義和團救不了中國

曹長青

中國大陸駐南斯拉夫大使館被炸,三名記者喪生的事件,引發中國反美浪潮。但民眾的狂熱反美情緒,很大程度上是官方報紙煽動、和政府導演的結果。中共利用這個事件煽動民眾的民族主義情緒、反西方,以轉移人民對中共腐敗的憤怒。

第一,如果中國政府真的看重生命的價值,那麼為什麼不看重在南斯拉夫政府的種族清洗中被殺害的科索沃阿族人的生命?據西方衛星照片,現已在科索沃發現了四十多座被塞爾維亞軍隊槍殺埋葬的阿族人的大型墓地。中國為什麼從來沒有向應該對此負責的南斯拉夫政府提出抗議?不僅從來沒有,而且中國官方媒體對此連一個字都不予報導。難道新華社記者的喪生是生命的損失,而科索沃人的被殺就不是人命?而且北約是誤擊,南國政府是有意種族屠殺,兩者性質完全不同。

退一步講,如果中國政府認為科索沃人的命不值得看重,只有中國人死了才是生命的損失,那麼,在中共執政這五十年中,有多達八千萬中國人因迫害、槍殺、饑餓而喪生。中共政府什麼時候對這些死難者認過錯、道過歉,更不要說任何的賠償。

更近的是十年前六四事件中,成百上千的中國人喪生,這些中國人的命是不是人命?北約飛彈是事故,是誤擊。而中國政府是親自指揮坦克軍隊,明目張膽地公開屠殺平民。

再退一步講,即使六四事件如同中國政府所說的是「暴亂」,需要開槍鎮壓。那麼這場所謂的「平暴」中有沒有像北約這樣的「誤擊」致死?美國和北約都為誤擊中國使館認錯、道歉。而中國政府什麼時候為六四事件中「誤擊」致死的人認過錯、道過歉?

更近的是去年大批華人在印尼被歧視、殘殺,中共政府怎麼不允許民眾向印尼示威抗議?為什麼表現得那麼冷漠?

第二,中國政府為使館被炸要求北約對「事件真相進行全面、徹底的調查;並迅速公佈調查結果。」但對六四事件的真相,中國政府怎麼不「調查」?為什麼連有多少人喪生都不公佈?以中共對整個社會的控制能力,只要一個文件,就可以從北京各家醫院中調來當時的死亡數字並做出統計。為什麼中國政府至今十年了都不公佈六四死亡數字,這樣一個無恥的政府還有什麼資格談生命的價值?

第三,中共強調北約飛彈擊中大使館,是侵犯中國主權,因為領館是主權的象徵。如果中共真的認同領館代表國家主權、不容侵犯的原則,那麼為什麼默許以至慫恿民眾砸毀、焚燒美國駐中國的使領館?北約飛彈是誤擊中共使館,隨後北約和美國都公開認錯、道歉,但中國政府卻是有意指使狂熱民眾襲擊美國領館,標準在哪裡?

第四,中共在這次事件上反復強調捍衛中國國家主權,但是為什麼在日本佔領中國領土釣魚島問題上裝聾作啞,對日本政府卑躬屈膝?

北約飛彈誤擊中國使館,對方一再認錯道歉,中共卻要煽動民眾反美示威;但江澤民去年訪日,日方對二戰中侵華暴行根本不認錯,不道歉,而日軍當年侵略中國、導致兩千萬中國人死亡,這種侵略屠殺早已是歷史定論。為什麼中國政府至今仍對日本忍氣吞聲?江澤民為什麼還要和日本首相舉杯交歡?

第五,中國政府說,這次民眾示威是自發的,經過批准允許的,是愛國運動。但無論在電視報導畫面上,還是新聞照片上,人們都看到示威者向美國領館投擲石頭,砸毀玻璃,甚至美國駐成都使館還被縱火焚燒。對這樣明顯有暴力行為的示威,當局可以允許;為什麼對幾天前的法輪功和平示威要禁止?法輪功信眾不喊口號,不打標語,只是靜坐,任何暴力行為都沒有,當局為什麼還要定性為「完全是錯誤的」,還要「依法處理」?當局對待示威的標準在哪裡?

北約誤炸中國領館那天是星期六,怎麼當局負責審批遊行示威的各地民政部門和公安部門星期天都上班,怎麼這次效率這麼高?

事發後很多外電報導,當局用大巴士車來回接送示威的學生,連喊什麼樣的口號都事先做了規定。這哪是什麼自發的「群眾運動」?這種場面中國人並不陌生。當年「抗美帝,保衛古巴」大示威,「反蘇修,支持歐洲社會主義明燈阿爾巴尼亞」大遊行,中共不都是這樣用壟斷的媒體製造民意和群眾大場面嗎?在中共統治的歷史上,什麼時候民眾的自發示威遊行被允許過?政府操縱的運動,從來都不會是真正的人民愛國運動。

第六,中國全國記者協會就記者喪生發表了抗議美國的聲明。但南斯拉夫政府在戰事爆發後就逮捕了該國著名獨立電台總編輯馬蒂克(Veran Matic),隨後又關閉了這家電台;南國總統米洛舍維奇的妻子在政府電視上指控異議記者、報紙發行人庫如維嘉(Slavko Curuvija)「支持北約轟炸,是叛徒」,第二天庫如維嘉就在家門口被蒙面人槍殺(南國知識界有一千多人為庫如維嘉送葬)。對這些公開殺害記者的暴行,中國記者協會什麼時候發出過抗議?而且對這些事實,中國媒體一個字都不報導。記者的公正何在?

當然中國的所謂記者協會從來也不關心任何其他國家新聞同行的死活,因為他們對中國記者被政府迫害,都從不發出任何一點抗議的聲音。據世界保護記者協會在五月三日「世界記者日」發佈的報告,中國至今還有12名記者被關押。「中國記協」那股抗議美國的勁頭哪裡去了?

中國記協是不會為記者說話的,因為這個「協會」的主席是解放軍少將邵華澤(原《解放軍報》社長)。世界上除了中國,恐怕找不出第二個國家,記者協會是軍人領導的。這樣的「記者協會」怎麼還有臉談保護記者?

慣於操縱媒體愚弄民眾的中共政權,這次利用北約誤擊使館事件再次煽動義和團式的民族狂熱,只能向文明世界再次展露它的蠻不講理和本質的野蠻。義和團當年的蠢血沸騰沒有救得了大清王朝的命;今天中共蓄意攪起的極端民族主義浪潮,不是沒有可能把中南海的新權貴們攪出那盤已經爛透了的棋局。

(載香港《爭鳴》月刊1999年6月號)

1999-05-15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轉載請指明出處)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