習近平掌權 中國“偽人”正式登基

曹長青

美國《時代》周刊最近評選出“全球百名最有影響力人物”,在“領導人與革命家”這個選欄中,中國有兩人上榜:一是中國國家副主席習近平,另一位是副總理王岐山。。

●習近平的博士學位是假的

習近平是中國人都知道的“太子黨”成員。他父親習仲勛是跟毛澤東打江山、建立暴政的第一代共產黨人,曾被毛誇成“活的馬克思主義者”。習仲勛當過中共廣東省委第一書記、中央書記處書記、政治局委員、副總理、全國人大副委員長,權傾一時。在這種背景下,他的兒子習近平有廣泛的官場人脈關系,以此進入仕途,先是給中央軍委秘書長耿飆做秘書,然后到下面當縣長,不久升到省長,一路青雲直上。

俗話說“舉賢不避親”,即使是太子黨,如果有真才實學,當然也可擔當大任。但習近平恰恰是個不學無術的平庸之輩。我們首先看他的學歷:中國的大學文革時取消了考試入學,靠基層黨組織“推薦”,讓革命分子(或官員弟子)進入大學;直到1976年毛死后,第二年才恢復高考制度。習近平不是憑本事考入大學,而是在1975年被黨組織“推薦”進入北京清華大學,這樣的學生當時被稱為“工農兵學員”。

他不是學文科,專業是化工。但他畢業后卻進入軍隊,然后就以現役軍人身份,到中央軍委給后來做了國防部長的耿飆做秘書,可謂一步登天,自由出入權力中心的中南海。這個“工農兵學員”現在有了“法學博士”頭銜,因為他在1998年到2002年在北京的清華大學人文社會學院馬克思主義理論與思想政治教育專業的“在職研究班”學習過,因而就獲得“博士學位”。但從網上可查到的習近平簡歷,這個期間,習近平正擔任福建省委副書記、代省長、省長,2002年被調到浙江當省委副書記、代省長等。有這些重要職務,一定公務繁忙,那習近平怎麼學的博士課程?而且這些職務都是在外省,他怎麼到北京的清華大學聽課?按慣例,在中國獲得博士學位的,在國家圖書館都可查到其博士論文。可有學者查過,根本就沒有習近平的“博士論文”。一個沒有到學校上課,也沒有博士論文的人,怎麼拿到的“博士學位”?而且一個“馬克思主義理論在職研究班”,怎麼就可以授予正式的“法學博士”學位?這不是明目張膽地弄虛作假嗎?而這樣的“偽人”,就拉開架勢,准備接任胡錦濤,當中國的“國家領導人”。

●習近平宣揚暴君邏輯

正是這種不學無術,才使習近平在今年初訪問墨西哥時,有了中國領導人近年出國訪問中,最愚蠢、最沒水平的一次講話。他在當地對華僑說:“有些吃飽了沒事干的外國人,對我們的事情指手畫腳。中國一不輸出革命,二不輸出飢餓和貧困,三不去折騰你們,還有什麼好說的。”

習近平這一席話,顯示他的思想水平還完全是一個專制君王的狀態。因為按照習的邏輯,那麼現在的北朝鮮,也沒有向世界輸出革命(他們想輸也輸不出來),也沒有輸出飢餓和貧困(只是餓死自己的國民),也沒到外面去折騰(沒有本錢),那麼國際社會是不是就不能批評金正日的專制統治,不可以過問那裡的大眾死亡?過問了,就是吃飽了撐著沒事干?一位中國網民調侃說,按照這個邏輯,任何一個暴政產生的人道災難,只要是國民死在境內,別人就得閉嘴;如果我是個暴君,那我百分之百支持這種理論。

習近平的邏輯,就是這樣一種暴君邏輯。如果它可以成立,那麼斯大林的暴政、希特勒的大屠殺、毛澤東的文革浩劫等等,外界就都不可以過問了嗎?在人類進入21世紀的今天,中國的領導人還公開宣揚這種暴君的邏輯,這在全世界領袖中真是罕見,實在是一大醜聞。

另外,習近平的“吃飽了沒事干”這種口氣,也證實他的水平之末流。因為這哪像個現代國家的領導人講的話?哪有一點最基本的文化修養?簡直像個占山為王的“山大王”在講話,真是中南海大宴吃飽撐的,才撐出這樣一種閉關鎖國的自以為是、井底之蛙的不可一世。如果將來習近平接替胡錦濤,中國就將由這樣一個山大王來統治。而《時代》周刊竟把這樣的人捧為對全球最有影響力的人之一。“影響”什麼?難道讓全世界的人都當草包,接受這種流氓無產者的思維和語言?

● “太子黨”王岐山官運亨通

入選的另一個中共高官王岐山,跟習近平一樣,也是個太子黨;雖然王的父親不是高官,但他妻子姚明珊的父親姚依林,官拜中共國務院副總理。姚依林也是跟毛打江山的那代人,文革時被“打倒”。1973年,姚又被毛澤東和周恩來起用,出任中國外貿部第一副部長。在這同一年,王岐山就被黨組織“推薦”進入西北大學歷史系,也成為“工農兵學員”。

1980年,姚依林升官了,當上中共中央書記處書記,在這同一年,王岐山改行了,從他學的民國史專業,轉向當代經濟研究。1982年,姚依林又高升了,當選政治局候補委員,后又官至政治局常委、國務院副總理。這一期間,王岐山被“借調”到中共中央政策研究機構,然后就開始飛黃騰達的仕途之路。

姚依林被稱為當時中共總理朱镕基的“良師益友”,曾對朱提攜關照。朱當上總理,自然知恩圖報,王岐山則成為“愛將”,再加上姚依林和中共另一個高官李鵬關系密切,于是他的女婿更是人脈廣泛,官運亨通,從國務院體改辦主任,直升到海南省委書記,但只當了五個月,就被調回京城,出任北京市委副書記、副市長,然后就是市長、政治局委員,去年出任了國務院副總理。

●共產機器上的“小政客”

王岐山被認為“很滑頭”:為人處世圓滑,政治上狡猾。他做北京副書記、副市長時,中國發生了“薩斯”傳染病。當時的北京市長孟學農和衛生部長張文康因瞞報疫情而被撤職,但同樣也負有責任的王岐山卻沒事兒。前任市長陳希同、賈慶林留下很多人馬,有評論家說,王岐山處理跟他們關系上也相當圓熟。王的助手、副市長劉志華貪污案,他也沒受到牽連。

他擔任副總理后,主管金融、商貿、質量檢查等,但在這個期間,中國出現三鹿毒奶粉事件,造成成千上萬的嬰幼兒病殘,他作為負責全國質量檢查的最高官員,也是沒事兒。

他的狡猾,還可從拒絕關照包遵信上看出。八十年代,包遵信主編《走向未來》叢書時,王岐山是包領導下的一個編委。包遵信后因參加八九民運坐牢,被開除公職。去年包去世時,曾為王岐山同事、現流亡美國的原中國社科院政治所長嚴家祺,特意給王岐山寫了封信,“希望王岐山市長能對包遵信的家屬有所關照。友誼高于政治,沒有一位大政治家不懂得這一點。”但王岐山不是“大政治家”,只是共產黨機器中一個“小政客”。不要說對批評中共者及其家屬敬而遠之,他本身就是鎮壓機器的一部份。

《時代》周刊選出的“2009年全球百大影響力人物”,把習近平和王岐山這種典型的共產政客選入,視為“偉人”,足以證明其“權威”有多大:坦然選了兩個中國“偽人”。

——原載《看》雙周刊2009年5月

2012-11-15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轉載請指明出處)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