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光誠抵美——自由的勝利

曹長青



早晨打開電腦,看到一個月來最令人高興的消息——陳光誠一家終于登上飛機,飛往美國!

就陳光誠勝利出逃事件,我在寫過的幾篇文章裡都強調,陳光誠全家抵達美國、獲得自由的那個時刻,才是這個勝利大逃亡故事的美麗句號。這一刻,正在夢想成真!

陳光誠全家抵美,對于中國民眾來說,這個信號很清晰:共產黨輸了!中共曾把陳光誠判刑四年,后又用千萬“維穩費”監控他,包括毒打等摧殘,但陳光誠沒有屈服,沒有告饒,沒有放棄維權的理念,最后以大膽出逃、進入美使館、全家飛往美國而收尾,使中共成為完全的輸家——它們沒能征服陳光誠。追求自由的人,最終全家去了繁榮、自由的美國!

從4月19日陳光誠出逃(據營救者何培蓉說,陳是19日晚出逃,在臨沂藏身四天,為保護當地朋友,他們開始時都說是22日出逃的),到5月19日晚抵達美國,前后整整一個月。陳光誠的命運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從那個封閉、落后、充斥野蠻的山東村落,到現代、開放、充滿自由精神的紐約,這簡直是一步登天!這是多少中國人的夢想!陳光誠用血和泪的代價,贏得了這份回報。這是值得每一個自由人,每一個渴望自由的人慶賀的!

《華盛頓郵報》在陳光誠飛往美國時趕寫的社論說,陳的故事“鼓舞了全世界的人權支持者……也再次告訴世界,中共的獨斷統治(真相)”。

但是對陳光誠赴美,海內外都有一些人異議。雖然他們也都表示要尊重陳光誠的意願,但仍強調他留在中國作用會更大,甚至有民運理論家仔細“算計”他赴美和留在中國的利弊。在他們看來,民運的革命事業是第一位的,陳的光環和影響力最重要,而不是他和妻子、孩子(正是受教育的年齡)獲得自由、過上沒有恐懼的生活,得到良好教育和生活環境等個人利益。

這種不是首先想到個人自由、選擇權利和家庭生活等,而是強調革命事業最重要的思路,讓人聯想到共產黨的領袖們。例如英國歷史學家保羅.約翰遜(Paul Johnson)在他那本解讀二十世紀歷史的名著《現代時代》就記載着,當列寧結束十多年的流亡生活,終于返抵俄國時,他姐姐瑪麗婭和一些革命戰友去站台迎接;但列寧下了火車后,竟然“對他姐姐毫無理睬”,就跟他的戰友們談革命去了。約翰遜評論說, “這種革命者的人道主義是一種非常抽像的熱忱,它擁抱整個人類,而對具體的人並沒有多少愛,甚至沒有多少興趣。”

中國的革命領袖也是這樣。據華裔作家張戎的那本《毛傳》,毛澤東對父母都相當絕情。毛很早就離開家鄉韶山去鬧革命,毛父“死前想見兒子一面,但毛沒有回去,也沒有對他的死表示任何悲傷。”毛母臨終時,毛在旁邊,卻主動提出離開,理由是為記住母親的美好印像,而不是臨終的痛苦模樣。我曾在以前的評論中說,“即使這種時刻,兒子看重的只是自己的感受和印像,而不顧母親對兒子最后的眷戀,自私至此,毛后天的殘忍已顯露倪端。”

中國的另一個革命領袖鄧小平也是如此,他16歲(1920年)離開家鄉去參加革命,一直到他1997年去世,前后77年,從來沒有回去過家鄉,更別說看望過父母。更絕的是,據鄧小平女兒鄧榕的那本《我的父親鄧小平》,鄧小平都不知道他的生身母親的名字叫什麼,他可能都不屑于去打聽到。正如約翰遜所說的,這類革命者“全然不帶溫情”。

有的異議人士希望陳光誠留在國內當“中國的昂山素姬”。且不說陳光誠本人是不是有這種願望,以中國那種比緬甸軍政府統治更糟糕的政治環境,他有能力也當不成昂山素姬。中國不是已經有諾貝爾和平獎獲得者了嗎?他的聲音在哪裡呢?難道被封死在中共監牢裡就是對中國民運做巨大貢獻嗎?有人甚至說,殘酷的環境可以鑄造“偉大的人格力量”。就讓人家為了光輝形象去“被殘酷”?我們的諾獎獲得者還根本沒有被那麼殘酷地虐待就跪下了。怎麼沒聽見那些讓陳光誠留在中國的人發出批評的聲音呢?

如果昂山素姬是在中國,她可能早就像高智晟那樣被套上黑頭套打個半死,或者像陳光誠那樣被政府雇用的地痞流氓們封鎖在家裡,受盡侮辱甚至毆打。陳光誠離開美國駐北京大使館、住到共產黨手裡的朝陽醫院第二天,美國使館官員就不能見到他了。相信共產黨會給陳光誠“自由”,簡直等于相信狼不再吃人一樣,豈止是天真,是自欺更欺人!

陳光誠全家離開中國,起碼可以結束那些政府保安們欺辱毆打的日子,不再有遭當局迫害的恐懼,正如《華盛頓郵報》社論所說,經過那麼多的苦難,陳光誠終于有了一個到美國休息的機會,“這是多麼美好”。

那些為陳光誠海外謀生而擔憂的人,大可不必“華人憂天”。多少美國學府和團體都在爭他、搶他,希望給這個人權鬥士提供幫助。而且陳光誠的妻子袁偉靜(畢業于青島化工學院外語系)曾是英文教師,會更容易融入美國社會,即使找工作也不會困難。別說他們因全球媒體的密集報道而會得到來自多方的關照(或许需要擔心一點陳光誠別被寵壞了),他們的條件比無數艱難赴美的中國人都好千百倍,僅僅是由于他們在中國遭受過的那些苦難,在美國這個自由的天空下,任何的所謂艱難都會是Nothing,nothing,微不足道!

今天,美國主要大報《華爾街日報》、《紐約時報》、《華盛頓郵報》、《洛杉磯時報》等等,網絡頭版頭條,都是陳光誠全家飛往美國的消息。《華盛頓郵報》還在今晨趕寫出一篇社論。在一個推崇英雄的國度,人們實在不必為英雄擔憂。應該慶幸和自豪的是,這次的英雄是一個中國人,在全球媒體報道下,他在世界提升了中國人的形象。我們感激他!更祝福他,開始美國的新生活,自由的第一天!相信這個集全球關注于一身的中國家庭,會比其他人更珍惜、感激和享受自由的美國!

2012年5月19日寫于陳光誠飛往美國之際

2012-05-19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轉載請指明出處)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