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的繩索下一個將套上誰

曹長青

10年來,從沒有像今天這麼高興,看到巴格達“天安門廣場”上那座薩達姆雕像被套上繩索,在人民的歡呼聲中倒塌,真想喝酒,放鞭炮,邀請所有的朋友分享這個自由戰勝邪惡的偉大時刻!

看到那些歡呼、跳躍、鳴響汽車喇叭,揮舞星條旗高喊“感謝美國”的伊拉克人民,讓我想起10年前,東德人鑿毀柏林牆、自由推倒城牆的時刻;想起俄國人結束70年共產暴政,推倒列寧和斯大林塑像的時刻,無論是德國人,俄國人、還是阿拉伯人,都有同樣的對自由的向往,對從專制下獲得解放的渴望!

每當看到這樣的場面,都恨不得親臨現場,和當地人一起感同身受那個令人振奮的歷史時刻,品嘗自由的滋味;在這種時刻,在心里,你是德國人,你是俄國人,你是伊拉克人,你是自由人!

幾年前去德國,特意去看“柏林牆”遺址,它已推倒鏟平,僅保留了一小截,作為歷史的見證。我曾騎自行車沿著被鏟平的柏林牆(已成約三米寬的一條路)繞了一大圈,那種感覺至今難忘。在中國辦報時曾為一張照片配詩,其中一句是“讓所有的城牆都轟塌成道路”,那天在柏林牆遺址路上騎車飛馳的時刻,我想起這句詩,想起天安門城牆,想起上面高懸的和薩達姆們一樣的畫像……

天下的獨裁者都一樣,到處放塑像、雕像、畫像,從電視畫面上,看到薩達姆的像快趕上兵馬俑那麼多了。樹銅像、懸畫像,領袖神化加暴力恐怖,是一切專制的標志。在鐮刀斧頭下的甦聯,到處是列寧、斯大林的塑像;在五星紅旗下的中國,到處都是毛澤東的畫像;在共產羅馬尼亞,到處是齊奧塞斯庫的像;在今天的北韓,什麼都短缺,就不缺金正日的像,塑像、畫像,紙糊的、鐵做的,像他的大肚皮一樣引人注目。今天,江澤民那張丑陋的臉,也開始掛到中國的大街上。

從電視上看到伊拉克人民不僅在巴格達推倒薩達姆的雕像,在南部城市,在北部小鎮,到處都在推倒、撕毀、唾棄那無處不有的“領袖像”,它和甦聯帝國崩潰時,俄國人民推倒列寧、斯大林雕像的場面一模一樣。那個薩達姆頭顱被套上繩子拖在巴格達大街上的場面,讓人想到墨索里尼被送上絞架,齊奧塞斯庫被處決,這是人民的意願終于走上審判台,做出歷史的裁決。

伊拉克戰爭打響前,阿拉伯專制國家的媒體危言聳听“太勇敢”的伊拉克共和國衛隊將重創美軍,伊拉克人民將反抗美國“入侵者”;中共官方媒體的御用評論家則信誓旦旦英美聯軍將陷入伊拉克人民戰爭的汪洋大海之中。今天,在巴格達、在巴斯拉,在其它被解放的城市,那些伊拉克民眾自發地熱烈歡迎英美聯軍的情景,那些被解放的老百姓神情激動、歡呼跳躍的畫面,是對阿拉伯專制媒體的歪曲宣傳、對中共媒體御用評論者們(其實是喉舌上的唾液)最好的回答!

今天的事實再次證明,不管在70年共產統治下的甦聯,在被柏林牆分割了半個世紀的東德,還是在薩達姆統治下封閉了30年的伊拉克,只要是人,都有和自由世界的人們一樣的人心;什麼樣的文化、什麼樣的宗教,什麼樣的統治,都無法泯滅人們對自由的向往,對自由的渴望,自由是人的本質!

今天的事實再次證明,不管那些專制國家表面看來多麼強大輝煌、固若金湯,但在領袖銅像、鐵像、雕像的背後,是蠟像的本質,任何火星都可以點燃它,燒毀它。當自由的願望真正展示力量的時候,所有專制的城牆都將轟塌成道路!

今天的事實再次證明,那些專制國家的鶯歌燕舞,是官方媒體和御用文人們編織的,在監獄、拷打、行刑隊支撐的恐怖中,人們不敢發出聲音。專制社會的唯一民意是私下流傳的“政治笑話”(俄國現已不再有政治笑話,因有了新聞自由;而中國現在一定是全球最盛產政治笑話的國家)。民意不在報紙電視上,在政治笑話中,在無法發出聲音的大多數人心里!今天,在沒有了薩達姆揮舞魔掌的情況下,伊拉克人民發出的才是真正的心聲!

列寧的水晶棺被拆除了,斯大林的雕像被推倒了,薩達姆的銅像被砸碎了,現在全世界只剩下兩具僵尸,一個在平壤的“臘肉館”,一個在天安門廣場的“紀念堂”。 今天,巴格達廣場的偉大景觀給所有相信自由力量的人們再一次的確信,中國人也一定會有一天把天安門廣場上的僵尸拖到大街上,把江澤民的雕像套上繩索!讓我們留一瓶好酒,等待那個“煮酒論英雄”的歷史時刻!

2003年4月9日于紐約

2003-04-09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轉載請指明出處)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