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了和平,就必須準備戰爭”

曹長青

1999年4月23日,美國人為“慶生”很是忙碌了一陣,這天是文學鼻祖莎士比亞誕辰日,同時也是鼎鼎大名的美籍俄裔作家納博科夫(V.Nabokov)誕辰百年。納博科夫的代表作《洛麗塔》(Lolita)和《蒼白的火焰》(Pale Fire)都被選入“本世紀百部英文小說”,他的崇拜者們在紐約熱烈地慶祝了一番。但政界比文學界更加忙碌,因為這一天是北大西洋公約組織誕生50週年,北約的19個成員,以及與北約有“伙伴關係”的20多個國家,40多國元首,齊聚華盛頓,舉行紀念儀式。這是自1963年肯尼迪葬禮,36年來,第一次這麼多國家領袖齊聚美國首都。

50年前,同是在華盛頓這所建築物裡,12個西方國家首創北約,以抵御正興起的斯大林和毛澤東的共產主義。今天,已發展成19個成員的北約領袖們,又在這個屋子裡簽署了宣言,決心在人類跨入21世紀的時刻,協力抵抗極端民族主義、原教旨主義、恐怖主義;捍衛人權、民主、自由。

40多國領袖齊聚在北約成員國的19面旗幟下——展示保衛人類文明的力量。但科索沃危機和北約轟炸使慶生活動顯得凝重。《紐約時報》的評論說,這種氣氛如同一次全家成員團聚,但有個親人正在患病。

●五十年的希望和恐懼

在五十週年慶典上,美國總統克林頓在演講中引述了福克納接受諾貝爾文學獎致詞中的話﹕“人道精神不僅存在,而且將盛行。”這位慶生活動的東道主強調,面對南斯拉夫種族清洗的邪惡,“如果北約不行動,北約就什麼也不是!”他還引用法國外長的話說,“北約的存在不是去贏得一場必勝的戰爭,而是防止那種摧毀歐洲的戰爭發生。”

法國一向對美國不服氣,在八年前的海灣戰勝時,和美國保持了一定距離。但這次面對科索沃危機,不僅和北約齊心協力,而且比美國還強硬,主張使用地面部隊。與會的法國總統席哈克在演講中說,“五十年前,世界誕生了希望和恐懼。希望是擊敗了納粹;恐懼是共產主義的蔓延。北約的成立,就是滋潤希望,直面恐懼。今天的科索沃,就是新的考驗,我知道結論一定是(北約的)成功。”

英國是對科索沃危機表現最強硬的國家。在演講中,不到五十歲的布萊爾首相率真地說,他比北約還小(引來笑聲),但他的父親參加了二戰,抵抗納粹。他說﹕“今天慶祝北約生日是難過的,因為在科索沃,男人在自己的家園被屠殺,女性在自己的親人面前被強姦,兒童們在野蠻和種族仇恨中成了孤兒……我們不能眼看著這些,不能忍受這種邪惡的種族清洗。擊敗(邪惡)和改變這個局面,是對北約成立五十週年的最好禮物。因為北約的宗旨是﹕和平,自由,正義。”

●必須毫不妥協地捍衛人道原則

加拿大總理克里靖在演講中強調了北約轟炸南斯拉夫的正義性﹕人道大於國界,人權高於主權。他說﹕“在歐洲的心臟,北約正在為人道價值而戰鬥。北約不能失敗,北約不會失敗。五十年來世界變化很多,但我們崇尚的價值沒有改變。”

意大利是這次北約行動的重要支柱國家,因為很多戰機都是從那裡的北約基地起飛。意大利總理在演講時很感性地說,“我在復活節那天去了科索沃與阿爾巴尼亞邊境,親眼看到了那些運難民的卡車,上面有孩子,老人,有受傷的,也有尸體。他們被剝奪了所有,不僅親人,還有居民證明文件,連車牌也被沒收,南斯拉夫當局想取消他們和自己家園關係的任何證明。”“如果我們不能把這些難民送回家園,保證他們能受到尊敬地生活,我們就不能生活在和平之中;如果我們不能把那些驅逐他們的軍隊擊退,我們就不能生活在和平之中。為了和平,我們必須使用武力。”

丹麥總理也動情地說,“在記憶的深處,我看到五十年前,那些被貼上黃色星號的猶太人被拉出來槍殺,大批婦女、老人被運去集中營。當時我們發誓,這樣的事情絕不能再發生。今天,北約堅定地、絕不妥協地捍衛人道原則,就是制止五十年前我們看到過的(種族清洗)。”

剛剛和印尼政府達成協議,保證東帝汶人民選擇自治或獨立的葡萄牙總理說,“我們的敵人是極端民族主義、宗教原教旨主義、種族主義、排外主義和種族清洗。這就是我們為什麼要在科索沃採取行動。”

●自由的價值高於一切

該國法官正在要求引渡審判前智利獨裁者皮諾契特的西班牙總統在演講中很動感情地說,“4月23日對所有說西班牙語的人來說,是重要的日子,因為這天是塞萬提斯的忌日。”他引用這位西班牙最著名的作家的話說﹕“自由是上蒼給人類的最寶貴的禮物,大地和海洋的一切寶藏,都無法和它相比。為了自由,人們可以獻出生命。”

