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沒有能力攻佔台灣

曹長青

由於兩國論,中共又對台灣文攻武嚇,揚言不惜武力對付台灣。現在的問題是,如果中共「不惜」,它是否有軍事能力達成目標?

在美國學界,一直有兩大派觀點,一派認為,中共軍力正在迅速增長,並有擴張趨勢,已對美國構成威脅。因此,美國應吸取當年對希特勒的德國採取綏靖主義政策的教訓,及早對中共採取遏制(圍堵)政策,制止它的軍力發展和擴張。原《時代》周刊駐北京主任、現為《紐約時報》書評版編輯的白理博(Richard Bernstein)是這方面的代表性人物,他曾與人合寫了這方面的書,提出要圍堵中共。包德甫的書出版不久,前哥倫比亞大學東亞研究所所長、哥倫比亞大學政治學教授黎安友(Andrew J. Nathan)與人合寫了《偉大的城牆和空虛的城堡》(The Great Wall and the Empty Fortress)一書,反駁包德甫那派的觀點,認為中共沒有想像的那麼軍力強大,目前北京還沒有能力威脅美國。因此美國的對北京政策應該是「交往」,而不是圍堵。

這兩種觀點的分歧焦點是,對中共軍力應做出如何評估。這次中共揚言在台海動武,再次引起美國學者的爭論,到底北京有沒有軍事實力攻佔台灣。

在北京對台文攻武嚇,磨刀霍霍之際,美國有三名中國問題專家發表了長文,指出中共的軍力是被誇大的,實際上北京沒有能力攻佔台灣,更構不成對美國的軍事威脅。

中共發動對外戰爭,是不可操作的。

這三位中國通,一位是《紐約時報》資深記者邰培德(Patrick E. Tyler)。他在1993年被派到中國大陸,出任駐北京採訪主任。在中國大陸五年的採訪中,邰培德對這個共產帝國進行了近距離的觀察和研究。他的研究成果——在大陸採訪觀察五年的總結——《偉大的長城﹕六位(美國)總統和中國》一書(A Great Wall: Six Presidents and China)在九月出版。

在八月一日出版的《紐約時報》雜誌上,邰培德發表了「誰恐懼中國?」一文,以他對中國大陸軍力的觀察和研究,指出中共的軍事能力目前不僅構不成對美國的威脅,而且北京也沒有和美國對抗、進攻美國的戰略意圖;即使被外界廣為報導的中共在沿海部署的威脅台灣的導彈等能力,也是被誇大的。

邰培德認為,一是大陸民眾普遍沒有對美國的憎恨。他在大陸採訪發現,中國大眾普遍對美國好感,並向往富有。二是中國人的愛國主義更多是擔心被外來勢力侵略,而不是向外擴張。三是中國當局的主要目標是發展經濟。從中共既定目標,和民眾的興奮點,都可以得出結論,中共領導人想發動對外戰爭,是不可想像的,既無民意基礎,也是不可操作的。

中國洲際導彈30枚,美國有一萬枚

邰培德還觀察到,中國大陸內部問題太多,僅人口增長這一項,就給當局帶來巨大壓力。今後30年,中國大陸將增加四億人,人口將達16億。中國領導人必須為這16億人解決溫飽問題。因此邰培德說,「當年蘇聯的崩潰,就是其領導人決定把錢投到製造武器上,而不是製造犁杖上。中共領導人對此是清楚的,如果把錢都用在軍事發展上,只能是傻瓜。」

邰培德曾採訪過後來被中共關押的中共導彈設計專家華棣,他倆在史丹福大學暢談了很多小時。邰培德說,華棣向他證實,中共的導彈部署不是「進攻型」的,而是遭到攻擊後,後發制人。華棣說,毛澤東和他的繼承者們從沒有認真考慮過選擇導彈攻擊目標。毛所考慮的只是如有導彈襲擊中國,中國必須給予反擊。

除了中國的導彈部署是防御型的之外,邰培德認為,中國的武器更新還需要很長時間。邰培德引述美國中央情報局最權威的中國軍事專家的觀點說,中共的現代軍事技術還停留在試驗室中,它目前還沒有足夠的專家和資源去變成軍事強國。

例如,它的空軍仍很落後,中共雖然長期研製超音速戰鬥機F—10,但無法解決技術問題而最後放棄了,代之以從俄國購買了一隊SU—27戰鬥機。在可見的將來,中共不可能有B—2隱形轟炸機。

同時中共海軍武力簡陋。中共大多是陳舊的軍艦,建造技術也是過時的。經過二十年的努力,中共雖然在1988年建成了第一艘裝載戰略導彈導彈的潛艇,但這個潛艇很少離開它的停泊地,只是偶爾開到距離中共海岸線很近的海域,在那裡,中共的中程核導彈還不能射到美國本土,連關島都打不到。而且更糟的是,這個潛艇的放射線還遺漏。

