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類什麼時候能長記性? ——寫在911災難一週年

曹長青

最近曾陪外地來的朋友去看世貿大廈遺址,雖然我已去過幾次,但每次去,都非常感傷。911已近一年,但遺址周圍,仍有事發後幾個星期內放置的各種紀念物品﹕尋找親人的照片、世貿倒塌時塵土覆蓋的帽子、襯衫等,還有來自美國各州、以及世界各地送來的悼念條幅,花環等;觀望台四周的木板牆上密密麻麻地寫著世界各地來的參觀者留下的簡短感言。近三千個生命在不到兩小時之內永遠地消失了。三千,閉上眼睛想一想,那是多麼大的一群人!

對911事件,流傳著各種解釋,包括從數字宿命角度的分析。《紐約時報》雜誌8月11日的文章中,還特別引用一種數字宿命說﹕9月11日這天本身,就傳遞了某種特別信號,譬如911這三個數加起來,是11;而當時第一架撞擊世貿的飛機航班號是11;事發那天是當年第254天,三個數字加起來,也是11;而且阿富汗(Afghanistan)、紐約市(New York City)和小布什總統的名字(George W. Bush)都是11個英文字母,兩座世貿大廈,造型上也像11……

當然,這篇文章最後說,雖然還可找出很多11,但它仍是巧合,是人類與生俱來的某種偶然性。但仔細追究911事件,可以清楚地發現,無論有多少偶然,其中的必然因素早就存在。這些因素不是貌似有理的死的數字和字母,而是自恃聰明的活生生的人本身。對邪惡的認識不清晰、不強烈,導致不進行應有的防範,更沒有事先鏟除邪惡的果敢行動。

在人類近在眼前的歷史上,就有過多少次這種慘痛教訓﹕二戰之初,雖然以丘吉爾為首的許多人意識到必須聯合起來摧毀納粹;但英國首相張伯倫硬是和希特勒簽署了慕尼黑條約,以為拱手犧牲波蘭,納粹就會滿足止步;結果是納粹不僅絕沒有止步,而且橫掃了歐洲。而類似的情形早就發生過﹕當年俄國沙皇也是拒聽警告,和拿破侖簽約放棄波蘭,認為有了一紙和約,拿破侖就不會進攻俄國,結果得到了和後來納粹攻擊英法的同樣結果。日本偷襲珍珠港也同樣﹕事發前有各種警告,情報系統有人清楚地對白宮表明日本會襲擊,要求必須採取行動,但高層決策者就是不肯相信,結果二千多官兵的生命在幾十分鐘內消失了。

這次911事件也是同樣,發生前,不是沒有跡象;恐怖份子已經明火執仗地襲擊了美國多次﹕泛美航空103客機被炸,259名乘客全部遇難;美國駐肯尼亞和坦桑尼亞大使館被炸,224人遇難;停泊在也門附近的美國軍艦被炸,17名官兵殉職;而世貿大廈本身,已被炸了一次,6人死亡,1,000多人受傷。

面對恐怖份子一次又一次成功的嘗試,美國的左派克林頓政府,沒有把它看作是一場必須打的戰爭,沒有把對付恐怖主義的任務交給五角大樓;而居然把這些當做一般刑事犯罪,交給了地方法院,進行曠日持久的訴訟審理。

《紐約時報》專欄作家弗里德曼(Thomas Friedman)說,“我們不是缺乏情報,而是缺乏想像力。”但美國人並不是都沒有想像力,暢銷書作家克蘭西(Tom Clancy)早就在他的小說中警告了恐怖份子類似的襲擊;好萊塢在事件前夕拍出了恐怖份子使用民航飛機撞世貿大廈的電影(由於不願刺激美國人的感傷情緒,該電影至今沒公演);好萊塢的一位著名男演員在事發前幾星期,在一架美國飛機的頭等艙中遇到了4個行為異常的阿拉伯人,這位影星懷疑他們要劫機,立即反映給駕駛艙,並第二天報告了美國航空管理局,但竟沒有下文。911後公佈的劫機犯照片中,其中4人正是他曾“檢舉”的那幾個阿拉伯青年,那次飛行是一次演習。

人類的不長記性是驚人的。即使在911發生之後,在美國要以戰爭方式摧毀在阿富汗的塔列班政權之際,仍有幾千美國人在華盛頓、幾萬法國人在巴黎示威,以和平的名義,反對美國的軍事行動。最近,圍繞是否要軍事解決伊拉克問題,又是不少反對的聲音,尤其是在歐洲;在美國強大的軍事保護傘之下,那裡的無數人早已忘記了納粹用炮火和鮮血給過他們的教訓。它再次反映出人類對邪惡的無知、輕信,以及永遠被教訓、卻永不長記性的愚蠢。

要不要軍事解決伊拉克,關鍵在於兩點,第一是伊拉克是否擁有生化和核子武器。在最近美國參議院外交委員會舉行的聽證會上,幾年前逃到美國的伊拉克核武專家哈馬薩(Khidr Hamzah)作證說,根據他瞭解的伊拉克核武研制進度,巴格達在兩年內會擁有至少三枚核彈頭。據聯合國1999年的報告,伊拉克儲存有大量生化武器;美國中情局的最新報告說,伊拉克儲存有2,650加侖的炭疽病菌。

第二,伊拉克的生化和核武會是否被用來襲擊美國,危及世界安全。前美國中情局長伍爾西(Jim Woolsey)早就在《華爾街日報》撰文說,據捷克情報當局的檔案,911事件前夕,伊拉克情報官員曾和劫機撞毀世貿的恐怖份子頭目在布拉格見面密談;伊拉克還曾多次派軍事人員到阿富汗和塔列班人員會晤。而且伊拉克曾使用過生化武器,殺害自己的人民(一次就殺死了五千人);今天伊拉克支持巴勒斯坦恐怖份子用自殺炸彈殺害以色列平民,並為每個所謂“烈士”家屬提供三萬美元的獎賞,更是人所周知。

如果不鏟除巴格達政權,人類的下一次災難就不會再是三千人和兩座世貿大廈,而有極大的可能是被核子或生化武器在瞬間泯掉幾萬、幾十萬生命。這絕不是危言聳聽,今天還有誰相信可以使用自殺炸彈、可以用民航飛機撞民用建築的恐怖份子有生命意識嗎?對於沒有生命意識的動物來說,三千、三萬和三十萬又有什麼區別呢?

但令人悲觀的是,人類的歷史,一直是不斷重復昨日錯誤的歷史;人們對善良的一廂情願,一直在抹掉人民對邪惡的記憶。從慕尼黑、珍珠港、到911,一路都是如此。911事件一週年要到了,屆時會有隆重的紀念,但這教訓會永遠拋錨到人類記憶的深處嗎?奧斯威辛的幸存者、諾貝爾文學獎得主威塞爾曾說,你不記住,就得被殺第二次。

(載《開放》2002年9月號)

2002-08-20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轉載請指明出處)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