在致詞的來賓中,最引人注目的的是德國總理。他說,不少人問道,為什麼德國要對北約在科索沃的行動提供軍力。“我經常這樣回答,因為我們德國的歷史,我們不僅被允許這樣做,也被迫使這樣做。我們更有責任這樣做。我們必須捍衛民主和文明的價值。這是歷史告訴我們的教訓,尤其是我們自己的歷史。我們如果捍衛西方世界的文明,在科索沃就沒有別的選擇,必須軍事干預。”

在談到捍衛西方文明時,其實這位德國總理並沒有多少業績可談。真正的貢獻者是前總理科爾。作為特別來賓的科爾在演講時說,他落選時,心中最大的遺憾是不能以德國總理身份參加這個慶典。克林頓總統向科爾頒發了勛章,感謝他領導德國抵抗共產主義,統一東西德的貢獻;並贊譽他是二十世紀傑出的領袖,可以列入丘吉爾、羅斯福和戴高樂們的行列。

●“北約的存在是希望的信號”

三個剛加入北約的國家匈牙利、波蘭和捷克領導人的演講,充滿了如願以償的喜悅。匈牙利詩人裴多菲寫有名句“生命誠可貴,愛情價更高,若為自由故,兩者都可拋。”匈牙利總理以這種自由觀闡述說,“有人認為20世紀顯得很短,而19世紀很長。但對我們匈牙利人來說,20世紀太長了,因為我們有過太多的痛苦,匈牙利人在50年裡都活在失去自由中。今天匈牙利加入北約,標誌著這種世紀般長的痛苦和不確定性終於結束了。”

波蘭總統呼應說,“對波蘭人來說,北約的存在,經常是希望的信號﹕拯救自由的希望;共產鐵幕不會永存的希望,波蘭人有一天會掌握自己命運的希望。”而真正帶領波蘭人結束共產政權的前總統瓦文薩,雖然不是以國家元首身份與會,仍受到記者的青睞,他最早坐到會場中看報紙的場面被記者捕獲,大照片在《紐約時報》上登得比所有國家元首的都大。這位挑戰共產黨的英雄在和《華盛頓時報》社論編輯交談時,批評北約對科索沃的政策“太軟”,他認為應該“運用足夠的兵力,把對方打癱。”

捷克總統哈維爾是所有北約成員國領袖中最知識份子化的,他的演講這樣開始﹕“我今天講話,是作為一個捷克人、歐洲人、地球村居民。”他認為,“離開能夠擊退邪惡的軍力存在,和平是無法獲得的。”“這是北約會議第一次有三個前華沙條約組織成員參加(指波蘭、匈牙利和捷克),它標誌著歐洲和世界被強迫分裂的局面的真正的、決定性的結束;標誌著鐵幕的真正的、決定性的倒塌;標誌著所謂的雅爾塔協議的真正的、決定性的被埋葬。”

●六個國家在申請加入北約

19個北約成員國領袖都在紀念會上致詞。而和北約有伙伴關係的20多國領袖,則利用這次機會游說,爭取加入北約。在這些國家中處於前列的是﹕保加利亞、斯洛維尼亞、斯洛伐克、羅馬尼亞和從原蘇聯分出來的喬治亞共和國等。其中保加利亞被視為最有希望,該國結束共產政權後,已進行過四次和平選舉。

●誰能操縱西方媒體?

自北約轟炸以來,中國媒體一面倒譴責北約是“侵略集團”,是“干涉別國內政”。有些中國人也受了這種宣傳的影響,對北約持負面的看法。但是,如果北約是侵略,是邪惡,為什麼西方主流媒體都支持它?而西方媒體是獨立的,沒有任何政府能夠操縱自由的媒體。

這正如十年前的六四屠殺一樣,當時北京當局說,屠殺的消息是外國媒體編造的。但簡單的邏輯是,怎麼可能全世界不同國家的不同新聞機構和記者,在同一時間,面對同一新聞事件,同時撒謊,不如實報導?這在人類新聞歷史上是從來沒有過的,因為事實上是做不到的。

今天科索沃戰事也是這樣,沒有任何國家能夠控制西方獨立的媒體,更沒有辦法操縱有新聞專業意識的獨立記者。只有在南斯拉夫政府嚴厲控制媒體,和中國大陸官方完全壟斷媒體的條件下,才可能發生編織新聞、完全造假的局面。

●人類的恥辱和慶幸

50年前,納粹對猶太人進行種族屠殺,僅僅是因為種族和宗教。這是永遠不可容忍的邪惡。今天,歷史已走到了21世紀的門檻,居然還發生類似電影《辛德勒的名單》中的那種種族清洗,這是人類的恥辱。

今天,看到北約的19名成員國領袖聚會,人們實在應該慶幸,當今世界最大的軍事集團不是維護共產專制的“華沙條約組織”,而是捍衛自由的“北大西洋公約組織”;今天主導世界的力量,不是奧維爾預言共產邪惡的《動物農場》中的豬領袖“拿破侖” 和《1984》中無處不在的“老大哥”,而是信奉自由、人權、民主價值的美國。再有二百天,人類就要跨入21世紀;但是再有50年,北約還會不會存在?還有沒有可能在與種族清洗作戰的轟炸聲中慶生?沒人能肯定地回答。因此,西班牙總統的結論是﹕“為了和平,就必須準備戰爭。”

(載香港《爭鳴》月刊1999年8月號)

1999-07-18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轉載請指明出處)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