因此美國軍事專家認為,中共的軍事能力至少還得三十年的發展,才能現代化。而且還要有足夠的經濟實力,即投入幾百億美元才可能實現。雖然中國已有近三十枚洲際導彈導彈,但美國總統手中控制的有一萬枚,其中六千枚射程可抵中國。

雖然邰培德承認,北京對美國的真正威脅是武力犯台,或封鎖台灣海峽,把美國拖入戰爭。但邰培德認為這種威脅實際上被誇大了,並有誤讀。以他的觀察,雖然現在北京和臺北都使用很刺激的語言,其實是為了使他們私下渠道的談判獲得杠桿。他認為美國不應把兩岸政府的「語言」當真。

中國人生活水平落後於伊朗、伊拉克和南斯拉夫

另兩名「中國通」是美國著名智庫「布魯克斯基金會」(The Brookings Institution)東南亞研究所所長季北慈(Bates Gill)和該基金會對外政策研究所資深研究員歐漢龍(Michael O'Hanlon) ,他倆在美國《國家利益》雜誌(The National Interest)夏季號上發表了《中國的空虛軍力》(China's Hollow Military )的長篇論文,指出中共的軍事能力和野心之間有巨大鴻溝。中共目前軍力不僅遠遠落後於美國,根本沒有和美軍對抗的能力,連攻佔台灣的力量也不具備。

該文認為,雖然中國最近所表現出的要把它的經濟實力轉換成軍事實力意圖和目標值得引起美國警覺,但最近關於台海危機的爭論明顯地誇大了中國的軍事實力。無論中國的意圖是什麼,它與美國為敵的能力極為有限,同時這種狀況會持續多年。

這兩位學者特別強調,中國現在仍是第三世界國家,它的人均收入只是西方的十分之一;中國人目前的生活水準還在美國的宿敵伊朗、南斯拉夫及海灣風暴之前的伊拉克等國之後。與此同時,中國還面對巨大的農業、環境、銀行等方面的挑戰,已經僵化的中共政權已經沒有能力解決這些問題。

該文引述美軍太平洋戰區司令布萊爾(Admiral Dennis Blair)的話說,中國的軍力在幾乎每一個領域都比美國落後幾十年,在許多方面甚至無法和當年越南戰爭時的美軍相比,而他們在軍事專業、士氣和訓練方面就更差,所以,中國至少在二十年內不會對美國構成嚴重威脅。

北京沒有財力擴軍備戰

因此,兩位軍事專家得出結論說,中共的軍事恫嚇是空洞的。雖然中國軍隊在人數上是世界之最,陸海空三軍共有280萬人(其中陸軍200萬),是美國的二倍。但美國防部估計,只有20%的中國陸軍有在國內移動的裝備,而能隨軍供給的並在國外作戰的裝備就更少。
該文的統計是,在九十年代,中國的軍事預算增長了50%,今年預計會再增長15%。但即使是在所以這些增長之後,它全部也只不過120億,不到美國的5%。當然,這120億裡面不包括從外國購買武器、核武器研究和實驗、及軍工廠等。即使把所有這一切全部加起來,中國的軍事開銷也只有350億到650億之間,最多不過美國的四分之一,但卻要支撐是美國兩倍的人員。

而上述差距在短時間內不可能改變。因為中國面臨的巨大經濟問題限制它支付更多軍費。美國目前擁有的現代軍事裝備價值一兆美元;而中共的裝備遠在一千億美元以下。所以最近的研究表明,中共軍隊必須在10年內每年增加花費220至390億美元,才能建成一個強實軍力,這還不包括指揮、訓練和維持這個現代化軍隊所需要的額外投資。

在武器和訓練領域,中共軍隊也是落後的。例如中共空軍雖然在數量上大致和美國相同,但除了幾十架所謂「第四代」戰鬥機以外,他們只有幾百架所謂「第三代」戰鬥機,其余全是六十年代甚至更老的型號。而與此相比,美國的空軍、海軍和海軍陸戰隊擁有的全部三千多架戰機全部都是「第四代」。中國計劃到2005年時達到150架第四代戰機;而到那時,美國已經會有了300架「第五代」戰機。而中共空軍的運輸供給、監測和電訊裝備則「以西方標準是極為有限的」。

中共的陸軍是以保衛邊境為主的,只具有最初級階段水準戰鬥能力的軍隊。士兵大多是半文盲的農民。美國國防情報機構預估,到2010年,大概有10%的中國軍隊可以擁有冷戰後期的武力裝備並能熟練運用。即使這樣,這10%也起碼落後美國10年,而剩下的那90%就得被廢棄。

