同嗎?本台記者就一些民眾關心的問題采訪了著名旅美政論家曹長青先生。

下面就請聽本台記者靜汝對曹長青先生的采訪報道。

記者:曹先生,您好!在今年的中共“兩會”上,中共最高領導人將全面交接班。您認為人們期待的“習李新政”會有什麼新的跡像?另外,習近平在兩會上說,“搞好高層人士安排是兩會最重要工作”。您認為這透露出什麼信號?

曹長青:中國每年都舉行一次這種人大、政協會議,被稱為兩會。中國網民現在評論說,中國的兩會很二。“二”是個新詞,是離譜、不著調、不是那麼回事,或者說傻乎乎,糊裡糊塗,裝模作樣等意思。

為什麼中國老百姓把中國的兩會說成二會,很二,就是因為大家都很清楚,這種會是政治裝飾,是樣子貨,是假會。它每年都開,每年都不解決任何實質性的問題。什麼是實質性的問題?人大會議在中國憲法上被說成是中國最高權力機構,可這完全是假的,中國的國家主席早就在去年的共產黨18大上確定了,是習近平,總理是李克強,這次人大和以往任何一次都一樣,只是走過場,裝模作樣地通過一下而已,全中國都知道是這麼回事。所以這種兩會,是共產黨的政治裝飾。以前還可以掩人耳目,美其名曰“民主”。現在人人皆知這種兩會是走過場,習近平們更知道百姓對這一點是清楚的,所以也根本不再在乎什麼“掩飾不掩飾”,一如既往走過場就是。

至于習近平說這次兩會的最重要工作是“搞好高層人士安排”,其實就是他要抓權,帶緊烏紗帽,包括他當上總書記之后,就不斷拜訪軍方高層,要抓軍權,因為共產黨的一向傳統和做法是“槍杆子裡面出政權”。所以從習近平的動作可以看出,他的施政理念跟胡錦濤們一樣,也是要自己抓好權力,然后鞏固共產黨的權力,繼續保持絕對的統治。從這點來看,所謂“習李新政”,就是換湯不換藥的所謂“胡溫舊政”。

記者:外界普遍一般認為中國的人大政協是橡皮圖章,代表們是“政治裝飾”,是摆設。那今年在有了新的國家領導人,並且特別不斷地強調“實施憲法”,被稱為“憲法夢”的情況下,您認為這個局面是否有可能改變?

曹長青:習近平不斷談什麼要回歸憲法,實施憲法,可是至今為止,我們沒有看到任何實質性的動作。這讓人想到中國那個動不動就做點政治表演,被海外媒體評論為政治演員、影帝、即將卸任的總理溫家寶,在去年的中國兩會上,溫家寶還大談中國要政治改革,要反腐敗,可是他做了什麼?任何實質性的政治改革都沒有,只是耍嘴皮子,騙中國老百姓。而且美國紐約時報調查揭露出,溫家寶的家人是中國的巨富,有多達27億美元的股票等資產,折合人民幣高達160多億。所以,對中國領導人,對任何領導人,都別看他唱什麼高調,而是看他的具體行動,實質性的動作。現在看,習近平什麼實質性的政治改革動作都沒有,所以媒體評論說,習近平做憲政夢,看來還真是夢幻而已,而且他是不是真的有這種夢想,也是一個未知數。

記者:近年來中國企業家成為兩會代表的比例增多,您認為這對中國政治經濟體制有何影響?中共當局的意圖是什麼?是重視資本家和市場經濟嗎?

曹長青:表面上看,好像共產黨開明了,允许資本家加入政協人大了,重視經濟和市場了。但這些富豪委員們,其實跟其他的什麼成龍呵、劉翔呵、楊瀾、倪萍、張藝謀呵等等娛樂藝人同樣,也都是政府的政治摆設和政治花瓶而已,性質是一樣的。例如昨天開幕的政協會議,2200名政協委員,全部是共產黨挑選的,根本沒有通過選舉方式產生,人大代表也是這樣。所以這些委員們甚至公開說,他們從始至終都是投贊成票的,從來不反對政府的任何提案。有統計說,從1949年到今天,過去64年,中國共產黨政府在人大政協的議案,沒有一項不被通過,統統都被通過。

山西長治市的人大副主任紀申蘭今年84歲了,是最老的代表,從1954年開始參加兩會,過去59年都是人大代表,她為什麼超過半個世紀都是人大委員,因為每次她都投贊成票,絕對服從共產黨,就是個機器人。她自已也公開承認,“當代表就是要聽黨的話,我從來沒有投過反對票。”由此她成為中國兩會最著名、最古老的政治花瓶。

另一個政協委員,中央電視台的節目主持人倪萍也公開說,她也從來不投反對票,理由是不給政府添亂。所以,這樣倪萍,成龍、申紀蘭們組成的政協人大,不僅是政治傀儡,而且是那種最下賤、最荒誕的花瓶機構。

第二個,還有另一層意思,就是這種大富豪進入政協人大,背后完全不排除有金錢交易,相互漁利,互相利用,變相官商勾結的情形。以中國那種人人皆知的、每一個官位縫隙都腐敗狀況,兩會代表是交易的情形是一定有的。

記者:另外據國際媒體報道,在中國兩會召開之前,中國又跟以往一樣,限制和控制異議人士等的行動自由,制造一種肅殺的氣氛,這是否標志著習近平還是要走老路,還是靠高壓統治?中國未來會是怎樣的走向?

曹長青:在兩會召開之際,很多知名異議人士都被監控和跟蹤,甚至被趕到外地,還是跟以往一樣的肅殺恐怖的氣氛,毫無兩樣。這標志著,根本沒有什麼所謂習李新政,連裝樣子的“開明”一點都沒有。當然不可能有。民間對共產專制的壓力不足夠,哪個獨裁會改革?任何其他國家的民主都是通過民間的巨大壓力,更有沉重的犧牲代價才換來的。難道中國人真的還相信,自己可以躺著等來一個開明皇帝恩賜一個良好健全的民主制度?事實上,期待習近平的“憲政夢”,遠比期待天上掉餡餅更荒謬。

聽眾朋友,今天的【時事訪談】節目就到這裡,我是靜汝,感謝您的收聽,我們下次節目再見。

(文字稿根據錄音整理,以上評論只代表評論員個人的立場和觀點)

——原載《希望之聲電台》2013年3月4日

http://soundofhope.org/node/318832

2013-03-05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轉載請指明出處)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