中國的海軍是龐大的﹕有60艘潛水艇,50艘戰艦和幾百艘小軍艦;在潛水艇中,三艘從蘇聯購入的高科技裝燃燒彈的戰艦;另有五艘可裝核武器。

解放軍攻台一定失敗

五角大樓報告顯示,中國海軍比台灣優勢。台灣只有四艘潛水艇,36艘主要戰艦,和大約100艘小艦艇。但台灣的優勢在空中。中共要戰勝台灣,就得把足夠的軍人運到台灣島上,以對付台灣25萬強有力的陸軍(加上150萬後備軍)。但目前中共連把20多萬軍人從陸地上運到蒙古或越南的能力都沒有。中共目前全部擁有的約70艘海陸兩用艦艇的運載能力是一萬到一萬五千人;它的空軍還可以運大約六千人。當然中共還可以調動漁船、貨運船隻來攻打台灣,但是無論軍用或民用船隻,都會在抵達台灣島之前遭到猛烈攻擊。對中共更不利的條件是,在台灣島上,中共軍隊可能登陸海岸非常少。

即使載有500多架戰機的台灣軍艦中的一半被中共初期的炸彈摧毀了,剩下的戰機也會嚴重摧毀中共的登陸艇;並且,從理論上來講,剩餘的戰機能夠運載足夠的武器,在一次出擊就摧毀幾乎所有的中共登陸艦。

除了要摧毀台灣的陸海空三軍以外,中共還不可排除美國參與的可能。即使美國不直接作戰,它也可以通過監視衛星和飛機向台灣提供日夜偵察和戰略目標。

令人驚奇的是中共迄今並沒有做提高登陸能力的努力。五角大樓1999年對中共和台灣軍力平衡的調查報告顯示,即使沒有第三者參與,中共也得到2005年才能成功地從海上登陸。

當然中共可以成功地封鎖台灣的海上和空中出口貿易。但是,如果美國介入的話,中共就沒有優勢可言。就在台灣東面幾百哩的,裝有幾百顆導彈的兩艘美國航空母艦,在台灣空軍的幫助下,可以清掃海面的中共軍艦。在海面上,美國的空軍可以打比在科索伏的樹林裡漂亮多的仗。美國的反潛水艇裝備正等著中共僅有的最高級的潛水艇。美國和台灣這邊,在全部清理中共的威脅之前,最多會損失一些裝備和幾艘軍艦。

兩位資深美國軍事專家的結論是,在這種軍事力量的不平衡條件下,面對中共和台灣在台海的沖突,最重要的是要分清中共的軍事野心和它的能力之間是有巨大鴻溝的。即不要被中共的軍事威脅恫嚇的表面東西所蒙蔽和嚇倒。

美國七萬空軍軍官六成是博士碩士

這兩位美國軍事專家的看法,和最近訪問台灣的倫敦國際戰略研究所(IISS)理事會主席歐尼爾博士(Robert O'Neill)的看法非常接近。歐尼爾在台灣演講時,從世紀初的日俄戰爭,到近日結束的柯索沃戰事,從戰事準備、軍方品質、內部政治支持、國際正當性、避免過度投入,適可而止的戰略,以及國家經濟實力等七個因素分析了使用武力的成效。最後他的結論是,中國如果對台使用武力,功效是相當有限的。他批評1996年中國在台海的飛彈演習,「就好像是十九世紀俾士麥的用兵,派支部隊去解決問題」,結果是把美國推向對台灣的防衛承諾。

這些專家沒有提到的是,美軍人員的整體知識程度遠遠高於解放軍。中共《解放軍報》八月四日曾刊出「未來戰場我們靠什麼克敵制勝」的訪談文章,曾到過美國研習的中國國防大學柯索伏問題課題研究組成員金一南在該文中說,1998年美國空軍軍官約74000人,其中博士7037人、碩士34000多人、學士31000多人、學士以下1200多人,美軍正在形成一支以碩士為主的軍隊。

這位中共軍事專家還在文中介紹說,美國國防大學柯因斯將軍某次在美國國會被議員詢問,數字化部隊裝備如此複雜多端,人員訓練要花多少時間,柯因斯沒有回答,而是從美軍第一個數字化師、陸軍第四師找來兩名普通士兵回答稱:只要幾個星期就好,議員大吃一驚,但士兵若無其事說,入伍前已很熟悉電腦,現在在軍隊裡用起來,覺得和打電動玩具沒什麼差別。

從《紐約時報》資深記者,到美國權威的中國通,以及中國軍事專家,都異口同聲地認為,中國軍力目前遠遠沒有和美國較量的實力。它意味著,如果中共在台海動武,向美軍挑戰,結局是,對士兵來說,是送死;對中共統治者來說,可能「大『共』王朝」就會像當年「大清王朝」和日本海戰結局一樣,分崩離析,成為歷史。

(載《中國之春》1999年8月號)

1999-07-23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轉載請指明出處)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